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秘密統治世界的集團

2013/01/17 22:01:10 網誌分類: 政治
17 Jan

本文繼續揭露這個不斷用主流媒體在妖魔化其他國家的邪惡帝國背後的真正主腦是誰,權力有多大,網絡有多複雜,勢力幾乎是無孔不入,幾乎全世界的人都得面對他們直接和間接控制的的銀行,企業和政府去維持生計。


必得堡集團的真面目

過去17年,Daniel Estulin調查和研究Bilderberg Group>必得堡集團對全世界的商業,金融,國際政治,戰爭,和平的影響力以及他們如何控制這個世界的資源和金錢。


他的書在2005年首版,書名是, 在2009年出修訂版。主要內容是說,在1954年,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人第一次在荷蘭的Oosterbeek開會辯論世界的未來發展方向,決定每年召開一 次秘密會議,他們自稱為Bilderberg Group>必得堡集團,大部份成員主要來自美國,加拿大和西歐的政治菁英如David Rockefeller,Henry Kissinger, Bill Clinton, Gordon Brown, Angela Merkel, Alan Greenspan, Ben Bernanke, Larry Summers, Tim Geithner, Lloyd Blankfein, George Soros, Donald Rumsfeld, Rupert Murdoch, 還有歐洲的皇室成員,媒體大亨,受邀人士還包括歐巴馬和他的白宮官員,但都是秘密。

不可缺席的關鍵人物是幾個大組織的頭頭和銀行家:Council on Foreign Affairs(CFR)>外交事務理事會,IMF>國際貨幣基金,World Bank>世界銀行,Trilateral Commission>三方委員會,Federal Reserve>聯邦儲備局,ECB和Bank of England>英格蘭銀行的主席或CEO。

在過去50年,所有議程和討論的內容都不能對外公開,也不許媒體採訪,受邀參加的人必須發誓保守秘密。不過,Estulin把調查這個集團的事當成他的終身事業,他說:

 

“慢慢地,我一層一層剝開這個集團的神秘面紗,如果沒有內部核心那些良心發現的背叛者的協助,他也無法知道那麼多事情,當然也有外圍的成員在幫忙收集資料,因此,他不能公開這些人的名字。”

 

不論這個集團的初衷和宗旨是什麼,現在已經儼然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影子政府,威脅所有人的自主權,要決定所有人的命運,製造很多麻煩的現實,危害大眾的福利。簡單的說,這些人要用一個全能有權力的地球政府來取代所有主權國家,一切都由企業來控制,出現問題(反抗和暴動)時就用武力鎮壓。

 

“想像一個私人俱樂部,集合了總統,總理,國際銀行家,將軍將領,還有皇室成員們一起把酒言歡,讓這些來自美國和歐洲主宰市場和戰爭的人在這裡說出他們不敢公開說的話。”

 

早期的必得堡成員決定要在美國和歐洲創造一個有貴族目的的共識來決定世界性的政策,經濟以及整體策略。 NATO>北約就是特別為這個計劃而建立,確保任何時候需要時持續打仗以及用核武來威脅其他國家,然後掠奪全球資源,創造巨大的財富和權力,鎮壓所 有反對和挑戰這些特權的人

 

(註:這就是再造殖民地時期的風光全盛期的大方向,換了更高明掩飾得更好的方式(資本主義和民主主義等等) 來做,還可以明目張膽地搶和殺,還正義凜然,被打被殺的都是壞人和恐怖份子。做得最明顯表現最突出的兩個國家就是美國和以色列政府,其實背後也是同一批人 在推動,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做,本性皆然,都有歷史記錄,只是被媒體刻意按著低調報導,然後高調報導他們要打擊的“敵人”。不過現在這些受到控制的主流媒體 似乎敵不過許多互聯網上的無名小卒,不斷在揭這些人的瘡疤,喚醒更多人認清真相和事實)

