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中美貿易戰的底線思維

2019/01/25 04:12:54 網誌分類: 生活
25 Jan
        經常有人問我,中國經濟放慢,是否能頂得順,有無崩潰之險。我的回答是有信心中國可以挺得過去,這關乎體制,也關乎領袖,綜合投射出來的核心是政府的管治能力。

          就以中美兩國來作一個比較,中國崩潰論的擁躉通常都是美國支持者。美國的確強大,經濟總量世界第一,軍事力量世界第一,科技力量世界第一,中國雖然早已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國,也追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的消費市場,但以國力計,中國和美國仍有顯著距離。

          不過看中美政府正在做甚麼,又有鮮明對比。美國正在玩政府停擺。美國總統特朗普堅持要興建美墨圍牆,而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反對,特朗普不惜讓政府停擺來威逼對手就範。民主黨眾議院佩洛西毫不讓步,雙方僵持不下,如今美國聯邦政府停擺已經超過一個月,美國正蒙受巨大損失。

          標普美國首席經濟學家博維諾在一份報告中預測,政府停擺已為經濟帶來六十億美元的損失,超過興建美墨圍牆的五十億美元預算! 博維諾說政府停擺愈久,影響愈擴大,對各行業和消費者的損害會快速加深。牛津經濟研究所首席美國經濟學家達科估計,政府停擺延續到一月結束,美國第一季度GDP將損失百分之零點二,停擺每周損失超過七億美元,現時美國有八十萬名美國聯邦僱員和合約工至今未拿到工資,令得他們相當憤怒。

          美國人普遍把政府停擺的責任歸咎於特朗普,而不是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據CBS最新的調查,百分之四十七認為佩洛西處理此事處理得較好,只有百分之三十五認為特朗普處理得當。另外有百分之六十六美國人認為特朗普如今要做的是通過一個不包括圍牆支出的預算案。民意如此,特朗普本應放棄興建美墨圍牆,政府就可以重開,但特朗普覺面子放不下去,就繼續讓政府停擺。

          這是民主制度的失效,總統與反對黨對抗,完全不理會民意和公眾利益,大量公共資源浪費掉。未來兩年,特朗普繼續要面對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相信這類無謂糾紛,還會不斷出現。美國政府進入一個低效運作的時代。

          反觀中國,正全面應對因為中美貿易戰和結構調整帶來的經濟放緩,海量的政策正在推出,刺激經濟恢復活力。中國和美國不同,沒有太多政治上的噪音,政府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比美國快幾倍的速度施政。連西方媒體也承認,這是中國集權制度的強項,當方向對時,顯示出驚人的速度和執行力。

          美國正在無效內耗,中國卻快速調整向前。在中美的貿易談判上,兩國的特色也顯露無遺,美國強大而浮燥,中國堅強而內斂。特朗普在政府停擺上碰壁,想快速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沖喜」,見雙方在一些重大原則問題上仍有分歧,特朗普在Twitter上說中國經濟差,叫中國不要玩了,要中國盡快達成協議。

          就在特朗普貼文的同一天,就是習近平主席對省部級領導幹部大講「堅持底線思維」的時候。中國面對最大風險是中美在貿易談崩了,美國全面抵制中國,但中共在歷史上面對過不少毁滅性挑戰,毛澤東在一九四五年領導中共預備和國民黨開戰,這樣的日子也可以捱過來,中共是預備和太平天國一樣,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寧死不降。

          有這種底線思維,美國亮起貿易戰的大棒,也嚇不倒中國,中國不會做超越原則的讓步。

          習主席的弦外之音,美國人聽得明白嗎?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thinkration
thinkration 2019/04/17

說得句句到肉,捨本逐末,根本不急市民所急。垃圾

thinkration
thinkration 2019/04/16

生上綱上線,論据不足,太誇張了。"推論下去,用齋菜拜山也不行,因植物都有生命,權益不應較動物低",那為甚麼不用人肉來拜山呢?好明顯,因人靈性較高,對痛苦反應強,故太殘忍。植物有生命,但靈性較低,對痛苦反應弱,故相對上可接受得多。

Wa
Wa 2019/04/14

阿桑奇和斯諾登,都應該是大英雄,因他們突破大量禁區,暴露以美國為首的國家,如何濫用權力,監控自己的人民,甚至盟邦。

阿桑奇就是個新聞記者。他做的事如果是在紐約時報就會獲普利策獎。

美國及西方國家口口聲聲維護人權, 國際民權組織以至本地的民權組織也好,在這個時候應該出聲譴責,只有了解我們文明的本質,才能創造優質的文明.

wa
wa 2019/04/06

公民黨成員不是很喜歡全民投票??呼籲全港市民七百萬人投票。看是否應該放寬海外醫生考取私人執業資格。

全港生命及健康不應只有醫委會委員做決定,應有全港市民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