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溝通

2017/11/08 10:11:06 網誌分類: 生活
08 Nov
        在上海拍電視,早出晚歸,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在上海請的老司機,看看天黑了,我們回到車上了,以為可以回酒店收工,結果得知還有兩個地點要拍,雙眼翻白,覺得命都沒有了。

        這便是出外景的常態。

        這天晚上最後一站拍消夜的「大腸麵」,到了目的地,我跟老司機說,把車停在一邊,我們一起吃麵去,他顯得有點生氣,把頭一扭說:不去!

        司機不能鬧情緒,他一鬧情緒會連累拍攝大事,於是第二天上了車就挑他有興趣的話題聊天,結果知道他常受警察的氣,便跟他一起破口罵警察,他是山東人,在上海住了幾十年,罵起人來山東粗口跟上海粗口比翼齊飛,我也諳此道,與他連成雙響炮。他心情大好,臉色由黑轉為紅潤。正巧這天午飯時間到了我最喜歡的「阿娘麵」附近,等他停好了車,拉他隨大隊一齊吃麵,吃的是上海灘上最好吃的「蟹粉拌麵」,一碗下肚,老司機滿臉油光,贊不絕口,我說這裏的葱油肉絲麵也極好,來一碗?不等他推搪,就跟他一人來了一碗,吃得滿嘴油花,相視而笑。

        就此打開話閘,在車上有說有笑,說各自在上海的經歷,說如何看上海幾十年的變遷,說窮的時候有窮開心,說有錢的時候反倒多了煩惱,東拉西扯,言不及義,甚愉快,心情和工作由此順暢。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