在軍事上處於優勢,就更容易控制全世界的財富(保護,掠奪,製造機會和對自己有利惡局勢去轉移財富,玩零和遊戲),錢越多權力就越大。19世紀的Rothschild家族完全相信這個道理,家族元老Amschel Rothschild說過:“讓我控制一個國家的金錢,我就不必管是誰在立法。”(結果就控制了美國的中央銀行或印鈔機--聯邦儲備局>Federal Reserve)
{#1716338463.jpg}


 
(註:有錢能使鬼推磨,因為這是大部份人的弱點,包括頭腦最好的菁英和治理國家的人才,也是所有很依賴金錢去過 日子的大部份人民的弱點或致命傷.唯一控制不了的是那些物產豐富,人口不多,可以自給自足,不需要什麼錢也餓不死的經濟落後地區.無法用金錢控制的就用武 力消滅,製造動亂,讓這些人自相殘殺,然後再當好人去開發那個地方的豐富資源。這些地方包括非洲,南美洲,中東,柬埔寨,越南,寮國,緬甸等等。)
 
必得堡集團是全世界最高級的俱樂部,有錢也未必進得了,因為必須由集團的最高指導委員會的核心成員決定誰可以受邀,而且參與者都必須支持由全球政界菁英推動的世界單一政府的信念。
 
指導委員會的章法規定:
 
“受邀的嘉賓必須親自出席,不能帶妻子,丈夫,女友,男友一起來。個人助理(如秘書,報表,CIA和其他情報單位的隨護)不能進入會場,必須在另一個隔開的廳吃飯。受邀人士也不能接受記者的採訪或透露任何在機會上討論的內容。”
 
主瓣的政府要提供保安不讓外人靠近,因為有三分之一的與會者是政治人物,其餘的是來自其他業界,金融界,學術界,勞工界和通訊界的菁英。
 
集會的過程是根據Chatham的家法進行,允許與會者在輕鬆的氣氛中只發表個人觀點,確信自己說的話不會向外界透露,因此,聚會一直都是坦誠直率的,但不常達成共識。
 
成員當中有每年必到的與會者(大約80名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其他人偶爾會受到邀請是因為他們在某些課題有獨到的知識和經驗,那些有貢獻的人會再度受到邀請,第一次受到邀請的人留著以後備用。
 
比如說,1991年還是Arkansas州長的克林頓就在那一年參加了會議David Rockefeller告訴他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必得堡的優先事項,這個集團需要他的支持,隔年克林頓就當選了總統1994年1月1 日,NAFTA就生效。還有許多類似例子決定了誰獲選成為有權力的政府首長,官員,軍方以及其他重要的職位。



必得堡的更高目標


這個集團的大計劃就是建立一個世界單一政府(世界大公司大財團)有一個單一的全球市場由一個世界軍隊(美軍或北約)來當警察,在財政上由一個世界(中央)銀行用一個全球單一貨幣來管理。其他寫入章程的理想願望如下:

 

>“一套普世價值觀,國際間各國都要遵守”(如民主和人權,但都被利用來謀私利和給人家施加壓力,只要是符合各自的經濟利益,還是可以容許違反人權和專制或假民主的政府,也就是實行資本主義的專制政權)


>“通過時事集中控制全球人口”,換句話說,就是控制世界和公眾的輿論“(由學術界菁英和權威來執筆,評論,洗腦)。


>“一個沒有中產階層的新世界秩序只有管理人和僕人(奴隸的別稱)”,當然也就沒有民主。


>“一個零成長的社會”,沒有增長沒有繁榮只有更多的財富和權力,對統治者來說是這樣。


>“刻意製造危機和永久性的戰爭。”

(註:如台海危機,南北韓危機,伊朗的核子危機,石油危機,糧食危機,釣魚台危機,以巴紛爭,反恐戰爭等等,而且還是美國跟以色列的鷹派政府聯手演出,裡應外合,配合無間)


>“絕對控制教育,灌輸公眾某些思想觀念”,訓練某些被選中的人來扮演不同的角色。


>“集中控制所有外交和內政的政策制定”,用一套政策用遍全球


>利用聯合國當作如假包換的世界政府強行施加聯合國的稅收,由“世界公民”們買單。


>擴展NAFTA和WTO的全球影響力


>讓北約成為世界軍隊


>實施世界性的法制體系。(WTO,減碳與碳交易協定只是其中一兩個用貿易法制體系藉以困住發展中國家的做法)


