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庭芳
滿庭芳
滿庭芳

「徯我后,后來其甦」的惡性循環

2019/09/09 00:01:53 網誌分類: 時事
09 Sep

徐悲鴻曾作一幅《徯我后》之畫。畫的是夏桀肆虐天下蒼生,於是,萬民期待賢明的新君主出現。這是引《尚書.仲虺之誥》中「徯我后,后來其甦」之意作畫。「徯我后,后來其甦」,就是「期待賢明君主出現,(一旦)贒明君主出現,我們就可以得救、獲得新生」。夏朝是我國有明確文字記載的第一代朝代,由治水的「丈人」大禹所建立,距今約四千一百年。四千一百年來,朝代不斷更替。即使今天,類已進入太空時代、科技昌明,但是,中國社會仍然是循「賢明君主立國然後暴君亡國,人民再次期待賢明君主」規律「輪迴」。這是一種很難改變的惡性循環。人們寧願世世代代在「徯我后,后來其甦」的惡性循環中過擔驚受怕的日子,寧願期待賢明君主的出現而不願尋求一種公平的政治制度。在「共產主義」不可能實現,「社會主義」變成另類資本主義的情況下,中國人寧願又一次進入「徯我后,后來其甦」的怪圈,也不願接受西方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和三權分立的相對公平制度。所以,當百萬香港人為捍衞自由民主而反對修改《逃犯條例》而進行和平遊行時,十幾億同胞借「愛國」的「旗幟」對反修例香港人口誅筆伐。其實,這是「抱住一起死」的心態!同樣是中國人,為何香港人能享有相對的民主自由而内地人不能享有呢?妒忌心造成了「同仇敵愾」的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