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遲暮
美人遲暮
美人遲暮

香港背包客镜头下的中国70年代(一)——广东

2014/08/30 22:22:16 網誌分類: 生活
30 Aug
香港背包客镜头下的中国70年代(一)——广东
2014-08-25 16:36:42

关键字 >> 老照片改革前中国中国旧貌中国老照片背包游中国背包客改革开放30年改革30年20世纪70年代70年代旧中国观察者头条头条

1973年至1983年间,一位名为Waising Lau香港游客用时下最流行的旅游方式——背包行,5次游历中国内地。从东北、北京、西安、洛阳到广西、广东、云南,挤硬座火车、住便宜旅馆,这位香港驴友用相机记录下了改革开放前中国平凡人的生活。去年10月开始,他陆续在“背包客栈”论坛上贴出当年旅行的相片、笔记和门票。在旅行并不方便的当时,这些珍贵的老照片,不仅是一份回忆,更是一部活生生的中国改革开放前期社会经济发展史。

下面请进入时光隧道,回到70年代中国背包行。

70年代北京“祟文门”地铁站月台

70年代北京“崇文门”地铁站月台

这是我在1970年代中开始的背包行,记录当年趣事和逸事,我多是在春节假期前出发,和一群志同道合者花半个月时间,在中国大江南北趟一趟,当然那年代对外开放旅游的地区有限,我有很多年春节没有在香港渡过,嘻嘻!这少少代价换来日后无限回忆,30多年前旅行的相片和笔记,超过300次回复。

开始篇

那年文革刚结束,去内地背包旅游缺乏详细资料,只有左派工会认识广东省短程旅行团,中旅社有办省外线,但路线不多团费昂贵。有心人只能背包式探秘趟中国,会是很辛苦费时失事,我选择在春节前出发,因为可以不用请假太多天,沿途碰见港人也多是背包友,可知那时很受港人接受“中国背包游”。

首程交通要到深圳转火车到广州,坐火车或乘搭飞机到目的地,到了某城镇步出火车站首先做的是要买交通图,抄火车时间表,才去找酒店当然一行拾多人要分工合作,持有硬卧或硬坐火车票也可以在港澳同胞候车室侯车。有列车到达时,有专人带领到月台优先上车,最惨不忍睹是买不到卧铺票,要背着厚重背包在硬坐车厢,走动寻找列车长补票,递上美国香烟用外换卷买车票,那列车长笑逐频开,也非常优先接受补卧铺。北京坐硬坐火车到广州的辛苦滋味多次很难忘记。曾有一次接近凌晨才到达河南省南阳市,随意入住一家的简陋旅店,是1元的床位。岂料半夜被店小二唤醒,要我们立刻离开,因为接到通知不能接待香港同胞。

那时广州往沈阳的单程机票是1200港元,非常昂贵。在吉林吃晚饭15道菜是30元,十多人能饱餐一顿离开。那年代的名胜古迹古物很开放,没有围栏我们可以走近自由抚摸,中国的大江南北风景、事物、人情味可人、民风纯朴,像一张没有受污染白纸........有机会进入时光隧道,怀旧那年代返大陆背包行,逸事趣事畅所欲言。

【拍摄幻灯片是大错特错】

在那年代去旅行,多的是拍摄幻灯片,回想是大错特错了,今时幻灯机已淘汰,坏掉也没有零件维修,我那千多张幻灯片怎样能放上网呢?年代久矣幻灯片也渐脱色,很多封上蜘蛛网纹!真惨,如果不尽快补救储存,呕心沥血的照片再不能怀旧啦。还好最后也能解决。

【北京“崇文门”地铁站】

在70年代北京“崇文门”地铁站月台拍摄,记得车票不设分段是全程几号钱,在月台入口有张桌子用人手收钱放行,车厢外型很旧模式,但里面很清洁,灯光充足保养得宜,整体更胜今天深圳地铁,当年北京只有一条1号地铁线,我们到天安门广场、北京火车站、前门区等都是依赖地铁。那年全北京没有出租车,公车与有轨电车乘搭,人很拥迫,我们因不熟悉路线很少乘坐,只能在住宿的酒店大堂,租用小汽车或面包车去目的地,回程返酒店就极麻烦,步行是唯一可行方法。

【广州黑市价兑换人仔真开心】

在70年代开始,我每次背包行,是坐飞机或火车,要先到旺角中旅社买联运票,坐柴油火车到罗湖,深圳到广州火车票,在广州火车站隔邻的民航酒店住一晚,广州至北京飞机票,联运票省时便捷,在广州白云机场乘搭中国民航飞机往北京。