>一套全球性的福利制度聽話的奴隸獲得獎賞(過好日子),不妥協的人就成為摧毀(任由自生自滅被排擠和邊緣化不援助)的目標(比如不願意資本化和拒絕接受西方流行文化和宗教的發展中國家)。
下圖是資本主義金字塔結構的真相,信奉金錢至上,金錢萬能的信仰,通過政商勾結的共同體掌握實權,通過宗教愚民和順民洗腦 服從權威,通過軍隊和警察以維持治安和國家安全為由對付反對這種做法的有識之士,鼓勵消費和吃喝玩樂,以低廉工資供養大部份下層的勞工,奴役大部份無知和 思想單純的人



必得堡的秘密夥伴們

在美國外交關係理事會(CFR)才是主宰的力量,1921年的成立時的其中一位元老Edward Mandell House是Woodrow Wilson的首席軍師,有傳言說他才是1913到1921年間的國家元首。在他的監督下,聯邦儲備局法案在1913年12月通過,讓銀行家們取得(中央銀行才有的)引鈔票的權力,在2月的第16次修訂案中創造出聯邦所得稅,讓政府通過這種稅來償還國債。
 
CFR一開始就決心要成立一個以全球的中央金融體系為本的世界單一政府。發展到今天,CFR已經吸收了數千個有影響力的成員(都是銀行家和CEO,還包括媒體企業主),但卻很低調,尤其是上述的這些議程目標。
 
歷史學家Arthur Schlesinger形容這個組織是美國整體最核心的台前機構(背後還有主子),只會私下跟人會面,只出版他們要公眾知道的消息,成員只有美國人。
 
三方委員會是另一個類似的集團,集合了全球有權勢的中介人士(說客),由David Rockefeller成立,他也是必得堡的領導成員,還是CFR的榮譽主席,不斷在資助和支持這個機構。
 
他們的現任與舊成員都顯示了他們的權力之大,包括:

>幾乎所有民主黨和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

>領導議院的議員和國代。

>企業老闆。

>FBI,CIA,NASA,國防單位(最新消息都要先過濾才能對外公佈,連美國總統都不能知道),其他主要的國家機關,管理內政,外交,商業,法律和財政的高級官員。
 
CFR的角色就是充當共和黨與民主黨政府官員的幕後僱傭中介,從1921年的白宮幕僚開始成立至今,不論誰入駐白宮,CFR的權力與議程都沒變。
 
CFR主張美國和所有國家都犧牲(放棄或臣服)各自的主權成立一個全球性的超級大國,由世界性的中央政府管理。CFR的創辦人Paul Warburg就是羅斯福的心腹智囊成員之一(完全聽取這個人的建議,如同尼遜總統完全聽基辛格的話那樣,或者歐巴馬要聽希拉蕊的話),1950年,他的兒子James對外交關係委員會的人說:不論你喜歡或反對,被迫或同意,我們都會有一個世界政府。
 
(註:這個統一世界的理念跟舊約聖經裡所記載的猶太王野心一樣,相信這個理想的一小批猶太人都成了猶太復國主義 者>Zionism千百年來後浪推前浪要完成這個復國大業,再等多幾百年都可以等,不爭一朝一夕的勝利或幾百年就要改朝換代的王朝,而是更永久千 年不倒的霸業。這批人都看準了武力,金錢和權力的鐵三角關係,用盡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爭取到這三個方面的絕對優勢,一到手就絕不讓任何人從他們手中拿 走,任何人,包括美國總統,如果挑戰他們的既得利益要收回這些權力歸政府管理,連總統都可以暗殺(如肯尼迪),也可以用核子彈先發制人(如以色列用核武威脅其他中東國家),種族大屠殺消滅幾百萬人也早就演練過(如納粹屠殺猶太平民,不過,幾百萬人的數字有可能是報大數),屠殺幾百幾千幾萬人算是小事一件,對他們來說都只是一堆數字,就像銀行裡的錢那樣,多到沒有感覺。
因此,這些人在幾百年甚至更早的幾千年前就已經成功地掌握軍政財的大權,而且更聰明的成為幕後的造王者,永遠不必像換政府那樣被更換,不論選民們換了哪一 個政黨來當政府,還是沒換掉在背後控制政府的少數人,黑影,黑手,比慈禧太後的垂簾聽政更高明,因為沒有人知道幕後的主子是誰,被認出來了也有另一套當好人救世界保護美國的說辭來繼續掩飾其真實野心和獵戶帝國大王代理人的身份)
 
