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攀松骨峰 滿廣志︰強軍路上追夢

2018/03/19 11:32:10 網誌分類: 軍事
19 Mar

再攀松骨峰

新型機步師的建設,打造出我軍全要素成體系的新質作戰力量。滿廣志受領任務,出任該師某團團長。沒有現成經驗可循,憑借當參謀長時率先探索出的建制團成系統、成規模模擬訓練的方法路子,滿廣志在這片全新領域里艱辛探索、闖關奪隘。

威武太行,早听說有一支從朝鮮戰場烽火中殺出來的老部隊盤踞于此,臥虎、臥龍二山位列左右,滿廣志第一次站在團部大門,趕上戰士們武裝五公里奔襲返營。一個“兩杠二”沖在隊伍最前頭,卷著褲腳、跨著大步,大口吞咽著空氣,肩上還多出一桿槍來。這是3營長欒光喜,團參謀長介紹道。疲憊的身影、深重的腳步,戰士們幾乎與滿廣志同時回到團址,一進大門,矗立眼前的松骨峰雕像,像是一本家譜,講述著“誰是最可愛的人”的生動故事,更是每一位戰士自豪、自信的底氣,戰士們的吼聲比起出發時的喊聲,振奮了幾倍。

松骨峰英雄團距離師部最遠,這支山區部隊的老機械化傳統根深蒂固,要迅速形成信息化全要素成體系建設,不是難在電腦,而是難在人腦。思維模式的轉變,于人而言,比什麼都難。滿廣志不怕困難、一心克難。他人眼中的短板,滿廣志視如珍寶。他深知信息化是對傳統機械化的揚棄和超越,戰爭形態的革新變化離不開傳統這一母體。

滿廣志一到,馬上著手脫胎換骨式的打造。他要“引爆”全團上下學習信息化的“知識原子彈”。8支小組分派到各個方向、各大院校參加一體化信息系統集訓,滿廣志有“言”在先︰赴外學習人員歸隊後,人人都要走上講台;搜集回來的講義、課件、視頻資料要及時整理,發放相關單位學習;每人都要結合部隊訓練提出可行改進方案。滕躍鷹時任通信股長、網絡管理站站長,出身計算機碩士的他在外學習20多天後,對信息化系統如何植根部隊建設的實際應用,還是雲里霧里。滿廣志利用一周時間翻閱完滕躍鷹帶回的學習資料,把他叫到辦公室,問話︰“怎麼把不同波段的東西融合到一個通信網里?通俗講,一張網里,我怎麼才能直接指揮到連長。”滕躍鷹沒想到團長拿到材料時說出的“隨便翻翻”,竟“刨”到了問題的根系。原本只要懂操作使用、懂指揮編組的團長,提出的竟是網絡規劃範疇的問題,這是參謀甚至技術員的攻關方向。面對滿廣志的連串發問,滕躍鷹也在問題中收獲了思路。馬上,滿廣志在一個野戰指揮訓練室里,將系統和實裝聯通一體。表格、報文從團指到單車的發送、幾種途徑可以實現信息反饋,滿廣志帶著滕躍鷹的攻關小組一遍遍、一項項的演示、測試。動靜皆通,滿廣志利用演習機會,全程對每台車進行實時定位,車載顯示屏上,部隊的機動態勢不斷更新。滕躍鷹第一次從屏幕中看到全團的部隊,興奮不已。很快,滿廣志根據矩陣原理,實現了系統建、管、訓的任務分解。一體化模擬訓練中心規劃在建,“兩站一室”的功能發揮得到拓展,試驗性演習不斷推進。滿廣志總說要把復雜問題簡單化,把簡單問題做扎實。身為信息化團長的他被官兵們喻為松骨峰團的CPU。滿廣志微微笑道,我們要打造的是強軍 谷地!

可“傳統”並沒有那麼容易改變。“信息化”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包括個別團領導在內的部分官兵面對迅猛而來的信息浪潮依然泰然自若。他們訓練依舊狠,但依舊狠在傳統上,狠在機械化上。不換思想就換人。為滿足人才培養與裝備升級的同步發展,滿廣志決定調整部分人員的崗位,這在黨委會上引發了激烈交鋒。

“陳真代理營長一年多,執行能力強、工作認真,不扶正也就算了,還讓他轉業,這會傷了干部們的心。”

“欒光喜一干18年,再等2年就可以自主擇業,可不能讓老黃牛流血又流淚!”

換還是不換?提出議案前,滿廣志腦子里不斷浮現著訓練場上欒光喜身先士卒的身影,浮現著伏案加班時陳真被台燈拉長的背影。可是,戰場最講淘汰,拿著機械化的“標尺”卡一卡,他們各方面都是優秀。但一提到指揮通聯怎麼搞、車內協同怎麼訓,他倆就成了一根筋︰“咱們山溝溝里的部隊,不講究這些,不就是履帶換輪子,以前怎麼訓現在還怎麼訓!”

