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香港最後要乜冇乜

2019/08/14 04:13:06 網誌分類: 生活
14 Aug
          香港示威持續,激進示威者掟磚、放火、掟汽油彈,但又期望毫無損傷,這如一個童話世界,大家還活在夢中,不知開槍流血的危機有多麼近。

          香港這場亂局大體上有三個可能的結局,第一、攬炒成功。最激進的「焦土派」提出攬炒目標,他們想與特區政府、甚至與中央政府攬炒。若然成功,推翻了特區政府,找他們喜歡的人上台執政,甚至改變制度,全面普選、香港獨立。

          第二、流血收場。激烈的群眾運動,最普遍的終止的方式是大面積流血收場,當大家見到很多血才識驚,支持運動的人劇減,運動最後有疾而終。當香港亂得太過份的時候,香港會戒嚴,甚至進入緊急狀態,內地會派武警甚至解放軍介入。到時,鎮壓暴動就會用真槍實彈,再不是布袋彈或者橡膠子彈,這將是一個慘痛的結局。

          第三、香港自炒。「焦土派」想攬炒,最後炒不低香港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只炒低了香港。經濟大幅倒退,出現大面積的裁員減薪,甚至成為香港發展由盛轉衰的轉捩點。

           我相信出現第一種情況的機會相當渺茫,「時代革命」最後只能在流血收場或香港自炒兩個套餐當中,二選其一,對香港而言,都是悲劇收場。示威者周一湧去機場,機管局決定下午停飛所有航班,到昨早六時,機場才開始逐步恢復運作,但內地國航和東航的航班都不飛來香港,轉飛深圳,國家民航局已聲言會調動大灣區的運力協助疏導南下的旅客。客觀效果是,香港這個國際航運中心已經聲譽大損,若亂局持續,香港機場的業務將大幅轉移到內地機場。

          我早前已經講過,自七月二日內地官方媒體大幅宣傳香港的亂事開始,這個多月以來,內媒報道香港亂局完全沒有停過,而且逐步升溫。內地人對香港的混亂深感驚恐和厭煩,香港不再是他們過去理想中的自由天堂,而是一個資本主義亂世,要避之則吉。內地人對香港態度的根本改變,對旅遊和商貿有沉重打擊,對香港有極深遠的影響。

           「亂局平定,香港玩完」,恐怕是一種宿命,要看香港人有無智慧,可以逃離此一宿命。怕只怕亂事過後,香港最後「要乜冇乜」。第一、不會推翻特區政府,更遑論推翻中央政府。即使特首林鄭辦事不力,但阿爺面對壓力,不會屈服,更會力撐,主要原因是不能夠你一上街,政府就要答應所有的要求,否則將來的亂事將沒完沒了。所以,群眾的壓力愈大,阿爺的反彈力度將愈大。

          第二、更少民主自由。年輕示威者希望香港有雙普選,希望獲得民主自由。但在阿爺眼中,香港只是實施了半吊子的民主,已經搞得這麼亂,又怎會讓香港實行全面的民主呢?尤有甚者,若亂事停不了,中央被逼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很多人權和自由的保障都會暫停,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作出各種緊急法令,封報館、禁網媒、沒有搜查令可以入屋搜查和拘捕,如果香港囚禁犯人的地方不足,甚至可以把大量被拘捕的示威者遣返內地囚禁。不要說我危言聳聽,緊急狀態就是如此,這是一個很悲慘的狀況。年輕人上街想爭取自由,結果不增反減;遊行要反送中,結果在緊急狀態之下,隨時會送中。

          第三、經濟自炒。香港的激進份子與香港政府攬炒,最後當然炒不低政府,只會炒低香港經濟。這樣,香港經濟將衰過「沙士」,因為二○○三年「沙士」,只是一場傳染病,病好了,走了的人都會回來。香港今次可能染上了政治的癌症,不是那麼容易醫好,很多生意走了,便不會回來。特別阿爺有心要隔離香港對內地的壞影響的話,香港求仁得仁,內地的生意,將減少來香港。真的是「今日台灣,明日香港」,大學畢業生如台灣那樣,只有五千元月薪。

          香港童話式的示威這樣盲玩下去,不會有好結果!這條船不到達彼岸,在大海中就向下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1)
我要發表
暮跖
暮跖 2019/08/14 13:45:42 回覆

*港鬧的背后,美國正在洗劫世界!