在1992年的必得堡集團會議上,Henry Kissinger>基辛格說:
 
今天,如果聯合國的維和部隊進入洛山磯維持秩序,美國人會很憤怒,但是,明天他們就會很感激。如果有人告訴他 們有來自外界的威脅,不論是真實或可能的,正在威脅我們的生存,他們就不會反對,全世界的人還會懇請全世界的領袖們解救他們脫離邪惡的威脅,還給他們人權,世界政府也保證他們都得到該有的福利。”
 
(註1:這就是古代君主和帝王用來籠絡和收買人心,支持他們去打仗,為他們賣命,還把自己手中的權力交給魅力強 人去領導所有人的做法或技巧,都以救世主的姿態出現,要解救被欺負和受困被欺壓的人,以保衛家園受到外來威脅的侵略為接口,用武力去戰勝敵人,勝利後開始 給人民一點或短暫的甜頭,實現諾言在一片歡騰中開始在幕後鞏固權力,排除異己,狡兔死,走狗烹,只要沒得罪人民,人民照舊有工可做,有飯可吃,有衣可 穿,就沒有人會想要換掉這樣的政府變成一種默許的妥協,同謀,縱容,姑息養奸,讓惡勢力繼續坐大,權力繼續腐敗,直到人民也遭殃,才恍然大悟跟錯人,但 自己命也不保,或者活得很辛苦,都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奴隸,只能當一輩子的順民或愚民,代代相傳,惡性循環
換成現代,格局變得更大,技巧更高明,武力,財力,教育,媒體宣傳等等,多管其下,全方位操弄人心和局勢,玩弄 所有人性的弱點於股掌之中,整個地球都是遊戲場,野心更大,包裝更難識破。而且,只要稍微不清醒,就很容易被說服,跟著被洗腦,成了集體意識中被支配的一 部份聰明人,還是不清醒,很迷茫,卻還以為自己很對,菁英說的很有道理,都沒看到沒人性的部份或盲點)
 
(註2:基辛格就是在70年代當國務卿時鼓勵尼遜總統下達命令秘密轟炸柬埔寨和寮國的軍師,猶太菁英,高級知識份子(實權其實是在基辛格手上,做錯事的話,責任就由總統承擔), 完全違反日內瓦的戰爭公約,犯下所有戰爭罪,在柬埔寨和寮國欺負手無寸鐵的山區居民和少數民族,有系統地用被日內瓦公約禁止的集束炸彈進行種族清洗,導致 寮國,柬埔寨和越南死了幾百萬人。但是他至今還是堅持他當年的決定沒錯,還找到很多理由來辯解,對於無辜被害死的人卻完全不提不談,而且,當年在寮國協助 美軍殺人的殺人魔還被CIA接引到美國避難和過晚年,受到軍方的保護,避免被告上戰爭法庭,牽連到其他人,尤其是基辛格)
 
CFR在1942年以前就已經策劃新世界秩序,聯合國就是由一批自稱為非正式議程集團的CFR成員發起的組織,他們起草了聯合國的初始建議書,交給羅斯福總統,第二天就對外宣布聯合國在1945年成立時,CFR的成員就有超過40名美國代表。
 
(註:聯合國一開始就被設計成以美國為首的世界組織,沒有美國的支持,聯合國就成為辯論大會場,沒有執行和維和的能力和實力。一旦有美國和以色列參與的戰事,聯合國的其他成員國就只能投票和譴責,無法約束,也無法調停爭端,一切還是美國政府或影子政府(Rockefeller,Rothschild,Morgan這些國際銀行家族)說了算)

