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青囊奧語》的一點理解 重慶

2016/03/21 00:03:43 網誌分類: 陳儒堪儒正經
21 Mar

讀《青囊奧語》的一點理解

                                   重慶  霍斐然 

 

唐·楊筠松撰《青囊奧語》一文,共計四百六十三字(題名在內)。是傳統風水文化中,精闢奧雅,讀之朗朗上口,巒頭理氣一脈貫通的著述。蔣大鴻著《地理辯正》編輯入中,奉為傳統風水文化,正宗經典之一。包括《青囊經》、《青囊序》、《青囊奧語》、《天玉經》、《都天寶照》,號稱地理五經。不知何故?唯獨《青囊奧語》蔣大鴻不與作注。令其“自置甚高,不可一世”(蔣大鴻評語)的高徒姜堯,汝皋作注。姜氏注中有曰:“必待真傳,方可推測而得”。蔣大鴻曰:“天律有禁,不可妄傳,苟非忠信廉潔之人,未許與聞一二也”。由此可知,欲讀懂弄通《青囊奧語》確也 有其難度。師傳不等於真傳,真傳必能符合經文原意,絕非改字就意。為了繼承發揚傳統風水文化,愚也不怕貽笑大方,謹將讀《青囊奧語》的“一點理解”寫出,用以就教於高明。

 

坤壬乙,巨門從頭出。

艮丙辛,位位是破軍。

巽辰亥,盡是武曲位。

甲癸申,貪狼一路行。

《欽定四庫全書》提要曰:“如坤壬乙,巨門從頭出一節,歷來注家罕能詳其起例。”可知早已無人作解,確是一派難題。

《羅經》共有二十四山。楊公為何只寫出十二山?僅具其半,尚缺其半。歷來注家都認為尚缺其半,當補出。於是,各呈智慧,紛紛補出,據說已有四十馀種不同之多?

楊公為何不寫全,尚缺其半,豈不是等於殘書?哪堪傳世?是安心保守,設下埋伏,待價而沽嗎?是有意愚弄讀者,留下畫蛇添腳的誘惑,弄得面目全非!如此居心不良,有辱風水宗師的聖德學養!其然,豈其然乎!

殊不知楊公具大智慧,志在“救貧”,撰寫《青囊奧語》,精闢完備,一氣呵成。開章明義,即示之以簡易的挨星之法,而非繁瑣的挨星之譜。明其法則可舉一反三,聞一知十。山水錯雜,不計其數,反复四例,足以明也!後世誤解,妄作增補,將活法誤作死法,良可嘆矣。有《青囊奧語》原文具在,可緊扣原文以明之。

姜汝皋“三緘其口,片言不漏”(蔣大鴻評語)而注曰:“奧語首揭此章,乃挨星大卦之條例,坤壬乙,非盡巨門而與巨門為一例!艮丙辛,非盡破軍而與破軍為一例!巽辰亥,非盡武曲而與武曲為一例!甲癸申,非盡貪狼而與貪狼為一例!此中隱然有挨星口訣,必待真傳乃可推測而得。”何等明白曉暢,並未提出有缺失當補足。“坤壬乙,非盡巨門,而與巨門為一例”者,是說坤壬乙三山挨成一個坤卦,名為巨門,並未排完巨門,只是排出一個巨門的例子而已。艮丙辛三山挨成一個兌卦,名破軍,並未排完破軍,只是排出一個破軍為例子而已。巽辰亥三山,挨之成為乾卦,乾名武曲,武曲並未排完,只排出武曲一個例子而已。甲癸申三山,挨之成為一個震卦,震為貪狼,貪狼也未排完,只排出貪狼一個例子而已。三山挨成一卦入中,叫挨星大卦。然後順逆飛布。

 

原     

蔣大鴻《天玉內傳》注曰:“天玉內傳即青囊奧語挨星五行,玄空大卦之理,楊公妙用止有一法,更無二門”。蔣氏說了《天玉》、《奧語》同是一法,已透露了大方向,但未見他具體論證其說,令讀者困惑!