飞机登机证,印刷简单薄硬咭纸一张,当时是乘早机,要提早一天到广州,早上到民航处有免费大型旅游车往机场。

79年开始有外换卷,它地位比人民币高一等,在大陆用外换卷花费有意想不到好处,当然也多是用人民币消费呢!很多穷乡僻壤小镇,普通老百姓会拒收外汇券,是误解为假钞票呢!那时港币100元官方价兑换人民币18元,我们一行十多人集齐港币三万元,黑市价可一百港元兑换人民币23元,到广州熟人地下交易呢,真开心多兑了很多人民币,消费时也可以不用多考虑,闻说很多背包友也常用此办法呢。

 

 

 

【离开车站大家要分工合作各师其职】

每次组织中国大陆背包行,多有10位成员以上,在旅途中碰到的香港人,以我队最多成员最热闹,到达了每个城镇步出了火车站,大家要分工合作各师其职,到杂志档购买当地交通地图,分辨东南西北方向,到火车站大堂搜集往下站的火车时间表,到宾馆住宿的公车路线,附近有什么食膳,口在路边有不清楚要问路,大半团友负责看守行李背包不能遗失,当地人最喜欢围观我们异乡人,可能当我们是火星人衣履别树一帜,火车站附近的人流很复杂,小心眼好些。

我们一团拾多人选了几位是决策者,负责搜集所有信息后要实时决定,才可以离开火车站,投宿酒店后才能开始当地旅程,这样旅行方式有苦有乐,年轻人捱得起的,曾有团友在成都公车上被扒了旅行袋内相机,是行程中一件不愉快事,因为那时刚开放做旅游区,我们能得到交通和住宿的信息不多,幸运地多次的背包游,没有什么大或小的意外,大家平平安安回到家,30多年后也没忘记有一个美好的回忆。70年代市区交通图,只是一亳子,全是用手绘制没比例尺,行一条街道看似很短,可能很遥远呢。

在70年代入场参观景点是要收费的,有些有入场券留念,收费多是五分钱或几毛钱相当廉宜,今时收费已千级跳令人咋舌,纸质与印刷简陋色彩尚可,幸好我仍保存完好30多年,纪念票我喜保存仍有数拾张,上贴给大家分享,但有些大型景点竟分文不收,步下车已到达,例如八达岭长城、石林、干陵、桂林大榕树等还有很多。

【向大家分享30多年前的入场券留念】

70年代广东省入场券

 

下面请进入时光隧道,回到70年代中国背包行第一篇——广东。

 深圳

【第一次步入中国大陆、路经深圳】

1971年深圳是一条小镇,没有什么的景点,那天随双亲到惠州市探亲,也是我第一次步入中国大陆,出了心震海关,沿着火车路轨旁的泥路前行,路旁是大片稻田,路尽头见到深圳可行车的一条大街,此条大街由东面到西面,跨过深广铁路路轨,我们转弯朝向东面前行,街两旁是旧式小商店,内里乌灯黑火,窗橱玻璃灰蒙蒙,看不到是售卖什么东西,陈列货品不多,售货员呆若木鸡,怎样做生意呢?怎样为人民服务呢?我入店内转个弯便离开,最夺目是周围挂上是文革标语,爸爸叮嘱不可以乱讲话,爸随即用海鸥相机拍下唯一的"深圳最旺的大街"照片,沿著此条大街步行到尽头,遥远是一望无际的菜田,“东门汽车站”在路旁,买了公车票,呆楞楞等侯一小时才上车,车窗没玻璃车厢里残旧,公车沿尘土飞扬的泥泞路东行向惠州进发。

今天,我细心打量那年的“深圳唯一条大街”街道名,机会最大是“春风路”或“湖贝路”或是?

【那年代的背包客 在春节到广州再转交通往各省市 扑票很辛苦】

1979年版香港往广州的交通资料。

启德机场每日有4航班、270元机票不算昂贵我未曾乘搭。

直通巴士每日只有1班车票79元、因为那年代没有高速公路、是穿山越岭颠簸而行、上午8:45开车要下午4:30才到达广州、很少人乘坐。

飞翔船每日2班到广州船票140元需时要3小时也算快捷舒服,我在1983年曾乘搭飞翔船,香港上午九点开船,黄昏5五点到达梧州,过一夜再乘公车往桂林,此行程非常辛苦费时。

香港大角咀码头乘大船往广州、度过一晚翌晨到穗买2等床位93元船票、是那时我多的选择、但船费也算昂贵的、在那年乘佛山轮唐餐楼往澳门是20多元吧。

最多人选择仍是在“心震”过关,皆因载客多容易买到火车票,但每日只有4班是快车需时2个小时多,其余是慢车,站站停要坐半天多。

在大时大节买任何交通工具往广州是很困难的,在旺角中旅社隔邻的麦花臣足球场,排队买票的人龙数以千计,交通工具需似乎多,但班次很少,所以我们必然一早在中旅社排队买“中旅社联运票”。

如果你在那年代要去广州、你会选择那种交通工具呢?

