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達智
鄧達智
鄧達智

淚灑貧乏那些年

2020/11/12 04:13:41 網誌分類: 生活
12 Nov
          沒帶任何立場,看《奪冠》純粹為鞏俐、陳可辛及曾經三連冠、五連冠的中國女排。

          電影完場,擦乾眼淚的紙巾都用光了,深信導演初心不為擠淚、催淚;只要坐定定用心進入故事與影像,不愁眼淚沒流個山崩海嘯。

          「中國女排精神的變遷」及「郎平傳」為一般觀眾對《奪冠》的評價。在下並非排球粉絲,對「零開始」到五連冠的中國女排沒有粉絲情意結,更沒有甚麼HongKonger逢中必帶有色審視眼鏡。電影是電影,在乎可是一套好電影。看過感動,確立好電影本質,這之後影像與角色演繹如影隨形;《奪冠》非常好,起碼要看三次(對心儀電影,會產生不離不棄情緒,何止三次?起碼十次甚至三十次;貝魯杜奇《1900》、Ken Russell 《Women In Love》、張婉婷《秋天的童話》、《仙樂飄飄處處聞》、《亂世佳人》、《Casablanca》、巿川昆《細雪》、盧雨岐《工廠少爺》、唐煌《長腿姐姐》⋯⋯沒完沒了)歡笑位、淚流披面位,某句對白瞭如指掌,總有重疊感動位。

          《奪冠》的感動,在於陳可辛沒收藏、沒躲裝,重現一窮二白文革之後中國與世界接軌,極度貧乏的歲月。筆者並非八十後、九十後、二千後;童年唱過三民主義,在加拿大首次看到東方紅哭個一塌糊塗,八十年代初從英國回港過聖誕忐忑步過羅湖橋坐上既殘且舊煤油火車用四小時上廣州,看着深圳從農村開始,還是整個中國首家私營時裝公司的設計師;中國從甚麼程度的貧乏走過來怎會不清楚?懷念一個月拿取五十六元人民幣某青島單位主任知我喜歡山東地瓜天天為我蒸幾個、晨早走遍浦西大街小巷在夜香桶之間尋找油條豆漿、雪落在西湖走過龍井山嶺茶園獨自無由邊唱邊哭、見證粵港直通車及香港青島直飛首航⋯⋯

          作為一個旁觀者,看過至樸素相當貧乏的中國,也看過舉步維艱再而港人懵懵懂懂間已騰飛然而驕傲氣燄逼人的中國,面對四面楚歌卻激勵自強不息情緒的中國;陳可辛借女排起伏跌宕以海外華僑望鄉心情寄給中國好一棧「盛世危言」。

        鄧達智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