讀《天玉經》“倒排父母蔭龍位,山嚮同流水,十二陰陽一路排,總是卦中來。”

父母為乾坤,乾坤為天地,天地即父母也。卦有三爻,上爻為天為父,下爻為地,為母。按卦的順序,先下爻,次中爻,再上爻。倒排者,先上爻,後下爻,即是“倒排”。“蔭龍位”者,蔭即蔭庇,龍位藏其中也,故接著說:“山嚮同流水”。可知倒排父母是蔭龍位。龍是一位,山嚮是一位,坐此必向彼,故山嚮佔一位。流水,即水口佔一位,共三位。根據三位所在的陰陽,左挨或右挨,挨攏成為一個三爻卦,名叫“挨星大卦”。

實即二十四山,統於八卦,每卦三爻,共二十四爻置二十四山。明確地說了“十二陰陽一路排,總是卦中來”。今以圖明之

[轉]讀《青囊奧語》的一點理解--1

九星次序是統一的。九星配卦則不止一種。當專題研究,另作論述。

 

“左為陽,子癸至亥壬”

“右為陰,午丁至巳丙”

 

這即將《羅經》置面前,以子午線為中心。(羅經)順序的方向,左為陽,即是子癸至亥壬。右為陰,午丁至己丙

←  ←  →                  

←          

                     向左  向右      

這是明確分左右,也是講團團轉。關鍵在定點落實,定點不落實,不然處處皆可是左,處處皆可是右。後文有測定的敘述曰:“明倒杖,卦坐陰陽何必想。”“杖”,即拐杖,木棒,風水師借助行路的用具,用作目測杖量的工具,將它臥地對準前方是向,後端是坐。坐向一定,左右自然分明,勿勞想像了。

《葬書》曰:“夫葬以左為青龍,右為白虎,前為朱雀,後為玄武。”的前後左右也自然明白了。

《天玉經》曰:“倒排父母蔭龍位,山嚮同流水,十二陰陽一路排,總是卦中來。”可知八卦九宮,一卦三爻,三八二十四爻,值二十四山,一爻一山。或陰或陽,以定龍向水之陰陽左挨右挨,得出挨星大卦,再入中順逆飛布。詳解之:

 

“坤壬乙,巨門從頭出。”

按坤山值坤卦中爻陰,屬天元,排上爻,“陰”。壬山,值坎卦初爻陰,屬地元,排下爻,“陰”。乙山,值震卦上爻陰,屬人元,排中爻,“陰”。右挨得“坤”,為挨星大卦。坤為巨門。二入中順逆飛布,故曰從頭出。

上元  二局 

天元               

人元               

地元               

巨門

“艮丙辛,位位是破軍。”

按艮山,值艮卦中爻陰,屬天元,排上爻“陰”。丙山,值離卦初爻陽,屬地元,排下爻,“陽”。辛山,值兌卦下爻陽,屬人元,排兌卦中爻,“陽”。右挨得挨星大卦“兌”,兌為破軍,其數七,以七入中,順逆飛布。“位位是破軍”者,凡在七八九宮中的龍向山水挨得兌卦皆是“破軍”,天機皆安在內也。

下元  七局 

天元                 

人元                 

地元                 

破軍

 

“巽辰亥,盡是武曲位。”

按巽山,值巽卦中爻陽,屬天元,排上爻,“陽”。辰山,值巽卦初爻,陰,屬地元,因中五無卦,寄辰山,辰數五,代中五,屬陽,排下爻,“陽”。亥山,值乾卦初爻,陽,屬人元,排乾卦中爻“陽”。左挨得挨星大卦“乾”,乾為武曲。凡在四五六宮挨得乾卦,即是“武曲”。故曰“盡是武曲位”。天機皆安在內也。

中元  六局 

天元                 

人元                 

地元                 

武曲

 

“甲癸申,貪狼一路行。”

按甲山,值震卦初爻陽,屬地元,排初爻陽“—”。癸山,值坎卦上爻陰,屬人元,排二爻陰“— —”。申山,值坤卦初爻,屬人元,排上爻陰“— —”。左挨得挨星大卦“震”,震為貪狼。屬上元一二三宮挨得,故曰“一路行”。蔣大鴻注《青囊經》有曰:“數雖起一,卦實首震”。故貪狼星數起一,配卦實為震。“帝出乎震”故也。

上元  三局 

人元                  

人元                  

地元                  

貪狼

《天玉經》曰:“惟有挨星為最貴,洩漏天機秘,天機若然安在內,家活當富貴,天機若然安在外,家活當退敗,五星配出九星名,天下任橫行。”