部隊要換代,必定要完成肌體內的換血,誰又能不疼呢?政委站出來支持︰“轉業安置交給我!”當年,全團轉業、交流出去的干部多達30多名——這是往年的三倍!

滿廣志常說,想干的給機會,能干的給舞台,干好的給榮譽。一天傍晚,回團辦理轉業手續的欒光喜撥通了團長的電話。正在保定的滿廣志,會議一散馬上趕回了部隊,進門就緊握住欒光喜的手說,到家了,一定吃完飯才能走!那頓飯,滿廣志請客,按部隊送老兵的傳統,平時滴酒不沾的滿廣志主動向欒光喜端起了酒杯。

訓練就是實戰。滿廣志常說,即使倒下,也要當塊鋪路石。2010年底,松骨峰團上上下下都在進行著一場信息化革新之旅。接裝迎新,為新型裝備安好家的重任,迫在眉睫。在一份關于擴建裝備車場的建議書里,根據實地勘察,對團部所在臥虎山的地勢,做出了分層建設規劃。計劃中,新裝備車場的擴建,依山勢分列三個層段,省時省事又整齊美觀。“面子工程!”滿廣志背著手,臉一黑︰“打起仗來,臉和拳頭,哪個更重要?誰不是用自己的拳頭保護自己的臉!拳頭才是戰斗力!”擴建計劃重擬,營區實戰化標準被滿廣志一再地強調︰“信息化部隊,不是信息化裝備,我們要亮出的是戰斗力,這才是信息化意識。”其實,另一套方案早在滿廣志的頭腦中,成型成熟。

開山!一座臥虎山,多年以來,成為了部隊緊急快反的攔路虎。從前的履帶車緊急拉動用時,由于梯次配置出口,怎麼也得照著兩個鐘頭。全員整裝出動,就會擁擠在一條路上。全團都知道癥結所在,可又無人敢問津,要知道這土石方,第一 下去,連筋帶骨的,可是它身後的30萬立方,相當于30棟樓房建築。更令人頭疼的是,當年的營區建設經費遠不足以支撐如此龐大的工程,168萬,地方工程隊寧可違約也絕不會動土。不得已的情況下,軍工自建的方案提出來,但一經核算,仍然是一筆巨額經費。“咱們自己干!出了問題,我扛著。”滿廣志發話。最後,部隊出面,打了一個“擦邊球”,一部分地方工人被請來,跟著戰士們一起干。

土石方的第一鍬,是滿廣志帶著工兵連砸下的。看似是土,實則是岩。沒幾分鐘,戰士們的雙手都紅腫起來。為了解決爆破問題,滿廣志請來了團里的爆破專家的喬文英,听聞滿廣志要開山,“喬一炮”立馬推掉手里剛接的活兒。“老喬出馬,我們就更有底氣了。”滿廣志用力握住老連長的雙手。符合規定,確保進度,完成任務。滿廣志腦子里高度緊繃著安全弦。每天的“黃昏一爆”,滿廣志必到現場,少有的缺席,也必定要等待手機那頭的爆破聲停息後,老喬的一聲“平安”傳達他的耳底,滿廣志才肯放心的掛機。就是這麼簡單——“不出事也不是功勞,出了事我一人擔著”。就憑這股“簡單”卻推動了山、移平了地,團里從將到兵,個個服氣、個個漲了士氣。在滿廣志周密的組織下,土石方工程歷時半年,共打眼6410個,耗費炸藥5噸,爆破近百次,施工過程均采錄存檔,沒有出現一次事故險情。

開訓!為了走向實戰化,在車場擴建過程中,團里進一步打通了訓練場,實現了裝備庫區和訓練場的合二為一,最大利用現有裝備展開訓練。以前的裝備車場唯一的用途就是存放裝備,如今可以在其中組織操作訓練,車輛也從原先的3到4台,增至現在的10台車輛同步展開,增加了訓練資源,壓縮了訓練時間。53分3秒!這是滿廣志用秒表卡出的時間,如今一條主干道,四條分路,兩個環路,可實現整建制同時編隊,重裝拉動時間比上級要求縮短了2小時。“再接再厲!”滿廣志一只手把秒表高舉過頭頂。

2011年,新型機步團主戰裝備陸續列裝,指控裝備卻遲遲不能到位,組網訓練無法展開。滿廣志提議,建一個功能齊全的模擬訓練室,“一班人”迅速達成共識。但專項經費尚未到位,團隊家底又捉襟見肘,近百萬元的建設經費一時棘手。滿廣志忽然想起,曾有一家園林公司想出高價購買團隊老營區的38棵銀杏樹。可是,這些見證團隊50多年奮斗歷程的功勛樹,怎能說賣就賣;可不賣,時間耗不起,任務不等人。況且,這38棵老樹仍處在部隊舊址,同樣面臨著嚴峻的生存危機。連續幾晚,滿廣志圍著銀杏樹繞來轉去。“只要有利于戰斗力,這個罵名我來背!”滿廣志決心一下,迅速找來相關的管理人員研究解決方案。經過三個晝夜的反復磨合,直到為這38棵老樹找到了理想的“新家”,他才合眼休息。模擬訓練室不久建成,信息系統訓練提前展開。幾個月後,指控裝備一到位,官兵就能熟練實裝操作,縮短了戰斗力生成周期。

