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沒有意志 不可能打勝仗

2020/12/10 04:13:32 網誌分類: 生活
10 Dec
          去年的暴亂是一場城市戰爭,如今的疫情是一場抗疫戰爭。論述傳統戰爭的書籍中,可以找到取勝之道。此前我提過有西方兵聖之稱的普魯士將軍克勞塞維茲的《戰爭論》,看他對法國戰神拿破崙和沙俄的一場關鍵戰役——博羅季諾戰疫的描述。

          拿破崙一七九九年十一月九日發動霧月政變,在法國奪權登位之後,採用徵兵方式,開創全民皆兵制度,發揮大軍團威力,四面開戰,與歐洲反法同盟對抗,爭奪歐洲霸主地位,初時所向披靡,後來在半島戰爭受挫,他把目光投向俄羅斯帝國。他勞師遠征,遠離本國補給線,深入冰天雪地的俄國,渴望打關鍵一仗,一舉殲滅俄軍。沙皇亞歷山大早已看穿拿破崙的目標,知道戰爭不能免,採取防守策略,盡量避免與拿破崙決戰。

          法軍一直攻到莫斯科附近,俄國之前沒組織有意義的防線,最後改用庫圖佐夫作元帥,統領俄軍,終在博羅季諾組成防線,但無可避免要與法軍決戰。俄國天氣嚴寒,法軍渡過尼曼河時還有將近二十八點六萬人,其後大量士兵死於飢餓和疾病,到博羅季諾開戰時,只剩下十六點一萬人。法軍和俄軍的軍力之比從原先的三比一,降到了五比四。博羅季諾戰事在一八一二年九月七日開打,雙方最後有高達七萬五千士兵陣亡、受傷或被俘。法國最終慘勝,但俄國不承認失敗。

          庫圖佐夫元帥選擇後撤,帶領莫斯科軍民全線撤退。庫圖佐夫留下了莫斯科城這個蜜桃,誘得拿破崙進佔而沒有狙擊俄軍,讓俄軍得以保存實力。拿破崙佔領莫斯科後,莫斯科突然發生一場大火,一般相信是俄軍放火,把莫斯科燒成廢墟。

          拿破崙雖然佔據了莫斯科,但沒得到補給,在冰天雪地之下捱不了多久,唯有從莫斯科撤退。回家的道路無比艱辛,法軍大量死亡,莫斯科戰役亦成為拿破崙的致命打擊。拿破崙迫不到沙皇主動投降,被迫撤退,在回程時還被俄軍追擊。三年後,拿破崙想東山再起,最後在滑鐵盧慘敗。博羅季諾戰役成了拿破崙失敗的前奏。事後回看,本來兵力較弱的俄國,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克勞塞維茲總結拿破崙在俄國的失敗,他認為俄國太巨大,因此不可能在戰略上席捲並佔領她,一個歐洲文明大國,無法在沒有發生內亂的情況下被征服。

          在克勞塞維茲眼中,戰爭是一場意志活動。沒有意志,無法贏得戰爭。雖然當時俄國貴族怕死,但在沙皇亞歷山大發動守土衞國的戰爭,得到了全國人民的支持。

          用博羅季諾戰役的經驗,套用到去年中美矛盾和香港的城市游擊戰,勝敗的逆轉,似乎也是一種宿命。正如克勞塞維茲所講的,中國是文明大國,不會在沒有爆發內亂的情況下被人征服。香港這個特區去年的確發生了內亂,民眾分成黃藍兩派,但中國內部並無生亂,十四億人民十分支持政府,據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研究,中國有達九成三人民支持政府,香港的亂局令中國人更團結去抵抗美國。中國意志堅強,美國怎可能擊垮中國呢?

          香港在中央出手下幸而沒有淪陷,如果香港真的陷入全面內亂的話,結局很可能會和莫斯科當日一樣,燒成一個廢墟。千萬不要誇大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對中國的作用。在中華民族復興大業之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貢獻,可能只是「濕濕碎」。

          回頭講香港抗疫。如果將新冠肺炎病毒進襲香港,比作兇猛大軍,特區政府的回應方式,恐怕就像克勞塞維茲總結拿破崙在博羅季諾戰役的失敗,「更多是決策緣於優柔寡斷和時運機緣,而不是深思熟慮。」

          香港今次抗疫失敗的關鍵問題是政府缺乏意志,人民內部也不團結。政府沒有意志去清零,只將清零當成一個搪塞的政治口號。正如本地衛生專家所講的,葵盛邨西邨八座爆疫,當時最需要的不是法例,而是政府應該馬上動員,在幾小時內控制情況,防止染疫居民流散各處。

          如果政府沒意志去打贏這場仗,沒意志去清零,社會內部又矛盾分裂的話,政府只能想如今這樣去抗疫。運氣好的話,繼續在時鬆時緊的限聚輪迴之中。運氣差一點,疫情會全面失控。

          沒有意志,是不可能打勝仗的。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