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失去尊重 才知尊重的重要

2016/10/13 14:57:21 網誌分類: 生活
13 Oct
        立法會昨日召開大會,先由議員宣誓就職,再由議員投票選舉主席。結局是一個「亂」字。這場混亂,早已預見,而且混亂才剛開始,只會愈演愈烈。

        昨日上午第一場混亂是宣誓時出現,多名本土派議員在宣誓時「加料」,三位議員游蕙禎、梁頌恆和姚松炎的宣誓未被秘書長陳維安接納,即未能完成宣誓就職議員。

        到下午第二場混亂是議員選舉立法會主席,由最資深的議員、泛民的梁耀忠主持,三名未能宣誓就職的議員按法律並未成為議員,本應不能出席會議,但梁耀忠准許未完成宣誓的議員出席會議發言,已惹起建制派議員的不滿。

        但泛民和本土派又質疑角逐主席的經民聯議員梁君彥,指他未能證明他放棄了英籍,因為梁君彥只有英國政府證明他已放棄英國公民身份的文件副本,所以認為梁君彥不能參選主席。及後梁君彥收到英國政府的文件正本並交立法會秘書處,本土派的游蕙禎又質疑梁君彥是否有其他國籍,總之爭論就沒完沒了。若然你睇完不知他們在拗甚麼,這正正是立法會內發生事情。

        政見不同本來無問題,但部份議員宣誓的內容,卻到達完全過界的地步,特別是青年新政游蕙禎和梁頌恆的誓詞。

        青年新政梁頌恆以英文宣誓,他把China(中國)讀成「支那」。青年新政另一成員游蕙禎亦以英文宣誓,在誓言中加插「為香港民族效忠,維護保衞香港價值」。她以英文讀誓辭時,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英文「People''sRepublicofChina」中的Republic讀成「Re-fxxking」(與英文粗口同音,可譯作「再操你」),China讀成「支那」。

        有記者問游蕙禎這樣讀是否故意時,游蕙禎辯稱純粹口音問題。甚麼事情也可以玩,用粗口來取代一個國家的名稱,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對中國的稱謂「支那」來稱呼中國,就完全是侮辱的行為,連一點對人基本的尊重都沒有。

        Republic即共和國,相對於傳統的神權與君主政體,共和體制是一種現代主要政體模式,共和政體下國家的最高執政者不是君主,而是按法律而選出。中國現代共和國政體之確立,先在一九一一年推翻滿清君主政府建立中華民國,再在一九四九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的共和政體,是由幾代人流血換回來的。

        「支那」原是古代印度等地對中國的稱謂,傳到日本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外務省開始追隨軍部,稱呼中國為「支那」,添上劣等之國的味道,日本要建立「大東亞共榮圈」,吞併「支那」。用二戰時日本對中國的侮辱性稱謂來稱呼中國,其動機不言而喻。中國人前仆後繼地對抗日本軍國主義,才換回中國人今天的自由生活,不用做亡國奴,中國軍民在二戰抗日期間死亡人數逾二千萬。

        我們經常把言論自由掛在口邊,但講自由之餘,也應該對自己、對他人有尊重。當很多人使用語言暴力,對他人毫不尊重時,我們才突然發現,尊重原來如此重要。

        不滿意政府,不等如可以侮辱國家,更不可以用粗口污損國家。即使有些人不將中國當成祖國,把她當成鄰邦,可以用粗口鬧鄰國嗎?若然是兩國之間發生這些事情,可以挑起一場戰爭。中國是香港的祖國,但她有義務忍受香港人辱罵她嗎?

        做人應該有底線,有一些事情不可以做,做議員更應如此。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木子
木子 2020/12/11

盧sir, 以香港目前的政治生態,就算政府想進入“作戰模式” ,醫護人員會合作咩?佢地可以用 “返工模式” 不再因政治目的而罷工、怠工,已經可以還得神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