港獨 港鬧的背后,美國正在洗劫世界! 經濟歷史是由一幕幕的插曲構成,它們都是奠基于謬誤與謊,而不是真理。這代表著賺大錢的途徑,我們僅需要辨識前提為錯誤的趨勢,順勢操作,并在它被拆穿以前及時脫身。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香港形勢頗為混亂,在以英美集團為主的反華勢力推動下,暴徒們瘋狂的襲擊著任何可以破壞和平大局的目標。

注:以下用香港的英文名縮寫Hong Kong代替。

2019年7月21日,當示威游行隊伍來到中聯辦香港事務處后,不僅沖撞代表中央權威的政府機構,更是把墨水等污穢之物潑向象征著國家主權和尊嚴的國徽! HK之亂不是一城一池之事,也不是人權和民主的爭論,而是美國對我們發起的一場有預謀、有計劃的金融攻勢。

同理,看待HK問題也不能局限在東亞或者東南亞,而要置身于全球大格局的視野中,因為它與遠在萬里之外的英國政局變動,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事實上,HK的暴亂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五年前,也就是2014年,在某些媒體和獨立分子的煽動下,HK就爆發了性質極其惡劣的占中事件。 與此同時,台灣方面也因服貿問題,發生了所謂“太陽花革命”的動亂。

而兩起動亂在時間點上,剛好與美聯儲加息的周期步調一致。2014年,美聯儲宣布將在2015年結束QE(貨幣量化寬松政策),進入加息階段。 這里面有什么聯系呢? 我們在前文說過,加息就是增加貸款利息與存款利息,對市場的影響是會加速現金流回到銀行。

基于美元是全球通用貨幣的現實,作為美國央行的美聯儲加息,必然會吸引全球資本回流美國,而走勢強勁的美元指數也會讓其他國家貨幣相對貶值,直接引發資本出逃。 眾所周知,國際資本有避險的天性。

當一個國家或臨近區域處于危機或危機即將爆發的邊緣時,國際資本就會從該國撤離。 縱觀整個2014年,中國周邊可謂是危機不斷,先是有HK非法占中事件,再是台灣省的“太陽花運動”,最后連東南亞臨近中國的緬甸,也很巧合的爆發了“內戰”。 顯而易見,當地區危機配合美聯儲加息的風聲,足以觸動以追利逐潤的國際資本從中國撤離。 尤其是爆發在HK的占中事件,其影響是所有連環危機中最深刻的。

原因很簡單,HK是當時中國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交易中心,也是國際資本向中國轉移資金的承接點,更是中國唯一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金融中心。百分之80的外企來華投資,均會在HK進行貨幣清算和上市等業務。 由此可見,HK若是大亂帶來的威脅再配合以美聯儲加息的誘惑,國際資本必然從此地撤離,并回流至美國。 而今天發生在HK的動亂,亦與當年的危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我們先來看一條新聞。 7月12日,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罕見的發布警告稱:稱美國政府正面臨現金短缺的風險,并且比預期來的要早。

隨后,這條新聞迅速的登上了CNN、NBC、華盛頓郵報等美國主流媒體的頭版頭條。 美國缺錢其實一點也不意外,其國家債務早與GDP持平。再加上特朗普的稅改政策致使中央稅收減少,美國政府有錢才怪呢。 問題來了:美國政府要如何解決沒錢的問題呢? 歷史給了我們答案,那就是利用美元周期性的擴張和收縮,來洗劫全球所有國家的財富以填飽自身。

具體操作大致如下: 通過降息釋放出大量流通現金——國際資本拿著這些現金去全球各地投資,并利用初始投資金額撬動當地金融部門的貸款——當全球經濟進入繁榮期后,美聯儲宣布加息——加息導致全球美元減少,而大部分國家依賴國際貿易生存,當他們沒有足夠的美元購買到維持國家正常運轉的產品時,國內就會出現通貨膨脹——通貨膨脹之下,多國貨幣就會瘋狂貶值,并最終釀成經濟危機——到了這個地步,國際游資就可以手持足夠多的美元,用極低的價格收割全球各大企業。 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 當年華爾街游資就是用這套辦法,在一夜之間,以不到百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俄羅斯自蘇聯時代以來積累下的高達30萬億美元的產業。 美國要想達成這個規模龐大的戰略目標,需要滿足

兩個前提條件:

第一、美聯儲領銜全球央行降息 只有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央行都進行降息,企業家們才能獲得足夠的現金,去全球各地投資建設,刺激各國經濟新一輪增長。 這一點美國已經滿足了。 6月4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芝加哥表示,美聯儲對降息持開放態度。隨后,新西蘭、澳大利亞、韓國等多國央行火速進入降息模式。

第二、防止降息釋放出的資金流向中國 為什么要做到這一點呢?大家注意美國周期性剝削全球經濟的過程,其中最為重要的環節,就是讓大部分國家陷入通貨膨脹,因為只有通貨膨脹中的貨幣貶值,才能讓美國的游資以低價收割產業。