 

 

 

 

【回乡介绍书】

那年代里,港客在中国大陆每个地方,回乡介绍书副页上要在派出所或住宿宾馆代为盖印,日期不能够中断或欠缺,在火车上过夜也要保留车票,留待过海关时需要时验证。曾有朋友在深圳过关时欠一日没盖印,要他实时返回原地派出所盖印,迟了几天才回到香港,已惊吓担惊受怕,在填写回乡介绍书副页时,要填写清清楚楚、贵重物品如相机、手表、金钱,经验之谈要填写较预期为长的逗留时间,和计划中更多的旅游地点,提早离境和少游一些地方不成问题,但如果逾时逗留或重行申请手续繁复,又如果计划旅游点,很多可不用全部填写,只写上最远几个地方,也千万好好保管回乡介绍书,因为旅客带入口而未打税贵重物品全部登记在小页上,遗失了将会带给你莫大麻烦,那时一句口头禅“返大陆爹亲娘亲不如回乡介绍书亲”。

需然已是明日黄花,文化大革命、无产阶级革命、已是过去式,相信中国不会再走回头路吧、今时今日可以自由地在中国旅行,很幸福快乐,难以想象我们那年代里,在旅途的开始到离开中国大陆的一步,都是战战兢兢的。

【一段登报引发去丹霞山旅游】

在1976年刊登的报章,我仍保留到今天,是介绍去韶关丹霞山旅游,在广东省北垂近湖南省的地方,非常神秘莫测、落后,我鼓起勇气找到志同道合几人前往。当年有一套电影,在丹霞山锦江拍摄的武打片,引起大陆河山风景热潮,电影戏名太久已遗忘了。

大清早已在深圳办理过关,筋疲力竭花数小时才可上到火车,到达广州已是午后,再辗转乘硬坐火车,夜晚才到达韶关,旅游是遥不可及的地方,看看韶关火车站是简陋残破,车站前有一块小空地,旁观人民生活落后穷困,远些进入横街窄巷也害怕治安不稳,在车站附近的小旅店住宿一晚,翌日早上,有专线到丹霞公车到仁化悬丹霞山,丹霞山旅游业什么也欠奉,公车来到山脚旁已是终点站,沿山径小路步行10分钟已可投宿,站在山上四望,一望无际山叠山,有各种的奇山异石,最突出的是丹霞山,锦江像云采迂余曲折,山上有数座单幢式小客栈,乘木伐游锦江全是香港散客,冷冷戚戚树长不高游人不多,下午雨不大,但下下停停,有时又有太阳……丹霞山风景很好,为我留下不错的感官和心灵刺激,可惜假期有限,下次还得再来一趟已是30多年后……在小山岗上看晨曦初露,镜头在锦江捕捉宁静美景,山上的小客栈餐厅有,地瓜、小馒头、炒青菜、鸡蛋……卫生条件很差,茶水也不热,度过清静一晚已回到韶关,再转公车到南华寺。

【南华寺】

南华寺于广东省韶关市曲江曹溪,是中国佛教著名寺庙,距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历史,灵照塔建于一千五百年前,所谓“无七不成塔”但灵照塔却只有五层,五香亭之名来源于佛家的五戒和五得,五得指的是戒杀生、戒偷盗、戒邪淫、戒妄语、戒酒腥;五得即戒香、定香、慧香、解脱香、为见香。行色匆匆、拍下照片,三个小时后回到韶关火车站附近住宿。

【品尝最新鲜的“白切鸡”】

有件趣事向大家分享,中午我们在韶关火车站买了硬坐车票返广州,还有一个半小时火车才到站,火车站对面有间小饭店,打量过时间可以先吃午饭,店的小菜选择不多,点了三个小菜和一只白切鸡,半小时已将小菜饱餐一顿、还欠白切鸡呢!我们曾追问店员,只见穿厨服员工走出走入,稍后见有员工捉著一只活鸡走入厨房,火车快到站时间渐近,我们再追问究竟!店员走近向我们解释:“一只白切鸡在这里很少人吃得起,厨房今日没有活鸡,要去菜市场购买阻延了你们真对不起,要再等半小时多”,最后我们决定在火车上才品尝最新鲜的“白切鸡”。

图片已久远多已变坏起了蜘蛛网,只能奉上几张旧肇关火车站与锦江宁静一面

【姐妹峰相隔30多载】

我拍摄姐妹峰是在1976年,今在网上看见的是近年,角度与距离相近的,似乎没有任何改变,“青山依旧绿水长悠”。

 

 

 

 

