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暴民.順民

2019/07/11 04:13:19 網誌分類: 生活
11 Jul
          你道歉了,他們說,你沒鞠躬。

          你鞠躬了,他們說,你沒跪下。

          你跪下了,他們說,你跪的不是玻璃。

          你說條例壽終正寢,他們說,你沒說「撤回」二字。

          你說我會檢討我會聆聽我會改,他們說,我要特赦我要搜捕警察我要解散立法會我要真普選。

          四個字:貪得無厭。再四個字:誓不罷休。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特首由跪低那一刻開始,就注定要走進棋盤上這死局。親子專家從來都不主張父母向賴地的孩子屈服,如果子女為了想要的東西在大庭廣眾捵地嚎哭,專家都是教父母由他哭個飽,或者直接把他帶回家終止本來節目作懲罰。沒有人會教爸媽向鬧事的孩子跪地求饒,沒有人會教父母對發飆的子女千依百順,因為這是很壞的教育,這種縱容只會養出更惡的惡魔。 

          所以,你不撤他們遊行,你暫緩他們一樣遊行。

          遊行完他們圍你,圍你沒反應他們攻你。

          攻你你撤退,他們破壞;破壞完發現太難看他們罵你,罵你奸狡擺空城計陷害我。

          總之甚麼錯都是你的錯。

          沒人問為甚麼警察不阻止你就要破壞?紅綠燈前沒警察你都會停車,為甚麼立法會內沒警察你們就失掉常性搶劫打砸?人與野獸的最大分別就是自制能力,如果你們連基本人類自控本能都失去,憑甚麼把香港的未來交給你?

          如果惡可以解決問題,我們從此不需要法律不需要秩序;如果惡人才會得到重視,從此沒有人願意守法願意乖乖做順民。

          那天特首的「壽終正寢」是全面投降,向民粹向暴民傾斜的結果,就是會連順民的耐性都磨滅掉。大家留意林鄭的話中有這麼一句:「有數以百萬計人士遊行表達意見」,那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病徵,她已經開始相信反對派的謊言,而無視警方和學者有根有據的數據了。

          跪低,不會贏回他們,卻會失去所有。

        屈穎妍
回應 (8)
我要發表
PC
PC 2019/07/16 07:59:27 回覆

很灰心的,明明改例本身没有問題,但可以被攪局,扣帽子,改個香港人担心的名字,就可以把香港攪成這一個局面,我看過修例的内容,絶對没有問題,試問有幾多個出來遊行的市民有看過這一份文件?看過而不懂但出來反對的市民是不求知,没有看過而反對的市民更加是無知,要怪的只是特首做小了宣傳的功夫,没有做錯而要認錯更令人覺得悲哀。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07/13 17:02:46 回覆

炎澄魂字:To 穎妍姊--坦言我覺得"泛民"或"反對浱"在當前的局勢也許取得"上風",但卻"並沒贏",只是你們這些"建制派""自以為""輸了"而已...........

2019/713 1701 炎字(喝青島啤中)


Catherine
Catherine 2019/07/12 12:37:40 回覆

暴政.平民

 2019-07-12

  你道歉了,但你沒說對不起,也確實沒有鞠躬。

  一百萬人上街了,你沒有聆聽,也沒有回應。

   《議事規則》中只有「撤回」和「押後」,沒有「壽終正寢」。

   你說我會檢討我會聆聽我會改,然後呢?

    他們說,我要特赦我要搜捕警察我要解散立法會我要真普選,你有檢討、聆聽、改善嗎? 

  四個字:我要回應。再四個字:誓不罷休。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特首從來不是容易擔任的職位,你肩負的是社會責任,是每位香港人的期望。由你沈默的那一刻開始,就注定要走進棋盤上這死局。親子專家從來都不主張父母向賴地的孩子屈服,但教育局也建議父母「每日暫停十分鐘,聽聽少年心底夢」。到底子女是為了甚麼想要的東西而在大庭廣眾捵地嚎哭?是一些無理的要求?還是你提出了無理的要求?鬧事,從來都不是成功的爭取方式,但除了鬧事,君不見孩子們早已跪地求饒,一而再再而三地說不,現在發飆的是父母還是子女?「縱容」又是何種層面的說法?

  請留意,我們要求的「撤回」,而不是「暫緩」,更不是「壽終正寢」。 

  遊行是平民選擇向政府表達意願的一種方法,表達了一次,你沒回應,表達了第二次,你還是沒回應。表達第三次的時候,你卻責備平民破壞了玻璃。

  遊行了,你沈默,裝作看不見;各界用盡方法、不同媒體/平台促請回應,你仍然沈默;最後,平民破壞了,你們罵,罵我們暴徒暴動破壞社會安寧。

  難道你沒有錯?