那么,通貨膨脹的前提是什么呢? 前提是大部分國家都依賴于國家貿易,當加息導致全球美元減少后,他們就沒有足夠的美元去國際市場上購買到維持國家正常運轉的產品。 可中國完全不同,我們不僅是全球最大的美元外匯儲備國,更是全球唯一一個擁有完整工業體系的國家。

只要中國的外匯能夠買到足夠多的工業原材料,我們就能生產一切社會必需品,并最大限度的維持國家正常運轉。 更為重要的是,由于中國全產業鏈與供應鏈的優勢,降息釋放出來的流動資金,大部分會涌向中國進行產業變現。 蘋果公司就曾在月初宣布,將唯一在美國生產的產品MACpro轉移到中國。 到了那個時候,即便美國瘋狂提升加息的點數,也無法完成經濟收割計劃。

兩點原因:

第一、降息所釋放出來的流動現金,早已在中國完成從資金到固定產業的轉變。

第二、人民幣是全球最堅挺的貨幣,只要美國打不垮人民幣,就無法完成收割計劃最重要的一步,即通貨膨脹。 因此,美國要想順利的完成新一輪經濟收割計劃,就必須從源頭上遏制國際資本向中國轉移的可能性。 這個源頭,就是國際資本向中國轉移時,提供資金承接業務的金融中心。

當前,具備全球影響力,并為中國提供資金及貨幣結算業務的國際中心有兩個:一個是英國倫敦,它在特蕾莎梅時期成為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交易中心;一個是中國香港,它是我們目前唯一掌握的國際金融中心。 我們再來看一條新聞: ——北京時間23日晚,英國前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以巨大票數優勢(92153票)擊敗外交大臣亨特(46656票),他將于24日正式履新英國首相一職。

鮑里斯此人,是白宮在英國經營三年來最大的成果,他被喻為英國的特朗普,在對華及HK問題上特別強硬。 來感受下鮑里斯曾經對中國的評價畫風: ——至于中國的軍事力量——硬實力——我們的恐懼恐怕有點過度。雖然中國擁有250萬軍人,但對于一個世界大國來說,只有20枚遠程導彈可以使用,可能只會是一場短暫的煙花表演。

曾在布萊爾內閣制定英國經濟政策的羅思義對其評價道:鮑里斯.約翰遜執行的政策,是讓英國像哈巴狗一樣聽從美國指令行事,或者把英國變成美國的第51個州 ,即便沒有投票權。 隨著鮑里斯的當選,英國將從卡梅倫時期的中國的“歐洲橋頭堡”變成美國的“反華馬前卒”。

顯而易見,HK的動亂和英國自馬島戰爭后最大的政壇變動,是美國及以鮑里斯約翰遜為首的親美英國勢力精心策劃的。其真實目的,就是在倫敦和HK這兩個國際金融中心的源頭上,防止洗劫世界的資金流向中國。 所以,與其說是HK之亂,倒不如說這是另一場中美國際金融大博弈,而HK戰役的成敗至關重要。 至此國族命運的關鍵時刻,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有保家衛國之責。

但HK的一些敗類,卻在港英殖民思維的作祟下、在英美反華勢力的鼓動下,妄圖從背后對祖國倒戈一擊。 他們打著法治的旗幟,卻公然踐踏法律,活生生的將警察手指咬斷。 他們喊著民主的口號,就膽敢玷污神圣的國徽,沖撞嚴肅的政府機構。 他們舉著人權的虎皮,卻公然挖掘愛國港人父母的墳墓,并將其挫骨揚灰。

更加可惡的是,這群敗類竟然還通過外部渠道,私藏炸藥和其他爆炸性裝置!這算什么?赤裸裸的恐怖主義行徑! 7月20日,香港警方搗毀港獨的地下“炸藥窩點”,其配藥模式類似于恐怖組織ISIS 我泱泱華夏大地,豈容爾等為奴為寇之輩橫行霸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 7月24日,國防部正式回應HK問題: 部分激進示威者的行為挑戰中央政府權威,觸碰“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是絕對不能容忍的,“東方之珠”不容玷污!...“關于你的具體問題,在駐軍法的第三章第十四條有明確規定。 概括下這條內容,在尤其必要的時刻,解放軍可以根據中央及HK兩級政府的規定,合法進入HK維持社會治安。

一句話解釋: 如果港獨份子再這么鬧下去,下一次面對的就不再是普通的警察了,而是代表國家暴力機器的解放軍!

這么明確的信號,就是在向暴徒及其背后的勢力表明:香港是中國人民的香港,是繁榮穩定的香港。我們絕不允許他國勢力干涉中國內部事務,絕不會對目前的事態置之不理!

任何膽敢破壞中國和平大局的行為,中國不答應、中國人民不答應、中國人民解放軍更不答應!