【在文化大革命尾声 傻小子前赴广州】

清晨早已到达启用不久的红磡火车站,不是去回乡探亲,几位傻小子前往广州,是背包行前奏,日后游得更远,刚领了新回邮证,几位初生之犊的傻小子首次赴中国大陆,也不理会父母亲的劝告,势要去入刀山,乘坐头班柴油火车出发,几个小时车程已经到达了罗湖,在香港罗湖海关很快已办妥了手续离开。

在罗湖桥头,已有数百回乡客担挑大件行李等候过海关,多是年纪老迈恩乡情怀,很少是一伙年轻人去旅行。深圳海关每天要早上八点才办工开关,那些长者穿得臃臃肿肿的,身里头可能穿了好多件的毛衣,袜子可能也穿了好几双,为甚么要穿这么多,因为多穿一件衣物,返到乡下便可多留下一件衣物给极需物资的亲戚,从经济出发点考虑,此举可导致少寄一或两个包裹,有这么大的诱因,路上辛苦一点又算得上什么。

看到有人不小心,翻倒盛放花生油的罐,地上满是油渍,很是狼狈不堪,有人穿衣太臃肿,摔了一跤感到十分尴尬,人生百态尽在其中。愿望只是家乡亲人生活好些,只有我们是轻巧旅行装束,目的地只是广州市,再到肇庆或佛山就要到广州市公安局申请,到其他省份也不会获批准的。罗湖桥横跨深圳河,也是中英的边界,桥南桥北各有一支旗杆,桥北的比桥南的高许多许多,挂的是五星红旗,桥南挂的是米字旗,多带了些甚么东西譬如报纸、杂志等、因为假若不慎在行李中夹集了这些敏感物体,而其内容又与国内的政治路线不相同,一旦过关时被搜出,其后果是轻则便会被拒到港,重则可能被国内有关部门扣留调查,问题是可大可小的,所以一般港人返乡下时这方面都会特别留意小心,未踏入深圳河,人们会随地抛弃香港报纸和杂志,我们随后要踏上满地废物而行。

回乡客正在排队等候去深圳海关

回乡客担挑行李

罗湖

罗湖桥英界

罗湖桥华界

过深圳桥解放军检查证件

从英界的罗湖段进入华界的深圳段,要走过一条铁路桥,跨过了罗湖桥,我们跟随著人群进入一个赤红色的世界,排山倒海的红旗飘扬,革命标语和大幅的工农兵政治宣传画板,形成一个文化大革命文艺宣传中的红旗海洋,政治宣传画中人物个个雄赳赳气焰昂,瞪著大眼睛朝望远方,一手握拳或手拿毛语录,毛章贴在左胸口,那拳头或手大得很夸张,比人头可能还要大,另一手执紧农具和枪械,从高音喇叭传来的是高昂的革命歌曲,或者是广播员扯高八度宣读一些报喜文章,身旁的回乡客非常沉默援慢地向前进不敢发一言,只有我呆头呆脑东张西望震撼的环境,边防军用极不友善眼神监视著来自资本主义社会的同胞,在战战兢兢排队轮候进入一条长走廊,长廊的两旁各有一排的长椅,旅客带著一大堆笨重的行李坐到长椅上再轮候,不断移动屁股向前座,最后坐到一位边防军的桌子旁。

等写介绍书期间有“同志”周围巡见你神情紧张就会走过来问你

旅客在在深圳检查站正在轮候介绍书

边防军在代我们填写介绍书的同时,他盯着我,但手仍在填写,用高度警惕和凌厉的目光扫视他面前的同胞,他们要仔细地找出谁人是“阶级敌人”、“美蒋特务”、“反动走资派”。而我们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心念一定不会选中我的,心震等于深圳是从此刻由来传遍香港人,旅客要准备好香港身份证和值钱的财物,当坐到边防军的面前时,要把身份证交给他,为人民服务的边防军全是外省人,目光炯炯杀死人般,其实我惊慄也偷偷地看他,毕竟少是与解放军面对面接触,他的帽子上有一颗红星,衣领上还有两个红领章,这都是我在电影上看过笑面迎人的子弟兵,却是第一次近距离出现我的眼前,他拿著我的身份证仔细量度,扫瞄了一阵,以半咸半淡的广东话询问我姓名、年龄、地址,以至回来的目的,我真的听不明白他讲什么,最多人报的是回祖国探亲。

我惊到口窒窒地回答“旅游”,幸好手上有在中旅社买的客运联票,边防军回答“旅游”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玩意,用教训口吻训示我,我只好点头默不作声,总算过了一关。我曾经不明白为何叫介绍书,究竟是谁介绍我回乡,难道就是这位语气吓坏人的边防军,回乡介绍书上除了姓名年龄籍贯地址职业这些之外,还要填报带了多少港币、身上有什么值钱东西(例如手表、照相机、首饰等等)要到何地、要见谁人、与此人的关系及其地址,还有将要逗留多少天,等等,在以后的返大陆经验中获悉,对边防军回答回来的目的,最好还是探亲,尤其是不经过中国旅行社而私自回来的旅客,如果回答旅游,很可能不获批准,此时阁下将获边防军护送回到罗湖桥,很扫兴地返回香港。