根據G.William Domhoff教授寫的書,CFR是以大約25人一個小組來操作,每一組人都結合了六大野心家的領袖(企業家,金融家,理想家,軍事家,專業專家如律師,醫生,工會領導人等等),定期討論外交事務個別課題的細節。
 
教授還說:CFR>外交關係理事會雖然沒得到政府的資助,卻看不出他們的決定跟政府的行為有什麼差別,這 個理事會的重要資金來源來自主要的大企業和主要基金會比如說,Rockefeller,Carnegie>卡內基和Ford>福特基金,基金 會主席都是企業的高層主管。
 
(註:這個組織的決定就利用美國的外交政策從國際局勢中獲益賺錢,當然也有其他組織如CIA之類到處製造動亂, 危機和機會,比如讓油價飆升,股票和貨幣大起大落,糧食價格大漲,要備戰和自衛的國家不得不花大錢買入美國製造的武器,流感肆虐給藥劑廠帶來更多訂單,世 界各國被迫搶購大量的疫苗備用,諸如此類,也以此類推,就會明白很多國際局勢背後媒體工作者解讀不出來或者知道了也不會討論的幕後黑手,因為陰謀無法證 實,說錯話還會被告到傾家蕩產或者丟了飯碗)


主要的媒體夥伴
 
CBS新聞總裁Richard Salant(1966-1979)解釋了主要媒體的角色:我們的工作不是要給人們他們要的東西,而是給我們決定要他們知道的東西
 
CBS和其他媒體巨人都控制了我們看到,聽到和讀到一切內容,不論是通過電視,廣播,報章,雜誌,書本,影片和互聯網去獲得他們提供的消息,他們的高層主管和一些記者都出席過必得堡的聚會,條件是什麼都不能報。
 
Rockefeller家族在家族長老David(已經90多歲) 的領導下集大權於手中,但肯定已經是強弩之末。不過,這些年來David領導的Rockefeller的家族成員對媒體的影響力很大,可以通過媒體去左 右輿論,他們對輿論的走向瞭若指掌,就也影響了政局,通過這種微妙的政治腐敗漏洞,他們控制了整個國家,現在把目光轉向主宰全世界
 
必得堡兼洛克菲勒的計謀就是要“讓他們的觀點包裝到很吸引人容易被接受,成為公共政策”(如反恐戰爭,人權,伊朗要製造核武等等)迫使其他各國的領袖臣服於“needs of the Masters of Universe>宇宙主子們的要求”(宇宙主子另有其人,神或魔)。所謂的“free world press>自由世界報章”(CNN之類)只是他們用來宣傳“已經同意和決定的事”的工具。
 
(註:這個做法跟其他資本主義社會和國家的專制獨裁政府一樣的高明,表面上是民主國度,但卻沒有民主之實,一切 都由一個人或極少數人決定,再通過完全被控制的主流媒體,主要報章或假私企真官方的電視台和各大報去宣傳那些要所有人都接受和被迫吞下去的各種委屈,來成 全獨裁者的私人議程和自私目標。共產國家那種毫不掩飾也不高明的官方宣傳和土法煉鋼,比起資本世界裡的獨裁者是可愛多了,雖然天下的烏鴉一般黑,披上羊皮 的狼比裸體的狼還要可怕。美國那些野心家就更厲害,是可以吞下各個大小食人魚的大魚,在食物鏈的最頂端)


CFR控制了美國政府

1947年國家保安法令成立了國防秘書辦事處,從此以後,這個辦事處就委任了14名CFR成員的秘書長
 
從1940年起,每一任的國務卿,除了James Byrnes以外,不是CFR成員就是或同時是TC>三方委員會成員
 
過去80多年,幾乎每一位國家保安和外交政策的幕僚顧問都是CFR成員
 
幾乎全部最高將領和海軍將領都是CFR成員
 
很多總統候選人曾經也一直都是CFR成員,包括Herbert Hoover>胡佛,Adlai Stevenson>史帝文生,Dwight Eisenhower>艾森豪威,John Kennedy>肯尼迪,Richard Nixon>尼遜,Gerald Ford>福特,Jimmy Carter>卡特(也是三方委員會的準會員), George HW Bush>小布希,Bill Clinton>克林頓,John Kerry(前候選人,現任國務卿)以及John McCain(候選人).

