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尊重多 矛盾少

2016/12/02 08:41:40 網誌分類: 經濟
02 Dec
        上訴庭就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判決,否定了兩人的上訴,確立了人大釋法對香港法庭有約束力,以及《基本法》在香港法律體系上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有前政府高官看了整個審訊過程之後,覺得香港人仍然沒有留意到上訴過程和判決,凸顯了內地的大陸法系和香港的普通法系的差異,以及香港大狀根本不了解源於歐洲的大陸法系。

        代表梁頌恆的資深大律師潘熙在上訴庭上說,釋法對今次的案件不適用,今次釋法形同修法;張舉能法官反問,內地是行大陸法,香港的普通法律師要作出這判斷,需要大陸法的專家證據;張引述坊間有意見認為,在對另一制不了解的情況下,判定其做法不當是傲慢(arrogant,patronisingandpresumptious)的行為。

        張舉能法官追問潘熙是否有任何大陸法的專家可作出解答如下問題:一、有何證據指今次釋法實際上是修法,有沒有重要依據及專家意見,奉行一國兩制的香港可以指內地大陸法是否適用於香港?二、根據《基本法》一五八條,法院何以有司法管轄權裁定釋法是否釋法?

        潘熙沒有找到大陸法專家,其答覆相當含糊,未能讓上訴庭滿意。最後上訴庭在判決時,清楚表明上訴庭對人大常委會並無司法管轄權去判定其是否修法,雖然上訴庭仍認為人大常委會此次只是釋法而不是修法。

        前高官說香港無論是律師或者法官,對大陸法系的認識很少。香港由一個實行普通法的地區回歸到實行大陸法的中國底下,中國容許香港法庭繼續行使普通法去審案,但不等於香港可以不受內地憲制安排以及《基本法》的規管。

        法律界人士早已指出,實行大陸法系的地區,其中一個特點是有成文憲法,不像英國這些實行普通法系的國家,沒有成文憲法。另外,實行普通法的地區,審判權及法律的解釋權,都在法庭;但在大陸法系的地區,例如歐洲的德國、法國,法庭只擁有審判權,法律的解釋權另有機構負責。

        普通法系重視法律條文的文意,而大陸法系重視立法的原意,各有特色,並無好壞之分。法律界人士形容普通法視一部法律如嬰兒一樣,出生以後,便與母親脫離肉體上的關係,嬰兒是獨立個體。但在大陸法系底下,則重視嬰兒的來源,認為嬰兒長大以後是怎麼樣,還是來自父母的遺傳。

        《基本法》的解釋權安排,是仿照大陸法系的方式運作。當年的《基本法》草委,就是參考了歐盟解釋法律的方式。英國雖然加入了歐盟,但仍保持行使普通法的制度。不過,英國法庭要解釋歐盟條約的時候,還是要向歐洲議會尋求解釋,《基本法》解釋權的設計亦源於此。所以,部份香港法律界以為香港法庭擁有《基本法》的解釋權,可以不受人大的解釋規限,是源於對大陸法系的不了解。

        兩制要運作良好,減少矛盾,關鍵是要互相尊重。不是覺得自己屬意的制度,可以凌駕於母體的制度,而是要尊重憲政安排,尊重母親的制度。遇上問題要協調出一個彼此都能夠接受的解決方法,便可以減少像釋法這種衝突。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暮跖
暮跖 2019/11/15

戴耀廷 話:"第四層次是「以法達義」(即違法達義,按自己心中的公義行事,可以做違法的事情)"

即是可以對曱甴暴徒做乜都得, 咁警察 「以法達義」用機關槍掃射及用手雷彈大炮應該好快平亂! 送晒佢地去西天,等閻羅王審佢地肯定公平過香港的法官!

abc
abc 2019/11/15

製造出一個完全不受控制的科學怪人,最後恐怕會咬死自己吧。-->咬死佢自己好應該,呢D叫自作自受~ 但係而家係咬死其他人, 其他人係無辜的~

Mind
Mind 2019/11/14

管不了那么多,咀巴長在人囗,他們怎說便怎說。救七百萬蒼竺於水火,中央出手啦。不要幻想,林郑呢條婆娘唔得架啦。

暮跖
暮跖 2019/11/14
江樂士﹕用暴力達政治目標無視他人權利 等同向社會宣戰
江樂士﹕用暴力達政治目標無視他人權利 等同向社會宣戰
江樂士。資料圖

前刑事檢控專員、資深大律師江樂士(Grenville Cross)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激進的示威者以暴力故意破壞社會秩序,無疑是摧毁香港的法治基礎和「一國兩制」精神。對於有外界批評指社會動盪歸咎於中央,江樂士則強調這些言論是「極不合理」及「無事實依據」。

江樂士表示,自今年6月中起,反修例的連串風波與警民關係,令香港社會陷入嚴重危機,「這些戴著面具和頭盔的示威者,大部分身穿黑色衫,在整個城市造成嚴重破壞,包括毁壞立法會大樓、圍堵警署,甚至擾亂公共交通服務。」

他坦言,看到和平示威活動被激進分子騎劫,利用暴力來表達自己的觀點,企圖達到他們認為的實現目標,「這些人無視他人權利,基本上是在向社會宣戰。」

江樂士亦批評,美國國務蓬佩奧指香港的動盪是由專制統治而引起的有關言論。他解釋指,香港享有高度自治,北京一直在嚴格維護香港的法律制度及其生活方式。

他又指責,部分外國及本地政客,他們鼓勵激進示威者的暴力行為,導致他們沉迷於政治暴力是可解決問題。

對於長達五個多月的示威活動,他表示非常難過,但他知道這無補於事。故他呼籲,權威人士,不論是父母、教師及僱主都必須明確指出,仇恨和暴力不可以解決問題。

被問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表現,他表示認同,並讚揚她制定《逃犯條例》,可以堵塞現時法律漏洞,該法律使國際間的逃犯都能夠被送回法庭。江樂士又指,林鄭必須保持堅定,繼續全力支持警察,努力確保市民理解暴力、流血、詭計在香港是沒有前途的。

他寄語年輕人:「香港是一個已發展多年宜居的城市,《基本法》賦予它巨大優勢。如果香港人利用現在所享有的局勢和自由,他們仍然可以擁有美好的未來。」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11/13/01013156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