 

填写回乡介绍书

每填写一份介绍书,都需要几分钟,填妥介绍书后要到大堂等候叫姓名取回介绍书,这段等候时间很漫长,大堂灯光昏暗人又多空气不流通,使人昏头昏脑渡时如年,听闻是因为中国海关要将每一位旅客“查底细”是否黑名单,害怕美蒋特务进入了中国,等候的时间很长,好不容易边防军用半咸半淡的广东话读出要取回“介绍书”的旅客姓名,真难理解他是否是读出用正确的粤语名字呢?有疑问举手查问可否多讲一次,你错误时必会挨骂,邻座的婶婶因为回乡介绍书的姓氏填写错误,要重新再做多次手续,她哭丧著脸说不知要再等到几时,极度疲劳地才取回自已的回乡介绍书,要妥善收藏才离开斗室。

 

 

 

(注)贴上当年革命标语,当年过海关时的环境

沿著长长走廊继续步往检查行李大厅,路上有不少解放军同志会拦路,目光炯炯地向你发问:哪条街道?在香港哪地区?你在香港的工作性质?你是否做老板?你的大陆亲人在中国那个省市?你的薪酬有多少?你住在那地方是租还是业主?有时问题用字也是匪夷所思,要镇定回答不能有错失,勿涉及反动派的言词,否则后果难料。

检查证件

进入了海关检查大厅、照明灯吊起高高,墙壁是扫帚灰白色的灰水,尤如回乡客惊慌灰白面孔,灯光昏暗空气不流通,人群拿著行李等待,解放军指手画脚地安排你到不同的房间门外等候,我隔著玻璃看到检查室内,海关人员板著脸问这问那,你要自动自觉把随身物品放在台面,要逐件检察,翻箱倒框地细细检查,把东西弄得一片凌乱,苍蝇也不能飞越已是必然。如果对你很怀疑,就会请你进入俗称的黑房,少不了脱下衣裤脱下鞋来个全身大搜查,过海关过程非常缓慢,使人筋疲力竭、疲劳轰炸。

办好回乡介绍书和接受过检查,离开了中国海关,大家会互相问长道短,或是等候仍在忧心忡忡未出来的同伴。人到齐了,此时已经是吃中午饭的时间,我们到边防检查站旁的华侨大厦吃午饭,也是附近唯一的食堂,这家旅店只接待香港同胞和华侨,也是中国旅行社的办事处,整个大陆就只有中国旅行社承办交通托运。

在吃午饭时,突然闯进来拾多位身穿白衣蓝裤的男女青年,他们有些人带着手风琴,胸前都扣着毛主席像章,手执小红书,这众青年在人群中跳起忠字舞,忠字舞是典型的文革舞蹈,表示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无限忠于中国共产党,和无限忠于无产阶级专政。强劲的节奏感极具战斗性,典型的动作是一手手执小红书,规规矩矩的摆在胸前,另一手手肘向前,身体跟著强劲有力的革命歌曲,有节奏地前后抖动,那手肘也向著前,这造型简直是个极具攻击性的动作,食客们都鸦雀无声,只有他们十多个人才热烈起劲。演出期间少不了朗诵毛主席语录这个重要环节,有时则呼喊口号,打倒这个那个、毛主席万岁、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欢呼什么什么!最前面的几个食客硬著头皮要附和,跟着他们有气无力地振臂呼喊口号,随即发现无人附和,尴尬地低下头来,给我捕捉到这瞬间有趣的一幕,我们在中间可以幸免于难。

在深穗火车

回到和边防检查站连接一起的深圳火车站,登上火车出发前往广州。开车前月台上的服务员排列有序地站立车旁,她们一脸严肃,穿着男女装基本上一样的深蓝色工作服,喇叭中传来“最高指示”、“提防阶级敌人破坏”,气氛紧张。列车快开出了,我望向月台上来送行的人一个也没有,只有五步一岗、挺立不动没有笑容的蓝衣工作人员,火车终于可以开出了缓缓离开月台,此时车厢喇叭响起高昂的革命歌曲,好像要欢送车上乘客开赴战场,我心念只是来旅游吧,对我而言那种感觉很难忘。

