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雪景

2019/12/07 04:12:24 網誌分類: 生活
07 Dec
          氣溫突降,天文台已發寒冷警告。看看日曆,農曆節氣已至「大雪」。一年四季,我最喜歡雪景,所以冬天到下雪地方拍照是最開心的事情。雪景純淨美麗,有時候是非常漂亮的彩色照片,有時候又是氣氛十足的黑白照片,分別就看陽光肯落多少色彩。明朝人論四季着衫之道:「春服宜倩,夏服宜爽,秋服宜素,冬服宜艷。」冬季雪原上,一行遠去的腳印,一點鮮紅的人影,就是「冬服宜艷」的最佳寫照。這也是滑雪衫總是七彩繽紛的道理。大雪之下,銀裝素裹,那種美麗令人屏息。前兩天看朋友把去年在西湖拍的雪景放在網上,馬上就有心癢難熬之感,西湖景色見過多種,或晴或雨,但就是沒見過雪景,有道是西湖「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雪湖」,若能遇到一次雪湖,該有多好。

          自從畫畫之後,畫筆在手便是上帝,可在畫紙上呼風喚雨,也可以隨意下雪,即使從不下雪的地方,想讓它下雪它就會飄雪,所以,我讓吳哥窟下雪,也讓香港下雪,真是隨心所欲。四年前,大雪過後,心血來潮,還畫了一系列的動物雪景,每到這個時候拿出來看看,非常應景。

          其實香港的寒冷十分有限,寒幾天氣溫就會回升,氣溫一升便溫暖如春了。於是也就令人更加嚮往下雪的地方,冬景如畫,冷得義無反顧,前幾年三九嚴寒之時去哈爾濱拍東北虎,正午時分零下二十八度,太陽曬在身上沒有一絲暖意,我一邊拍照,一邊覺得自己對雪景也真是義無反顧。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