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記憶追蹤

2019/08/14 04:12:38 網誌分類: 生活
14 Aug
          因為有了一次斷片事件,這些日子有意無意間會測驗自己的記憶力。有一天,突然想起一部日本電影,其中有段情節是日本軍國主義大盛之時,參戰新兵在街道上列隊趕赴戰場,民眾揮旗歡送。在人聲鼎沸中,一對男女不理世間紛亂,只顧在家中瘋狂做愛。

          我記得這部電影的名字有四個字,但究竟是哪四個字,則想了半天都想不起來。跳到腦際的,是另一部電影《楢山節考》。我也不知為甚麼會想起《楢山節考》,只是想記起那部電影的戲名就想不起來,然後,想起了《楢山節考》的導演是今村昌平,那另一部戲的導演叫甚麼名字呢?想起來了,叫大島渚。接着,那部電影的名字也跳了出來:《感官世界》。

          這樣的記憶追蹤,有點像查案,順着思路追下去,我為甚麼會突然想起《感官世界》這部電影呢?那天正好是台灣打颱風,台灣的朋友說外面狂風暴雨,他呆在家中看書喝茶,跟窗外形成了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這「兩個世界」的意境,令我想起了《感官世界》那對瘋狂世道裏沉醉在兩人世界的男女。

          他們雖然沉溺於瘋狂的性愛,但獨善其身,沒有受瘋狂的世界影響,也沒有為瘋狂世界添柴加炭,火上澆油。然後大概你也明白了,令我將台灣打風跟這對男女聯想起的真正的環境因素,就是今日香港的亂世。這潭渾水,把多少人攪了進去,又有多少人可以「躲進小樓成一統」?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