赴广州的火车走得不快,沿铁道可以欣赏到绵绵大片小片稻田景色,经过大小的村镇和农舍,像一幅又一幅无边的图画,感觉中国河山地大物博。我伏在车窗前引入眼帘都使我感到新鲜感,车上不时有持枪的军人走过,以怀疑的目光扫视每一个乘客,我不知好歹还东张西望,火车只停石龙和樟木头两个站,停站约十多分钟,乘客可以下车抢购盒饭或小食,此时令秩序有些凌乱,旅途中有几个很意气风发的青少年来到车厢,带领我们学习毛泽东思想,我们不感不附从呢,他们从口袋中拿出毛主席语录,带头者念一句,大家跟著念一句,我也随著大家乖乖的念语录,带头念语录者似乎也很明了旅客跟不上,以奇慢的速度来迁就,这几个人也应该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吧,他们逗留了十来分钟就离开了,我曾穿越其他车厢路过餐卡,我这刘姥姥觉得很新奇,火车上竟然有餐厅!更跑到最后的车厢,隔窗观看不断后退的铁轨,只一会儿一个持枪的军人出现,见到我厉声把我赶走。

接近黄昏,广州郊区已万家灯火,列车也缓慢地进入广州火车站,扬声器响起“列车已安全到达广州,祖国人民欢迎你”旋起革命歌曲高奏,车厢服务员欢呼拍手欢呼感谢祖国共产党。我斜望有人附和,也随即拍掌示人,离开火车站后随即展开我的旅程。

70年代中的广州火车站在流花宾馆门前草坪拍摄

70年代中的广州火车站在流花宾馆的高层房间窗口拍摄

旅客每到一个地方住宿,都要到派出所报户口。派出所在介绍书上盖章,如果要去的地方多,沿途都要报户口,不断要盖章,所以难怪需要这大张的介绍书,这份回乡介绍书是不能遗失的,遗失了将会很麻烦,要马上到派出所报失。改革开放之前的敌情观念很强,达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当局会害怕到这份介绍书落到阶级敌人手中,乔装旅客在境内从事反革命活动。遗失了香港身分证,也同样麻烦,并不因为进入香港境内需要出示身分证,更因为回乡介绍书并不贴上持有人照片的,出国境时必须查验香港身份证是否与介绍书持有人同属一人。

在80年代初以前,从那个口岸到港,就要从那个口岸离港。香港就只有罗湖口岸,澳门则有拱北口岸,旅客不能自罗湖到港,而在拱北离港,旅客也必须在介绍书中填报的离港日期之前离港,离港返回香港时,在罗湖桥头必须将这份介绍书交回给边防军,离港前需要接受检查,边防人员会要求旅客出示到港时已登记的值钱东西和外汇,不能有遗失,那年代外汇管制得很严,遗失外汇(港币)或兑换单据,必须马上到派出所报失。在旅途中遗失了曾经填报的财物,也要马上到派出所报失,派出所要开证明书,旅客凭著证明过海关离港,否则当作留下,要完税才可通行。因为一切买卖必须通过国家进行,不容许任何值钱的东西通过探亲访友流入国境,离港时我才知道,当年连一分钱的人民币也不准带出国境,在接受检查之前,深圳边防当局为离港旅客设立一个小卖部,让旅客购买糖果花掉最后的一分钱,这些糖果其实一点不好吃的。

 

 

 

1976年初在广州所见所闻

大清早,在香港红磡火车站出发,要大半日接近黄昏才来到广州市,身心极端疲惫不堪。出了火车站,已望见流花宾馆的招牌灯光,公车总站近在咫尺,往市中心走交通也很方便。香港客也是多选择在流花宾馆住宿,晚餐在宾馆餐厅,菜牌上只有几种饭菜选择,有不同种类的瓜菜炒肉片和蒸鱼。我看见餐厅的服务员冷冰冰的面孔,在写菜单时她不睬不理,在墙壁上大字标语写著“为人民服务”、“无产阶级万岁”,可能她视我们是来自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敌人,大家呆楞楞等候二个小时,你够胆子理论吗!

肚子正在打鼓卜卜响,来了!饭菜端放在桌上!冻冰冰没有多几滴油,可能煮好后没空递送,几条味同嚼蜡的小鱼,鱼肚内脏还未拔掉,可能厨师忘漏,黄色米饭里有粒状异物,可能清洗米不彻底,每吃一口总要吐出砂粒,饭菜如同狗猪吃的食物。突然心里领悟出,香港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珍惜!这一餐是磨炼资本主义社会来的人,是不是革命餐呢!大家不够胆哼一声!碗里不可以剩余一粒米饭,浪费珍贵的食物,随时有人来再教育你一番。这顿饭战战兢兢耗了三小时,邻桌长者香港客小声说:在广东省各地方,在餐馆午或晚膳,每次总要三小时才能离开,你不填饱肚子吗!你有胆量理论吗!你会追究饭菜恶劣吗!抓革命就是这么样,年轻人不好发牢骚。

