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早班機

2019/11/25 04:13:22 網誌分類: 生活
25 Nov
          女兒忙完了工作上的事情,可以放假,說不如找個地方走走。這是我最歡喜的事情,馬上訂票訂酒店,一家三口飛到日本九州閒散幾天。

          早上八點多的班機,六點多鐘要到機場,五點多鐘要起牀。夜貓子如我,兩點鐘上牀未必睡得着,三點還眼光光。睡覺往後移,起牀往前移:想着要早起又睡不着覺,一個覺結果只睡了兩個小時。

          到機場,汽車排隊,到擠上送發點,太陽的光芒已從對面的山背後升起,紅霞萬丈,繼而金光燦爛,映在機場大玻璃上,起飛降落的班機穿梭其中,真是好看。

          機場裏人很多,看來出門散心已成了許多香港人的避世良方。進機場要排隊查驗登機資料,守衞見了我便問:又帶團出去玩?我說是自己去旅行,他豎了一下拇指,不知何意。進了機場,辦好登機手續,去休息室吃了碗擔擔麵,便到了上機時間。上了飛機謝絕飛機餐,倒頭便睡,不到三個小時,飛機已在福岡降落。天熱得要命,帶來的羽絨派不上用場,穿着單衣開車,還是給午後的太陽隔窗照耀出一身汗來。好幾年沒到九州了,想不到她還這麼熱情。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