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好像俄羅斯殖民地

2020/02/07 04:12:21 網誌分類: 生活
07 Feb
          早上八點半的飛機飛布吉島,本來以為都已經年初九了,出外的人應該少了。不料,飛機幾乎爆滿。機上乘客大多戴口罩,不戴口罩的都是西方遊客。坐飛機戴口罩是很辛苦的,到後來不少人都脫了口罩。坐在我前面三個大陸同胞,倒是除了吃飯,口罩沒有一刻摘過。

          下飛機進了布吉機場入境大堂,不知有多少架飛機同時到,人多得像中國春運的火車站,每個入境櫃枱前都排着人龍,人龍轉着彎,後來就全打蛇餅捲成一堆,看不見隊形,只見人頭。旅遊如逃難,見了叫人腦漿翻騰。忽然看見靠最裏面有一條「快隊」,走過去排,有個守在隊尾的女職員說已經截隊了,我問用甚麼護照可以排這條隊,回答是收錢,只要每人付一百泰銖就可排,連忙付錢加入,這才在二十分鐘之內搞掂入境。

          到布吉島的飛機來自世界各地,其中又以俄羅斯人最多。我住在Laguna區的Dusit Thani酒店,一覺睡醒去酒店海灘走走,滿耳俄語,前後左右見到的住客,幾乎都是俄羅斯人,扶老攜幼,祖孫三代,都從冰天雪地中來享受陽光海灘,個個曬得赤紅赤紅。我沒去過俄羅斯,不料到了布吉島,在沙灘上走一圈,以為自己到了俄羅斯殖民地。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