越秀公园的五羊雕像,镇海楼(俗称五层楼)相信到广州来一定不会错过。沿著曲折的石级路漫步到五层楼,我就举步维艰心神不宁,那一条路是用墓碑堆积,踏着死者的姓氏、贯藉,卒于何时都可以清楚知道,到底是建材物资短缺或是抓革命的杰作呢!不得而知啦!名胜古迹遭到毁坏,大量的地名和老商号也被改了名。“反击右倾反案风的斗争进行到底”是那年头1976年励风行治口号,黄花岗烈士陵园、流花公园是必去景点,文化公园里唯一的机动游戏,是一条金属横梁,两边各有一间屋仔内有二个座位,没有安全带坐稳后关闭屋仔门,随即升起高低旋转,伴奏起革命歌曲,已令广州人痴迷拍掌叫绝,我玩了一趟已头晕眼花!

转过弯是广州夜市人流最旺的“人民南”,在骑楼底建筑里的商店有些广告招牌灯光,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行街,行到珠江岸边,南方大厦以经营百货业务而主,是广州最大型多楼层地标,国营企业售货员好多,售卖多是衣服、食物、文具为主,玻璃窗櫉灰蒙蒙陈旧,看不清楚内里陈列品,呀爷商店就是这么样!黑、灰、蓝、白色是广州市民日常生活素衣裳,看见有些没有做好准备的来到广州装饰头发披肩、穿红着绿、窄窄叭吧裤,在香港习以为常,在广州会给人围观,有人走近指著鼻子骂要再政治教育一翻,你敢逃跑吗?

今天中国内地不可以同日而语,一切已成过去式,应不会再回头。钱包有什么也可以享乐,我也时常长或短线游,回首过去式,有喜也有悲,希望内地朋友,在那年代不为我们所知道的,来给大家分享呢。

黄花岗

越秀公园的五羊雕像

广州越秀公园门口

广州动物园

 

 

 

1976年到佛山市一天游

知道已获批准可以到佛山,广州朋友的引路,大清早去了人民南路附近的售票站,买了即日到佛山市的船票、火车票,趁船还未开航,行到南方大厦逛一逛。早上九南方才开门营业,每天如是有大群卜佬(农民)在等候开门,是来买手信后才坐渡船沿珠江支流回乡,他们认为南方大厦售卖的糖果饼干等食物是最上等,我儿时随家人回乡探亲也有同样经历呢,在珠江岸边的码头下船,穿越人民桥拾多分钟航程,船已到达石围塘码头,全船搭客步行到火车站月台,就争先恐后地拥去上车,真是吓一跳!不是载人的,蒸汽火车头拖著全是运猪车卡,每卡车有几条木梯连接在月台,我们要小心翼翼攀登,卡车是无顶盖的,我幸运地站立在车卡边位置,可以抓紧著胸口高的围栏,没扶手的人只可以席地而坐,我想拿出照相机,广州朋友按捺著说这环境不适当,车行时清风飘散着猪尿的异味,木地板仍残留有猪屎,要掩著鼻闭嘴巴才可以舒畅些,火车速度援慢都摇得很厉害,路轨之间的接驳做得不太好,可能这路段是运输不是载客呢!

革命年代当地政府无闲关注火车,人民坐运猪车当交通工具是平凡事,我们少见多怪吧。火车终点站是三水,我们在中途站佛山已下车,国内朋友带路跨过一条桥,步行不远已到达景点“佛山祖庙”。游罢行到附近旺盛的市集,午餐后,国内朋友要行遍缸瓦铺,搜购不同类型的佛山名产陶瓷煲,当然我们义不容辞帮手携带多量,他说广州人来到佛山,陶瓷煲是必买的手信,回程带大家坐公车返回广州,要需一小时车程,晚上在荔湾泮溪酒家,精致的广式点心在此大饱口福,想不到在广州食肆也有清泉。

人民南路从北望南、在左面是高高大骑楼的商店在晚上很热闹的,再远是新亚酒店、珠江

 

广州火车站

祖庙

 

 

 

“泮溪酒家”话当年

在文革期间来到广州历史悠久的“泮溪酒家”,早茶、晚膳,我有数次之多,都是国内的朋友预早些去找座位,可能订位的人是很拥挤,我们慕名而来提议到泮溪,他们都是极端雀跃的,当然我们来结账,今天网友提“那年代去泮溪酒家吃饭,一般民众可是想都不敢想啊”我明白了。

坐落在荔湾湖畔的泮溪酒家,记忆来到这里最多的是老人家,进膳时可以欣赏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诗情画意,家具灯饰都是很有气派,早茶唤醒起记忆,慢慢悠闲地叹“一盅多件”点心,款式很多、又创新、又好滋味!我知道在文革里,广州的基层大多数薪金微薄,泮溪酒家是极高消费地方,带有浓厚资本主义色彩,恐惧被人做话柄犯了天条,所以一般民众可是想都不敢想啊!

