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英明
木村英明
木村英明

面目猙獰的三點五

2008/08/30 22:46:20 網誌分類: 數學
30 Aug

      從讀中學時起,我就覺察到數學的魄力所在,因為許多事情在無法表達清楚時,用數學來表達就一清二楚了。故而,我便喜歡上了用數學來表示對某些事情的諷刺,猶其喜歡用「三點五」。

      「三點五」是甚麼意思?這還不簡單嗎?三點五是介於三和四的中間的小數。你說它是三麼?當然太少了!說它是四,顯然又太大了。它既不是三也不是四,多一些更接近於四,少一些更接近於三,意即「不三不四」。所以,用它來表示一些似是而非,既不是甲又不是乙但又既接近甲又接近乙的東西。類似於醫學上的「亞健康」:你以為某人在某時屬於健康的正常人,但是,他分明很辛苦。你說他病了,但是,他又沒有明顯的症狀。總而言之,它被我用來表示某些不倫不類的事情。譬如:秦出子與其母亂倫,生下一子,這一子便是「三點五」了。你說他是出子的兒子吧,他的名份卻是出子的「兄弟」;你說他是出子的兄弟吧,他分明是出子亂倫而生下的「兒子」。誰人能清楚其是「三」還是「四」?

     我觀今日之香港,許多事情就是處於「三點五」的狀態。從事十幾年播音工作的播音員播新聞,照理說應該可以倒背稿子的,因為這是他的「專業」所在。可是,事實偏偏就是另一個模樣:許多從事多年播音工作的播音員,經常在一分鐘裡連續讀錯四、五次新聞稿;大樹腐爛,常人都知道大樹不行了,可是,管理大樹的人用「專業」的儀器,做了「專業」的測試,卻得出大樹「健康」的極不專業的診斷,結果,十九歲的女大學生命喪黃泉……香港有太多的事情,你以為它是三,別人卻認為它是四,其實則是「不三不四」的「三點五」。

     我很憎恨「三點五」,因為「三點五」從來都是不倫不類、其貌不揚,讓人一看便產生厭惡。民建聯和自由黨都是讓人討厭的「三點五」。董建華年間,民建聯對董建華「忠心耿耿」,可是,董建華「腳痛」之後,他們即刻倒向董建華的「政敵」——曾蔭權;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田北俊仍然支持「二十三條立法」,可是,翌日,田北俊即在無聲無息倒戈。憑這些,你說,「三點五」是多麼面目猙獰?

     從小我就對含有「五」的數字有好感,比如「五」、「二點五」等等。凡事祗要有「五」就好辦了,一個雙數乘以五,你祗要將其減半加上一個零便是計算結果了,「二點五」是「五」的一半,所以,「二點五」在計算中也有妙用。所以,我特別喜歡計算與「五」相關的數字、算式。但是,我對「三點五」向來沒有甚麼好感。十以內的質數之中,七是最可惡的一個。我認為十以內的質數應該包括一在內,一有從一而終、圓滿的含義,也是最受人喜歡的一個;二有好事成雙的意頭;三興「生」諧音;祗有七是用來計算死人「上天」的「天數」,而「三點五」是強將祗可以被「一」和「七」整除、不可以被其他數整除的「七」除以兩的結果,不祥的「七」還要被闢成兩半,豈不是禍不單行?「七」是「孬種」,「三點五」就更凶險了。所以,我對「三點五」沒有甚麼好感,認為它是「無間道」,面目猙獰。而自從由史書知道「出子亂倫」之事以後,我就對「三點五」更加反感了。居港八年之後,現在的我不是討厭「三點五」而是害怕「三點五」是「無間道」的「臥底」。

      我怕「三點五」,但願從今以後,香港人的生活可以走出「三點五」的陰霾!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已關注

最新回應

木村英明
木村英明 2021/02/07

今年周遭環境影響春聯創作

wongi
wongi 2020/01/12

送上星星。

啊!很精彩的春聯。

wongi
wongi 2019/11/27

送上星星。

旅遊也要注意禮儀,免得自己的民族蒙羞。

木村英明
木村英明 2019/11/08

此文已增補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