  很多人都問為甚麼你在開始之初不出來回應?和平遊行示威不出來回應,有人為此事抑鬱憂慮喪生,你不出來回應。就僅僅為了立法會被破壞了才出來責備。人與野獸的最大分別是知廉恥,辨善惡,如果你連基本人類良知都能失去,憑甚麼把香港的未來交給你?

  如果善良和平可以解決問題,我們不會選擇破壞。若然平民罔顧了法律和秩序去作出破壞,你也罔顧了平民的聲音意願;請勿本末倒置。如果需作惡才會得到重視,平民乖乖守法做順民又有何用。

  2019615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將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以便政府有足夠時間重新諮詢,向公眾作更多解說,並宣布不會為此過程定下時限,但沒有明確表明會否撤回草案,然而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第64款,法案提交立法會首讀後,只有押後或撤回法案,並沒有暫緩一說,而根據《議事規則》第29款,在第六屆立法會於20207月完結前,政府只須就押後二讀的法案提供12整日的通知期,即可恢復條例草案二讀。

   將警察和平民握到戰場上的,從來不是平民。這場仗,注定怎樣都是輸。失去所有的,不會只有你一個。

Barry
Barry 2019/07/11 18:38:40 回覆

四個字:年青人—得寸進尺;林鄭—慘不忍睹。

已故李光耀在港大說得對,民主只會帶來退步……。

在文化、道德、品格低的地方,特別是亞洲地區(除了日本),不能走上高度民主化的地步。至少,不能任意破壞社會秩序,政府要高度壓制。

例如:共享單車,為甚麼只能在歐洲城市成功營運,香港,甚至國內城市,都失敗。

又例如,香港人嚮往的芬蘭教育,能在香港成功推行嗎?百份之一百不能。一班班校長及老師走去考察,太天真吧!香港的教育文化是贏在起跑線,賺錢多才是出色的。沒有良好的道德及品格支配,談什麼教育。沒有同理心的思維,只有自我中心的文化,講什麼民主呀!

小燕子
小燕子 2019/07/11 17:54:25 回覆

我覺得說得好對。小孩子不斷試你低線,越就佢,佢就會越要求多。因為佢地知道媽媽係愛佢嘅,所以造就了今日嘅港孩。如果將佢地放洋,看看他們還可以扭計嗎?

淺雪
淺雪 2019/07/11 15:03:23 回覆

所謂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香港現在已病重沉痾..人性已扭曲..

Peter Chan
Peter Chan 2019/07/11 14:44:19 回覆

請考慮揭開泛民以反修例而做選舉工程的騙人技倆。不少人以為香港有那些偉大的議员和青年为頂住中國修例的壓力而支持甚至参與行動, 不自覺是为泛民助選。

如果點醒大眾, 這是選舉工程, 市民会想到, 他支持青年實在最终支持那些泛民議員當選, 有私利時大眾会有介心。

泛民一向打中國牌作皇牌, 走安倍,特朗普, 蔡英文的路, 今次再打黑警牌, 甚至到各區扰乱, 朋友成仇, 他們人多眾, 政府也不能应付。希望揭穿其真正目的是区選和立選, 部分支持者不再参與, 根本不用理他們, 不值得勞氣。

暮跖
暮跖 2019/07/11 12:45:39 回覆

英籍正氣哥:港人勿活在西方民主幻影中

圖:Peter七月一日目睹示威者暴力破壞立法會,翌日他憂心忡忡地再回到現場,看到立法會大樓劫後滿目瘡痍感到傷心   

暴徒是癲狗,辱警助暴的反對派議員應受刑責入獄   

七一暴徒毀立法會、屯門「兇」老伯、夜演「佔旺」,接連的暴力示威搗亂香港家園,視香港為家的英籍港人Peter Bentley痛心疾首,斥責暴徒是癲狗、辱警助暴的反對派議員應受刑責入獄、香港主流媒體不說實話、頻說香港壞話的彭定康更是一條滑溜溜邪惡的蛇(Patten is like a slithery evil snake)。   

大半生在香港生活、在內地工作的Peter以親身感受,勸勉香港年輕人不要活在幻想中的西方國度,應回內地認識中國,才不會被政客消費、被網上片面資訊誤導。   

一名退休英國人Peter Bentley七月一日在遊行隊伍中,目睹示威者搗毀立法會的暴力,翌日大清早他憂心忡忡地再回到現場,看到立法會大樓劫後滿目瘡痍,Peter傷心的樣子被美聯社記者注意到,即場做了視像訪問,這段沒有站在反華立場的「鬼佬」訪問,瞬即在網絡爆紅。   

Peter日前接受《大公報》訪問說他只是一名愛香港、愛中國,餘生老死在香港的普通人,說的都是真心話:「示威者包圍屯門公園的跳舞者、『佔領』旺角,這些與爭取民主有關係嗎?香港年輕人完全錯誤理解民主。」Peter再次「肉緊」地說。   