在2012年再次来到泮溪酒家叹早茶,感觉已名大于实,点心不及当年之勇于创新、老气横秋!

2012年再次来到泮溪酒家叹早茶、点心与结胀单

众所周知,深圳是改革开放后才逐渐成为大都市的,在此之前是渔村组成的小镇。那么在改革开放前,最人流聚居就在东门老街现在南塘那块地方,但都是很小的墟市。

以下几幅老相片同是一条街,是深圳最旺盛的街,街道名称不知道啦,相信在东门老街附近,因为在1971年我就是沿此唯一条大街,由西面行路到东面,在东门公车站乘公车往惠州,今天深圳己大翻身认不到旧有街巷了。

 

 

 

38年前在广东肇庆房间

1976年到广东省内背包游,真是天大的开心。肇庆是当年大热首选旅游区,想申请到天子脚下游北京,真难于登天。

那年到了广东肇庆、当地没有接待游客的宾馆、我们住宿于招待国内人的旅店、租金每日费用极廉宜,房间设有单/双人床/上下格床等选择,面积狭窄设备简陋,床褥帔铺颇算清洁,天花吊了盏25瓦特灯泡、令房间光线不足。每张床都设有蚊帐,公众卫生间就设在房外,在收拾时发现二张渐脱色旧照片,勾起当时的回忆,四人合照那张,每人提著不同款式的旅行袋真是很老土。另一张床与床距离很接近,今时的宾馆不会有,身后是木窗框,床上放了一本肇庆旅游书,令我无限感叹!太年代久远!脑袋榨不出当年点滴趣事,人生有几多个10年!但已过去了38年长。

1978年在广州某招待所住宿,房间设置旧款式铁造碌架床,木质窗框有木栅栏,一张旧式木材书台,放了二瓶当时最佳回香港手信“金奖白兰地”。在左面是来探访的广州朋友,看她穿著当时最时髦少女衣裳,不再是深色上衣,戴有手表面带笑容,大家谈天说地整夜呢!政治革命话题已厌恶,只想知道外面世界怎么样。

游广东省肇庆

从广州坐公车去“肇庆”,那时没有省道、悬道、车程约要三个小时,车子奔驰在迂回曲折公路上,虽然是泥路但车行平稳,也没有很大的灰尘,视野广阔的田野空气清新清甜,车辆过了“三水”来到珠江支流的“马房”乡郊,公路尽头没有跨江大桥,看见江河中间插有了几枝柱趸,是准备建筑渡江桥,司机师傅唏嘘地说:桥柱趸已有拾多年了但仍遥遥无期,荒废没有工人工作,全车搭客需要全部下车,车驶上渡江船我们才跟随,拾分钟已到对岸,又奔车直往肇庆市。

广州距离肇庆只有100公里,但车程接近三小时,交通相当隔涉(偏僻——观察者网注),微风清凉而空气清爽来形容不为过,到肇庆七星岩大牌楼、七星岩、鼎湖山、星湖、出米洞等是必游景点,游览星湖沿岸园林入场费收5分钱、坐船游星湖大约一小时收1角5分,我保存了入场券留念,紫背天葵茶叶是必买的手信,茶味甘甜清香,鼎湖山素食齿甲留香,真奇怪!我们到每一个景点,游人不甚多,肇庆不是偏僻荒凉的地方,可能仍未搅做旅游区,交通工具仍很不便,幸运地拍摄了的相片,很多已开始变质,还来得及保存啦。

相片的天空不是一片片云、是变黄了一挞挞、今时的广东肇庆,像给人遣忘有湖光山色、沦为非旅游景区。台湾同胞可能不知道有此地方,没有肇庆的旅游记闻!今天从香港或广州市到肇庆的交通工具,是很方便的,值得去玩二天。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life/2014_08_25_225520_s.shtml
来源:背包客栈 | 责任编辑:晓丹

 

   香港背包客镜头下的中国70年代(一)——广东

   http://www.guancha.cn/life/2014_08_25_225520_s.shtml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上衣
上衣 2020/08/08

擺脫時間不夠的煩惱,男人進來必購持久液 ,沒有麻木,不會灼熱,持久效果明顯的正牌推薦英國威馬持久液德國金剛持久液2h2d持久液印度神油Climax 澀井持久液黑豹持久液綠騎士持久液 日本丸奈持久液 路易十六持久液 peineili倍耐力 葡萄牙鬥牛士助勃液 等更多延時產品,讓你即可持久不泄,自由掌控性愛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