許多CIA的主管都曾經也一直都是CFR會員,包括Richard Helmes, James Schlesinger, William Casey, William Webster, Robert Gates, James Woolsey, John Deutsch, George Tenet, Porter Goss, Michael Hayden以及Leon Panetta.

多位財政秘書曾經是也一直都是CFR會員,包括Douglas Dillon, George Schultz, William Simon, James Baker, Nicholas Brady, Lloyd Bentsen, Robert Rubin, Henry Paulson, and Tim Geithner.

當總統們提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選時,CFR的特別小組或顧問們要過目拍板決定接受誰來當大法官,由他們去告訴總統誰會受委任,包括其餘高等法院的管理官員
 

替公眾洗腦(設定程序)
 
根據社會學家Hadley Cantril在1967年出版的書,書中這麼說:
 
政府的心理政治運作手法是個宣傳運動,設計來製造永遠不斷的緊張局勢和操縱不同族群的人來接受某個適時宜的輿論,好讓CFR在世界上達致某些目標。

全世界恐怕只剩下三個國家是完全把美國企業,銀行,資本主義和基督教拒於門外的,就是伊朗,北朝鮮和古巴,北朝鮮的 政府用流氓方式來抵抗帝國主義的侵入與控制,伊朗和古巴政府並沒有像西方主流媒體所形容的那麼壞。尤其是伊朗也出口石油,還壓低價錢,得罪了國際銀行家, 就想方設法找藉口和製造輿論要攻打伊朗
(註:這就是為什麼這個世界永遠都不會太平,台海危機玩完以後就玩南北韓危機,然後再炒作伊朗的核彈計劃,釣魚 台的中日對峙,最近也玩了一下以巴衝突的戲碼,還選在總統選舉之後展開,推高美元和油價,用無辜的巴勒斯坦婦孺老幼的生命換取他們要的財富和進賬。這些人 在全世界每個角落幾乎都有可以玩的籌碼,都預先埋下了必要時可以利用的伏筆)
 
加拿大作家Ken Adachi(1929-1989)也說:
 
大部份美國人相信的公眾輿論其實是精心設計和謹慎撰寫出來的宣傳版本,以便得到他們要的公眾反應
 
(註:比如說在911事件後相信伊拉克有大殺傷力武器如化物,細菌武器等等,美國輿論偏向出兵攻打伊拉克的決定,軍方就出師有名,國家就要撥款轉賬,付納稅人的錢)
 
澳洲學者兼活躍人士Alex Carey(1922-1988)解釋上個世紀三個最重要的時事發展:1。民主的成長;2。企業實力的成長;3。企業宣傳(廣告文宣)的成長,也是企業實力要抵消民主力量的手段
 

控制網絡



。。。。。。續下一篇


如果認為本文值得讓更多人知道,獨享之後請分享,謝謝。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Cigam
Cigam 2019/10/27

盈虛仍有數........往天台

指的該是三峽工程及其水掩大地的影響

Cigam
Cigam 2019/10/27

二四八,三七九

指的是八九年的六四運動

二四八,前缺一

三七九,中缺五

89年6月4日,正是農曆五月初一

十八十八
十八十八 2019/10/22

二四八那段開始

小弟覺得

777說的是香港特首林鄭

Coleman 皈依源頭
@我才是義士...

我只看見中國的人民被中共政府欺負和剝削。我只知連馬雲的全副身家都被中共政府吃掉。

新疆原本是自治區,因為有石油,所以全面被中共政府控制和剝削。香港原本是繁華的商業和金融的自治城市,因為繁華富裕,所以中共政府又想全面控制和剝削。

君子無罪,懷壁其罪。

支持盗賊的就是盗賊。

我只知有很多無耻之徒想擠身中共政府,想從被剝削者成為剝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