信息化部隊具有兵種專業多樣、裝備技術復雜的特征,要實現人裝有機結合,滿廣志致力于探索與之相適應的訓練模式和方法,推動組訓模式向體系化轉變。可是,受傳統“大步兵”“大裝甲兵”指揮觀念的影響,一些兵種分隊,不管是大項任務還是日常工作,始終扮演“二等公民”。松骨峰團的炮兵營就面臨這樣的窘境,常年在演習任務中,擺隊形、搞警戒、抬鍋送飯,眼巴巴地看著別人開槍放炮。滿廣志上任的第二天開始,就進炮兵營吃了5天飯,營長、連長、排長談了個遍。團辦公會上,滿廣志說︰“我們要實現‘以強勝強’,就必須有體系意識。信息主導,火力主戰,作為一個獨立作戰體系,不能把炮兵看成保障分隊,實戰中,它的作用甚至比一線突擊分隊還要大。”

配好主官,這是滿廣志的第一步考慮,當過炮兵營副營長的1營教導員張恆新被圈定。下一步就是給任務、給壓力、給平台。張恆新接任不久,就趕上跨代式換裝。出發前,滿廣志在團決心會上對張恆新說︰“以前技術差,現在大家都在一個起跑線上,我要看看你這個老炮兵到底有多大能耐。”駕駛員獨立定裝、操作手單崗位熟練操作在全師最早完成任務,是滿廣志給炮兵營定下的第一個目標。可新火炮瞄準、射擊、通信都由機械換成了全自動,工廠師傅只是摞了一堆資料,連個老師也沒有。張恆新的嘴上,泡起了一層又一層。滿廣志的壓力更是不小,每天他都要比炮兵早到訓練場,從最初的指揮專網架設、收炮用炮秒數統計,到一本訓練簡綱的成形,他都卡著秒表,反復標記。增加一套信息化指控裝備,雷達車、氣象車、測地車怎樣配置?火力打擊時,目標信息、指令信息如何在信息化裝備中實現流轉?從新訓到補訓的整套方案……滿廣志拋出的問題,讓炮營忙成“一鍋粥”︰營長帶著連長研究方案,教導員帶著指導員跑廠家、訪院所求教,插不上手的新排長也打電話四處求援、查找資料……炮兵的訓練火了,炮兵營變了。

2012夏的內蒙實兵演練中,滿廣志和張恆新信心滿滿,準備“亮劍”。接到的,卻又是一份炮營擔負警戒勤務的命令。滿廣志抄起電話就找師長,炮兵訓練沒問題!絕對不會丟人現眼!可上級有自己的考慮安排,听說又要“跑龍套”,炮兵營連喊番號都比3個機步連低了幾度。滿廣志下令帶齊裝備。帶團帶風,帶兵帶心,滿廣志就是要點燃戰士們心中的戰斗激情,讓它烈烈燃燒。除了完成勤務工作,別人怎麼練,炮兵營一樣練。演習到了緊要關頭,兄弟部隊的一個炮兵群遭到“重創”,師長決定把任務交給張恆新。炮兵營一肩擔兩任。指揮所里,師長下令︰“決戰在即,給我最大火力!”在場的炮兵營長們都清楚,這個“最大”意味著在最短的時間里,把最多的炮彈“砸”到敵人頭上。

“首長,我營15秒完成目標轉換!”

“我,12秒!”這幾乎達到信息化炮兵快反的理論極限。

滿廣志一個眼神,張恆新語氣堅定︰“報告首長,我8秒!”

……

那一年,炮兵營在年終各項考核中,成績躍居全團第二,被師評為“安全管理先進營”、“先進營黨委”、“軍事訓練一級營”。“要把我們英雄的335團打造成為先鋒旗幟、應急快返、尖刀拳頭、窗口標桿部隊……”後來,滿廣志在年終總結大會上的這段講話,變成了營歌、連歌,久久傳唱。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98m
k98m 2019/03/22
@劉先生...

你八字身旺用食神,喜水木忌火土金。父母性格暴燥小時時時遭父親莫名打骂。父母感情也不好,有可能離婚或者有可能同母異父命。你16~25嵗有一段不開心的經歷。可能是你因為兄弟或母親的事情令你不開心。

26~35也是常换工作,婚姻也不好。今年運程欠佳。未來流年。在2020年起未來十年運程相當不錯。宜把握。56~58有十年差運,小心破財。往後就一帆风順。晚年好景。

k98m
k98m 2019/03/19
@劉先生...

請你等待。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19
@劉先生...

老師想請問下呢我嚟緊十年嘅運勢

多謝老師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19

1981年辛酉年 正月十八日早上九至十時,男

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