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寒冷

2021/01/11 04:13:00 網誌分類: 生活
11 Jan
          電視新聞天氣預報圖上,一片代表冷空氣的藍色從北方直掃而下,這一天上海最高溫度是零下三度,上海人凍得呱呱叫,本來想外出的朋友都躲在家裏不動了。他們問我香港氣溫如何,我說每次冷空氣都是北方送來的,北京一冷,上海跟着冷,上海冷了,香港也降溫。這兩天香港也冷了,天文台發了寒冷警告,寫稿的時候,氣溫十一度。

          「十一度就叫寒冷了?」上海人大叫。我說每個地方習慣氣溫不一樣,十一度在香港就叫寒冷,往往還有老人家吃不消被「凍死」。上海零下三度你們吃不消了,但到了哈爾濱,人家可能覺得溫暖如春。要說冷,有一年三九天去哈爾濱才真的叫冷,陽光下氣溫零下二十八度,人站在陽光裏,以為陽光是假的,一點熱氣都沒有,只要有一絲風吹過,臉上就像被小刀劃了一下。

          雖然如此,北方有暖氣,一進室內人就活過來,再說氣候乾燥,乾冷要比濕冷容易應付。在潮濕的地方,比如四川成都,攝氏八度,走在街上已嚴寒刺骨。有一次冬天在成都,氣溫八度,下雨,那種入骨之冷,我寧願零下二十度在東北。上海冬天最難捱的也是濕冷,以前沒有空調暖風機,到了冬天只有硬挺。一九七六年冬天上海降溫至零下十度,早上起牀,房間裏水杯和痰盂都結冰,後來不管到甚麼氣溫更低的地方,那一年始終是一輩子最寒冷的冬天記憶。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