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慧慈
張慧慈
張慧慈

恐懼的力量

2019/08/09 04:12:37 網誌分類: 生活
09 Aug
          近月很多香港人都活在恐懼中,無論是普羅市民、社運抗爭者、警務人員,甚至是議員高官。

          對某種刺激產生的恐懼感,源自深層大腦的杏仁核;它可以是先天基因的反應,亦可以是後天習得。恐懼最基本的作用是保護生命,提升戰鬥力量或遠離威脅;但恐懼也會讓人缺乏行動力,固守安全區,出現「溫水煮蛙」的後果。

          活在今天的香港,有人恐懼經濟下滑影響生計樓價,有人恐懼失去法治自由,有人怕白色恐怖,也有人驚香港會淪為暴力都市。雖然無人喜歡恐懼,可是研究發現恐懼是人類「成佛」或「成魔」的導體,真正了解恐懼的人,才有機會成為捨己為人的勇者。自恃無畏無懼的人,反而有機會成為向社會施予最大暴力的狂人。

          社會神經學家艾比蓋爾.馬許(Abigail Marsh)發現,不少心理變態者屬「無法辨識他人恐懼」的人。由於生物遇到恐懼或前景未知的反應,最直接的保護機制就是使用暴力,故此所有人都有暴力因子;可是右側杏仁核能辨識別人的恐懼,從而抑制暴力。換個角度說,有暴力傾向的人一般都缺乏同理心,大腦杏仁核「生病」了。而真正的英雄也有恐懼,只是其大腦對別人痛苦和恐懼更敏感,所以能勇於救助他人,甚至自我犧牲。

          真正明白恐懼還能勇敢的人,才是真正的仁勇之士。

        張慧慈
回應 (1)
我要發表
KING.
KING. 2019/08/11 21:53:05 回覆

user

最新回應

愛國者飛彈
愛國者飛彈 2019/08/20

澳門人普遍比香港人愛國,因為澳門人不會認同葡萄牙人的統治(含污腐敗),而且在澳門只要是中國人開的學校都是親北京,國民教育早在1999年回歸前已有,澳門學校每日昇五星紅旗唱國歌,這對澳門人來說是理所當然而不認為是洗腦,所以,同為一國兩制之地,澳門是主權未回歸前人心早已回歸,香港是主權早已回歸但人心遲遲未回歸

KING.
KING. 2019/08/11

木子
木子 2019/08/07

政治的訴求一定要通過政治方式解決,懂嗎?民眾的聲音不是應該通過他們民意的代表在議會發聲的嗎?要是上街就能解決政治問題,那要議會做甚麼?

有一半以上的選民不喜歡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可以通過上街要求撤回選舉結果嗎?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支持者歷來都是一半半的,要是每回都有另一半反對派用上街推翻議決,這民主還怎麼走下去?那還要不要選舉?

非會員
非會員 2019/08/06

古今中外有沒有信息,低民望的領導班子又是什麼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