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白千層

2021/03/25 04:12:50 網誌分類: 生活
25 Mar
          這天得閒,約了朋友去雙魚河馬會會所吃午飯,不是周末,客人不多,坐在室外餐廳吃飯聊天,四周草木葱鬱,春花盛放,紫荊、紅棉,遠處還有櫻花,三角梅更是開得像着了火一樣。空氣清新,不冷不熱,份外愉快。

          老會所裏,古樹必多,大葉榕、垂葉榕都壯觀如畫,最好看的,還是許多粗壯的白千層,沿着騎馬走道,一排老樹生得並不整齊,卻自然排開了陣勢,錯落有致,粗壯茂盛,樹幹上的樹皮層層疊疊,舊的剝落,新的長出,如書頁翻開,令人很想一窺其中內容,但那「書」又偏偏只翻開一小半,欲迎還拒,更加味盎然。這弛是白千層好看之處,質感極是豐富,其中有一棵七年前我曾經畫過,這天見到,別來無恙,風采依然,於是覺得特別親切。在千層樹之間,也夾雜了幾棵垂葉榕。因為離得近,榕樹的氣根搭到千層樹的枝幹上,自上而下,繞到背後,順勢落在千層樹根部,又生出枝杆來,於是一棵榕樹跟一棵千層樹糾纏着生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了奇景。千層樹原產於澳洲,有二百多種,在香港見到最多的,就是這種粗壯多姿的白千層。有道是人要臉樹要皮,白千層樹皮雖薄,但勝在層數多,剝極還有,面子掉了千百回依然不愁沒臉見人,光這一點,就羨煞許多死要面子的人了。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