來自英國的Peter在1981年移居香港,任職香港生產力促進局的工業部分區項目經理,香港回歸前一年,1996年他獲聘在內地的外資企業從事銷售半導體等高科技設備,直至2013年退休。   

居港近40年的Peter大半生內地、香港兩邊走,周一至周五在內地工作,周六回港與家人團聚,是一名熟悉中國國情的外籍「香港通」。   

在港落地生根的Peter以粵語說自己是「鬼佬」,他笑稱只有皮膚、頭髮與我們不同,香港不分種族,人人平等的自由社會,是他愛香港、入籍香港做香港人的原因。   

西方媒體及香港媒體長期報道偏頗,習慣反華   

Peter又以普通話說「你是我們的一家人」。Peter指這句說話是他在內地工作時聽得最多的一句說話,他讚揚內地人從不排斥他,不會視他為「老外」,Peter已退休五年,朋友圈子大部分仍是內地朋友及香港朋友,而非「鬼佬」。   

不過,他指出,西方媒體及香港媒體長期報道偏頗,習慣反華,形容中國是邪惡國家。   

當年他在廣東工作,發現的真相是,內地經濟繁榮發展,外企投資湧現,大家開心滿足,感受到的是自由貿易。Peter直說「中國是一個自由地方China is a free place」。   

示威者根本不知道西方國家的真正模樣,香港的年輕示威者活在自己想像的西方民主幻影中,實情與他們想像的根本不同   

而這名視香港如天堂般美好的「鬼佬」,看到示威者揮舞英國國旗「戀殖」,反對派頻頻勾連美國向港府施壓,Peter用手指指着頭腦,說他們是「腦殘」:「他們(示威者)根本不知道西方國家的真正模樣,香港的年輕示威者活在自己想像的西方民主幻影中,實情與他們想像的根本不同,美國有人權嗎?美國社會充斥着不平等,選舉時可以買選票,賄賂問題嚴重。」   

至於他的祖國英國,Peter指現時英國政治氣候一團糟,種族問題嚴重,無論你是白人、黑人還是印度人,互相憎恨,社會問題叢生。他看着《大公報》拍攝到示威者以激光照射警員眼睛的報道,Peter怒罵暴徒辱警挑戰警權的行為,若發生在1997前,警方已是真子彈還擊了,示威者會死傷無數:「我好肯定駐守添馬艦的英軍會進場平暴,催淚彈、荷槍實彈、警棍撲頭等,法國、德國、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平暴手法都是這樣。」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711/317505.html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暮跖
暮跖 2019/07/18

在網上看到一段發人心醒的好文章:

 美國為甚麽要搞亂香港,因為老美唔保護香港是個適宜美元市場,當無左,就係美元霸權崩潰的開始。

當有人不停鼓勵大家將香港資産全換美元時,大家試試重溫美國大蕭條時代係點樣的,如果美元崩潰,情況祗有更差…… 美國如果失去美元霸權會變成怎樣,美元即時變廢紙, 存款美國銀行的更甚.....。

看看1929到1941的大蕭條就知道 在1929到1941的美國大蕭條中:

- 股市失去了90%的市值。 - 差不多11000銀行倒閉,讓很多人失去所有積蓄。

- 在1929年失業率大概3%。在1933年失業率是25%,4人中有1人失業。

- 平均家庭收入跌了4成。 - 多於10億銀行存款失去因為銀行倒閉。 - 大約30萬公司倒閉 - 數以十萬計的家庭因為不能負擔按揭而被逼遷。

- 百萬人從中西部的“塵碗”區(Dust Bowl region in the Midwest)遷走。約20萬人搬去加州。

Barry
Barry 2019/07/18

中國有紅衛兵,有非洲豬瘟。香港則有「乞」衣青,有美國畜疫。

面對瘟疫、戰爭,敵人不是最可怕,最可怕的是背叛者,反骨仔。

香港的反骨仔有田北俊、周梁淑儀等。由23條開始的背叛,對梁振英先生的批判,如今對政府的落毒,爆出負能量,香港內重傷了。

還有的流浪狗,依靠風光者,背離落難人。行會重要人物的陳智思,一樣是縮頭龜反骨仔。他的專欄,最近所有講的,對政局全無關系。由背離葉劉,轉移依靠林鄭,現在失蹤。

PC
PC 2019/07/18

本來是黑色的服裝,為了不想被人覺得是同道,早已經收起了,很多不合理的行為變成真理,把暴徒稱作英雄,近日什至連新聞也不想看,香港再是這樣下去,完了。

Barry
Barry 2019/07/16

無23條,沒法制止。

看看沙田新城,客服員工、停車場管理員,真是無辜。有人不適,有人被嚇哭。再看看這群人渣廢青的表情,真不知所謂。如果有員工是你們家人,你們會怎樣?傻啦,腦殘廢青會識想?

幾時會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