蔣大鴻注曰:“安在內,不出三般卦之內也。安在外,出三般卦之外,出卦不出卦,禍福迥分,安得不貴耶!夫挨星五行非如游年卦例,但取四吉而已,蓋八卦五行配出九星,上應鬥杓,知九星之作用,便可橫行天下,無不響應矣!卦例雲乎哉。”

可知“挨星”即是當運的三元九運天機的時空統一。一二三宮,為上元或天元。七八九宮,為下元或地元。四五六宮,為人元或中元。蔣大鴻所說的“不出三般卦”,即是天機安在內。即是“龍山嚮水”挨得的挨星大卦,而天機若是安在當運同元之內即是安在內。

蔣大鴻說:“天機不可流傳於世,但可偶一泄漏而已。”恐怕這也是蔣大鴻不敢註解《青囊奧語》之故吧!

“甲癸申,貪狼一路行”,挨星排來,雖天地人三元不全,以人元代天元,但仍屬一二三上元一路,天機仍然安在三般卦內,仍屬合格。可知楊公試例,重在三般卦之規定,其每卦三爻靈活應用,隨客觀山水出現的情況而定。可知“挨星”是以客觀山水為根據,不是脫離山水的紙上談兵。

《青囊序》曰:“陽從左麵團團轉,陰從右面轉相通”。這個分左分右,即人立羅盤中心觀之。坤壬乙挨得坤為巨門屬陰,艮丙辛挨得兌為破軍屬陰,二者皆是向右旋。右為陰也。巽辰亥挨得乾為武曲屬陽,甲癸申挨得震為貪狼屬陽,二者皆是向左旋,左為陽也。何等明白曉暢。

楊公所示挨星四例,已足完整,舉一反三,其餘各卦,即可隨龍山嚮水之不同位置而挨出。何缺之有?此是活法,而非死法也。

 

雌與雄,交會合玄空。

雄與雌,玄空卦內推。

山與水,須要明此理。

水與山,禍福盡相關。

什麼叫雌雄?雌雄是明白的鳥類公母屬性的名詞,是飛禽的男女屬性。風水學中規定有“前朱雀”。可知水動為陽為雄,山靜為陰為雌。即指朱雀方的水的流向,與山水的走向,是否相交會?是否砂飛水走,無情背離?“山水不交地不成”。

蔣大鴻《平砂玉尺辯偽》中說:“地理之道,若確見雌雄交媾之處,則千卷青囊皆可付之祖龍矣(秦始皇焚書故事)。斯理甚秘,而實在目前(朱雀),若一指明,觸目可睹,然斷不從五行生旺墓上討消息也。……夫陰陽之交媾,自然而然,不由勉強,亦活潑潑地,不拘一方,豈可以方位板格,死煞排算乎?……”。亦正是方方皆可為朱雀也!何等明白曉暢:“交會合玄空”,什麼叫“玄空”?“玄空”即是“坐”與“向”。坐滿朝空,坐方名“玄武”,向方名“朱雀”。坐方名“坎”名玄武,向方名“離”名朱雀。坐實向空,故名“玄空”,風水術之優選,在於全面觀察後定其坐向而已。坐向的優選,即是風水師的技術,故名曰“玄空”。沈氏玄空佈局,也正是從運盤中的坐與向入中順逆飛布,已成為現代風水的主流。

“雌與雄,交會合玄空”者,雌雄交會當在朱雀方,故有“水來當面是真龍”之句。“雄與雌,玄空卦內推”者,“龍向水”挨成挨星大卦,又名玄空大卦,山水已在大卦之中。故曰“玄空卦內推”。

 

明玄空,只在五行中。

知此法,不須尋納甲。

風水術的目的,是在於最佳優選出一坐向而已。所以有“千里江山一向間”之重要。

《天玉經》曰:“坎離水火中天過,龍墀移帝座”。可見以“坎離水火”為“中天”,《青囊經》曰:“背一面九,三七居旁”,可見震兌兩方皆屬兩傍,唯子午屬中,正寓“只在五行中”,不重五行旁了。正是“玄空”為“坐向”的證明。

《青囊序》曰:“晉時景純傳此術,演經立意出玄空,朱雀發源生旺氣,一一講說開愚蒙。”可見一提出“玄空”,接著就“朱雀發源生旺氣”,重在“向”上說起。也就可證前人是以“坐向”的選擇名叫“玄空”,與後世之說不相同了。

可見“玄空”重在卦象,不用“納甲”。也可見“納甲”之法更早於玄空之說了。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