歷史不會辜負任何一個英雄,也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民族的叛徒。

中華兒女必須清楚,不是所有中國人都配享有“同胞”的美稱。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14億中國人,總有一些民族敗類值得我們警惕。

http://china168.org/baixingshuogangdu/2019/0813/50101.html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fook
fook 2019/08/18

忍咗好耐,實在不吐不快,最終都決定寫出來!香港飛機場「凌辱遊客五小時事件」,黑衣曱甴固然死一百次都唔夠,但係香港政府嘅「不作為」,更加令我怒火中燒! 點樣爛到透嘅政府,先至可以容忍一個遊客,畀人凌辱五個小時, 都完全冇拯救行動。傳播媒體全程直播,唔好話畀我聽唔知!或者講冇人報警! 依家係非法禁錮及動私刑,隨時會死人,派出一支全副武裝飛虎隊強行進入拯救人質,一啲都唔誇張唔過份! 唔好同我講要考慮啲曱甴反應,全世界都唔會同恐怖分子妥協!香港政府居然一啲嘢都冇做,只係被動式派出一小隊警員接應救護員,荒天下之大謬! 睇在全世界遊客眼裏,一個唔能夠保護遊客嘅地方,你仲會選擇去嗎?香港墮落及沉淪已經成為鐵定嘅事實,懦弱無能嘅警方、政府高層,請快點鞠躬下台吧!讓有血性及膽識的人,負責重建香港秩序,用強硬手段清除破壞香港嘅曱甴及幕後指揮者,還普羅市民一個寧靜及安全的香港吧

木子
木子 2019/08/17

香港的政治光譜,從過去歷次的選舉結果看,藍營、黃營的支持度都在五五、四六之間游走。而這種政治立場是很堅定的,就是經歷了 “佔中” 那麼大的政治事件,政治光譜上依然沒有太大的改變。所以從統計上可以簡單的說:在任何一個隨機組成的群體中,藍黃兩營所佔的也是這個比例。當然這個比例也包括在政府的公務員甚至警察的架構。要是以為三司十三局的骨幹全屬藍營的,是不切實際的幻想,看看現在有多少前公務員頭頭是鐵桿的黃絲就知道。

當政治問題按機制解決的時候,公務員的中立勉強可以維持。但當政治問題不按既定機制,採用街頭對立的方法解決時,就天下大亂,公務員的個人政治傾向很自然就會影響到政策。外面人看政府還有很多招數可使,但實際上可能都是些紙上談兵的擺設而已。

暮跖
暮跖 2019/08/17

佢地就是要使警察變成無牙老虎, 運用各方媒體及有關人仕日日造謠抹黑作假, 從而施壓削去警察執法權力! 因此變成普通市民無人可保護感到自身不安全而出現的後遺症, 變成敢怒不敢言 或 出現些投機派轉做漢奸走狗, 要解決的方法只有重建警察的威信嚴正執法絕不放過, 法官要秉公辦理嚴懲暴徒, 才能重建市民信心。

阿樂
阿樂 2019/08/16

我係來自廣東的朋友,最近兩個月在關注香港游行示威。大陸的社交網絡都在譴責香港人,講你地不識好歹,社交大V都在轉:“大陸和中央政府虧欠過香港人什麽?香港的自由和民主權利,也是收回香港后,中央給予香港人的”。香港人對大陸人的敵視,也引起了很多大陸人對香港人的敵視。

我個人的觀點,覺得香港年輕人的訴求是混亂的,感覺只係在發泄對社會的不滿。年輕人都差不多,大陸也有很多年輕人對社會不滿,也有很多人罵政府。但是大陸這邊,階級固化沒有這麽嚴重。有能力的年輕人,有好多機會成爲中產。在香港,很難。

但係,要進行革命鬥爭,就應該團結拉攏大陸的普通民衆,讓大陸普通民衆同情香港人,才能成功。香港年輕人在做什麽?在無差別的辱駡、毆打大陸旅客。這衹會引起全體大陸人對香港人的反感和鄙視。

一旦香港人將大陸普通民衆擺到自己的對立面,那這場鬥爭就已經徹底輸了。中央政府的壓力也自然解除了,大陸的普通民衆紛紛擁護政府,為政府説話。那些本來對政府有怨言的人也不敢出聲了,因爲那些擁護政府的民衆自然會為政府辯護。再加上近一年的貿易戰,越來越多人認爲自己和中央政府是同一戰綫的,都齊係中國這一邊,敵視美國。香港人的做法,反而讓中央政府的形象變得越來越正面。在這個時機下,中央政府無須派解放軍去“教訓”香港人,大陸普通民衆就會自發抵制香港,懲罰香港。香港區區幾百萬人,如何同14億人鬥爭?香港富人有能力移民,那普通人可以走去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