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無大亂不會有大治

2019/11/26 04:14:58 網誌分類: 生活
26 Nov
         區議會選舉結束,反逃犯條例示威持續了多月,這次選舉被視為對示威的一次表態投票,結果出現建制派大敗的局面。

          在區議會全數四百五十二個選舉議席中,反對派得三百八十五席,較上屆多取逾二百席;而建制派則只取得五十九席,較上屆減少逾二百席,有八席是其他人士取得。反對派和建制派獲得議席的比例接近九比一。

          看議席是建制派的大敗局,看選票卻沒有敗得那麼慘。以票數比例計算,反對派取得百分之五十六點九選票,建制派則有百分之四十二點三,大體上維持一般說反對派和建制派的六、四之比,情況未至於看議席那樣一面倒。

          從這個選舉結果,我有幾點觀察︰

          一、當高投票遇上單議席單票制。香港特區區議會的選舉制度是「單議席單票制,全港分為四百五十二個小選區,一區一席,以簡單多數票,得票最多便勝出。這是一種跑馬仔「領先者當選」(First Past the Post)的制度,亦稱「贏者全得制」,英國議會也是這樣選舉,結果得票和得到議席不成比例,勝者會得到超高比例的席位。而敗者如今次的建制派,有近百分之四十二得票,卻只取得百分之十三議席。(明年立法會直選卻是一種比例代表制)

          再加一樣是過往區議會選舉不太政治化,選民不完全因為政治取向而投票。很多在地區服務較多的議員,有強勁組織票,可以輕易勝出,所以即使大環境是反對派和建制派支持度是六、四之比,建制派過去還可以輕鬆取得七成以上議席。但正如我在選前所講,今次加了三十九萬個新增選民,若投票率超過百分之五十五,已到了建制派敗選的臨界點,大量過去沒有投票的選民,按政治取向而投票,建制派得到議席很易跌穿半數。今次投票率高達驚人的百分之七十一,顯示大量選民按政見投票,重新反映六、四之版圖,就令建制派大敗。

          二、建制選民已盲投止暴票。我選前說很多建制派選民不滿特首林鄭止暴制亂不力,他們投不投票是其中一個關鍵,但結果建制派選民已盡力投票。

          特首林鄭民望低下,是建制派候選人最大的負累。林鄭的民望一直急跌未見底,七月初的民調顯示,認為林鄭應該下台的民眾有百分之四十三點八,覺得不應該下台的有百分之四十四點二。但到選前的一周,最新民調顯示認為林鄭應該下台已升至百分之五十九點七,覺得不應下台的只有百分之二十六點八。林鄭的民意支持狂瀉不止,成為被認為「保皇」的建制派的硬傷,當中以主流建制政黨的壓力最大。

          從區選兩派得票計,覺得林鄭應該下台的(百分之五十九點七)剛好也和投反對派的票數很相近(百分之五十六點九)。但投建制的(百分之四十二點三)卻遠比認為林鄭不應下台(百分之二十六點八)為多,可見建制派選民已經相當理性地策略投票,在兩者相差的那百分之十五點五建制派的選民中,大部份即使討厭林鄭,也盲投建制派的票,他們是對暴力說不,不想反對派取勝。

          三、和理非選民也不割席。從反對派的百分之五十六點九得票可見,和平常支持反對派的民意相若,可見經過五個月暴力示威,加上選前兩周的「大三罷」堵路加上地鐵阻返工,和理非選民仍不離不棄,這是選民的選擇,也是香港人的選擇。

          在示威活動中,對手的宣傳戰成功,特區政府好像覺得事不關己,任由警隊單打獨鬥,令假消息遍傳,民調顯示有百分之四十八市民相信太子站死了人,只有百分之二十九不信,社會仇警情緒高漲,也鞏固了和理非的票。到今天政府高層還認為,區議會和平進行政府就功德圓滿,不覺得建制派大敗和自己有關,這就是問題所在。

          最後總結,香港已跌入類似西方的顏色革命漩渦中,在外力的操控下,在扭曲的宣傳中,選民作出了自己的選擇,而擇選的道路,可能只是不斷和阿爺進行無意義的戰鬥。套用中國歷史的治亂循環,香港要有大治,可能先要經過大亂的陣痛。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pity
pity 2020/01/16

Hey, Mrs. Lam, it's housing price, stupid.

Jacklee
Jacklee 2020/01/10

認同美國正在走下坡,不過我覺得這跟風水玄學並不相干,畢竟風水玄學沒有客觀數據,得出的結果更像馬後炮啊⋯

文明
文明 2020/01/04

       在平常時期,香港很多思想開放的保育人士或環保團體,對香港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從天然的樹木到歷史文物建築,都大聲疾呼地說要保護。不知道這些環保團體,是否都是這場反修例運動的支持者,早前示威者佔據中大的時候,有人砍伐古樹,用以堵塞大埔道。

       如今又有暴徒放火焚燒滙豐銅獅,我們沒有見到半個保育組織出來譴責。或許這些人忽然認為古樹和銅獅都是死物,就算破壞了也無所謂。這種搬龍門方式,實在搬得太快,令人難以適應。

問得好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