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湖北一夜變天 新班子兩大特點

2020/02/14 04:13:00 網誌分類: 生活
14 Feb
          湖北的官場風暴,在二月八日揭開序幕。二月八日,國家監察委派調查組抵達湖北省會武漢,全面調查李文亮醫生死亡的有關問題。同一天「空降」湖北官場的還有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王賀勝,出任湖北省委常委。

          見到王賀勝到湖北,大家都知道湖北省衞健委書記張晉和主任劉英姿離死期不遠。湖北疫情控而不止,不幸地當日預示有新型肺炎的醫生李文亮病情急促惡化死亡,大家都覺得,張晉和劉英姿兩位省衞健委負責人的官場殘餘生命,是以日計算了。果然,兩日之後,湖北省委常委會決定:免去張晉和劉英姿省衞健委職務,由原國家衞健委副主任王賀勝一人兼任湖北衞健委書記和主任。

          同在二月八日空降湖北的還有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他以防控疫情中央指導組副組長的身份,南下湖北,指揮當地抗疫工作。陳一新兩年前離任武漢市市長,上調中央,料不到兩年後重新南下助武漢抗疫,變成領導湖北抗疫的總指揮。

          陳一新令人注目不止因為他來自政法系統,也因為他的淅江背景,他早在一九九二年已進入浙江省省委工作。習近平在二○○二至二○○七年出任浙江省省委書記時,陳一新歷任浙江省委辦公廳副主任和省委副秘書長,和習主席有一起工作的經歷。今次南下湖北,被視為欽差大臣。

          這場湖北官場大地震,並未止於王賀勝和陳一新南下,而是剛剛開始。本周三(二月十二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習主席在會上指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勁的關鍵階段」,要加強疫情特別嚴重或風險較大的地區防控。習主席又稱,這次疫情「既是一次大戰,也是一次大考」,要求中央各級黨委、政府和各級領導幹部「扛起責任、經受考驗」。

          到昨天(二月十三日)更重磅的消息曝光。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及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同時丟官,上海市市長應勇接任湖北省委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頂上武漢市委書記。加上早前陳一新和王賀勝出任湖北省省委常委,湖北省委換了四個常委,一夜變天。

          原上海市市長應勇長年在政法系統工作,曾在公安、武警單位任職。他在浙江多年,之後調到上海工作。應勇與習近平主政浙江期間亦曾共事。應勇曾在浙江先後擔任浙江省監察廳廳長,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代院長、院長等職務。而在習近平調任上海市委書記職務後,應勇亦被調到上海工作,由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逐步升至上海市市長。

          新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同屬政法系統出身。王忠林此前一直在山東工作,在棗莊市公安局任職多年後,升任當地檢察院副檢察長,之後在山東多個地方任職。二○一八年起擔任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

          應勇、王忠林和陳一新三人,大多具兩個特點,和政法系統有關,曾在浙江與習主席共事(其實新任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都有類似特點)。來自政法系統的官員通常作風較硬朗,在此大亂時刻能打硬仗。而長期與習主席共事的人,習主席不止對他們較為信任,也對他們的能力有親身認識,不止靠中央組織部推介。在此混亂時刻,習主席要找能人去湖北壓場,只能找自己認為最有把握的人。

          就以陳一新為例,他雖然是中央指導組副組長,但在湖北這個疫情決戰的主要戰場,他是陣前總指揮。陳一新一到湖北就表示,武漢感染者底數還沒有完全摸清,蔓延擴散的規模也沒有較為精準的估計預測,武漢依然處於暴發流行期,新發病例仍處於高位。他要馬上解決武漢存在確診難、收治難、隔離難、保障難等薄弱環節。關鍵要籌足病牀,做到「病牀等人」,不能「病人等牀」。統籌好一個月的牀位數,滾動安排好每三天一萬張病牀,做到每日應收盡收「清零」。陳一新的指示,帶來一種新氣象。湖北變天,期待在此決戰時刻,這個新班子能反敗為勝。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所謂廢老
所謂廢老 2020/02/24

絕對認同~如果你要香港變回小漁港, 你就要接受小漁港的生活方式, 總不可以在小漁港享受大都會式生活~

pity
pity 2020/01/16

Hey, Mrs. Lam, it's housing price, stupid.

Jacklee
Jacklee 2020/01/10

認同美國正在走下坡,不過我覺得這跟風水玄學並不相干,畢竟風水玄學沒有客觀數據,得出的結果更像馬後炮啊⋯

文明
文明 2020/01/04

       在平常時期,香港很多思想開放的保育人士或環保團體,對香港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從天然的樹木到歷史文物建築,都大聲疾呼地說要保護。不知道這些環保團體,是否都是這場反修例運動的支持者,早前示威者佔據中大的時候,有人砍伐古樹,用以堵塞大埔道。

       如今又有暴徒放火焚燒滙豐銅獅,我們沒有見到半個保育組織出來譴責。或許這些人忽然認為古樹和銅獅都是死物,就算破壞了也無所謂。這種搬龍門方式,實在搬得太快,令人難以適應。

問得好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