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英明
木村英明
木村英明

時空隧道說香港

2008/01/06 20:49:09 網誌分類: 心得
06 Jan

 

多年的感情沉澱,使我總有一種創作的衝動,要寫一部有關時空隧道的小說,來針砭時弊,並於2006年10月在《頭條網》博客城發表了網絡版《時空隧道》,引來不少網友地捨命相隨。《時空隧道》為我帶來了七十萬人次的點擊率,這使凡有些沾沾自喜,但因為私人的原因,我沒有更多的時間讓它善始善終,而是讓它變成了虎頭蛇尾的怪獸,謹此對網友表示歉意。

 

雖然《時空隧道》網絡版創作已到一個段落,但是我創作《時空隧道》的願望至今未有改變。一直希望《時空隧道》可以成書,並希望克服網絡版的不足。

 

我寫本文是為了向諸君交代《時空隧道》的創作因由:八年的香港生活,讓我總覺得進入了時空隧道。以致我總懷疑自己已經穿越了時空,去到了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中國大陸,感覺很怪誕。許多話想說但又害怕被香港的「紅衛兵」、造反派扣上「反革命」的帽子,為了發洩,我用時空隧道這一科幻題材來諷刺時弊。

 

回歸以來,香港彷如進入了香港的「文化大革命」時期。民建聯、自由黨動輒「上崗上線」,隨意給人扣上「反革命」、「工賊」的帽子。搞弄得香港雞犬不寧,連工會也害怕被人當作「工賊劉少奇」來批鬥,為了避嫌,工會一次次組織群眾上街「宣傳階級鬥爭為綱」以此來粉飾太平,順手牽羊地沾杯水酒。不說你不知道:工會的康樂主任原來是陪酒的。其唯一長處就是飲酒。至於鄔人大、曾人大之流,有人說是狂犬。我總覺得狂犬太嚇人。以某之見,將他們和「文吝」姚文元相比,似乎又太抬舉他們了。因為他們的文筆和姚文元相比,有天淵之別。姚文元的文筆屬於「在天」的一類,而兩位人大的「文采」屬於「在淵」。不如把他們比作嚮尾蛇。即使你不被牠咬一口,祗要見一見,也足以讓你「十年怕草繩」。

 

這一切,讓現今生活在香港的我彷如置身於「文化大革命」的中國。說不定哪一天,正當香港的中小學生還在上課的時候,校長突然來到課室通知:「下午停課,上街去宣傳」或者「去大會堂為江主席鞠躬」……

 

如果遇上這樣的情況,你會怎樣?我想:我會從口袋裡掏出印有毛澤東頭像的人民幣焚香禱告:「毛主席保佑香港……」

回應 (3)
我要發表
禪一
禪一 2008/01/14 15:07:36 回覆
非常理解,也祝福之倫之樂。
木村英明
木村英明 2008/01/14 07:51:04 回覆
@禪一...
情非得已!自從妻兒來港,我已經將寫作的時間還給了家人。看到自己跌出「十大」,我也心痛!
禪一
禪一 2008/01/13 13:43:53 回覆
楊兄的作品一針見血,針針到肉,就是產量太低了.
user

已關注

最新回應

wongi
wongi 2020/01/12

送上星星。

啊!很精彩的春聯。

wongi
wongi 2019/11/27

送上星星。

旅遊也要注意禮儀,免得自己的民族蒙羞。

木村英明
木村英明 2019/11/08

此文已增補内容!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10/19

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