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刑剋

2014/03/14 01:41:22 網誌分類: 紫微斗數論流年大限吉凶
14 Mar

受剋者、其身亦有自刑之處

此為刑剋之基本要義。這是說,刑剋並非單一個體自身的問題,而是要有兩個以上的個體,所產生的互動能量衝擊。其表現形式為同時性現象,沒有先後次序之分,剋害方與受剋方,因緣連結屬自然形成。有攻擊方、亦有防守方,始完成這刑剋的棋局。

刑剋意指壓力施加、剋害侵頹。一般世俗的認知,多半渲染在生離死別之上,實際上,刑剋的定義,輕者可指溝通不良、重者可指生離死別。而格主本篇要談的重點,集中在生離死別的討論。一般姻緣和合所談的溝通不良,則視為合婚的評價,在此不作討論,也不以刑剋名之。

早期命數之學在合婚過程,對於刑剋的認知,往往概括的將責任歸屬,直指女方身上。但這是極為錯誤的認知,且摻雜男性主導的意識形態在裡頭。

須理解,任何人生事件,皆是奠基在人與人之間互動所造就的結果。


因此將刑剋責任,概括推責給剋害方,是極不公允的解讀。常聽聞有女嫁夫數人,往往以死別收場,於是便指責女方凌夫剋子。實際上,真正該檢視的是受剋一方,其自身命盤,早有破綻得以被入侵,只是剛好遇到能量足以破壞的對象,才造成不幸收場。

這就是命理事件的同時性原理,必須同時參考多方命盤,進行條件輸入後,始能接近事實真相。

前幾日夜裡,接到南部家鄉的電話,談及家族中一些紛擾,期間也談及格主的一位小表妹。說起這位小表妹,親戚們總是說她命苦,青春期交往的兩任對象,皆以死別收場,而如今第三任對象,婚姻狀況也亮起紅燈。

格主聽聞,敏感的神經被挑動,於是展出這張命盤一觀....

本命、大限、流年 三元疊盤:(推算年份:壬午)(點圖放大)



若以刑剋之名,形容表妹的感情過往,未免失之公允,畢竟此為單一共盤,不可能所有同時辰出生之女,皆有此等遭遇,所以我們要研究命理現象,必須正視這個問題。

目前僅能就此單一共盤的訊號,作趨近性的推理,此非唯一解,只是所有事件達成條件中的一部份。我們只能嚴謹的說,這些訊號出現,會加重刑剋的機率,但不是事件達成的必要條件,

首先,命主為武曲天府坐命,性質堅毅沉穩,火星同度,武曲坐水地,有天府、祿存扶持,可抗火星之剋,但加上鄰宮羊陀夾,反使武曲金氣過盛,個性硬氣欠融通,此為其一。

其二,祿存同度,不以吉論,因左右鄰宮為羊、陀夾,此先天格局既成,一旦後天行運再沖動,或者遭遇特定之對象沖動,則刑剋的力道會出來。

其三,先天夫妻宮破軍化祿坐守,一般認知,夫宮坐破軍總不以吉論。不過格主是以意識形態解之,感情方面開創性強,且桃花雜曜交纏,緣情開的早,對於感情表態甚為積極。但三方亦有寡宿、天刑、孤辰同度或會入,在感情心態上,破軍主動性強烈,加之天刑,則有主控慾望,這對於感情維持稍有減分,加之寡宿、孤辰,性質猶劣。

先天命宮、夫妻宮為負面的聯結性,一旦後天行運不佳,也較難維持住感情生活。

由於缺乏一、二任男友的生年條件輸入,因此無以明確判斷,為何行經第二大限時,兩任男友皆以死別收場。

但由於命造先天感情結構較弱,因此行經弱勢大限時,也較容易出現意料之外的人生事件,造成姻緣中斷,這是目前唯一可以作的保守解釋。

第二大限命宮太陰自化忌加上大限化忌,逢鈴星同度,成十惡格。另一方面,逢擎羊同度,成人離財散格,兩方皆不主吉。大限乙干太陰自化忌,沖動擎羊星命宮羊陀夾作動,加重武曲寡宿的力道。此第二大限,在多方惡格的交相侵害下,形勢暗潮洶湧,於感情有損,是可以理解。

但是單單至此,仍不足以言刑剋既成,限命遇太陰化忌,往往令人聯想到剋害女親,但格主論命經驗裡,卻往往遭遇相反徵驗,總是太陽沖破,主女親亡;太陰沖破,主男親亡。這是實際論命經驗中,極具玩味的地方,以此案例而言,若非輸入男親生年條件,實難作出更精確的判讀,目前僅能以命造單方面的共盤,進行大略的推估。格主本身學識亦淺,尚乞各方先進不吝賜教之。

總言武曲女命姻緣不美,若依一般看法,多半言此盤刑剋過重,不宜結交男親,但這是相當片面的解讀,也對命主遭遇不甚公平。若言此盤必無良善姻緣,個人認為也是言之過早,透過後天矯正,仍有機會覓得良緣,只是必須比一般人更努力就是。

甲寅大限庚寅年太陽、天同雙忌夾命,也是大限、流年夫妻宮,宮內武曲寡宿格再被引動,若言今年婚姻破局,機率頗高。但個人仍不贊成當事人兩造,過於衝動作了結,目前只能盡量與表妹溝通,希望雙方冷處理,畢竟沒有太大事端,足以危及這段婚姻,期能在限度內各作讓步,為了子女,盡力維繫這段婚姻為佳。

另一方面,也期望透過此篇,針對刑剋名詞作一番清楚解釋,對此名詞的濫用,總淪為許多不幸的註腳,深感到遺憾。望命術同好們能理解,任何人生事件,總是奠基在人與人之間互動所造就的結果,忘記人際網絡的存在,對於推命以及名詞詮釋,容易出現偏頗誤用,此實為學習命術之餘,不得不慎思明辨之處。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