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庇罪犯暴動遊行之惡行之(149 )

2019/11/18 11:56:43 網誌分類: 生活
18 Nov
*理大恐怖份子暴徒黑魔烈焰頑抗 警方警告實彈鎮暴,(最好就是用實彈,其實先開槍後拘捕,合晒國際法,美國佬都有理無開左槍先同你慢慢講)
■裝甲車擬越過暢運道天橋的路障,遭黑衣魔狂掟燃燒彈。 路透社
■裝甲車擬越過暢運道天橋的路障,遭黑衣魔狂掟燃燒彈。

27小時擲射千火彈 天橋遭焚毀 裝甲車水炮車火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蕭景源)理工大學淪為各路黑衣魔的巢穴和施暴的堡壘,日前在全民發起清路障行動時多次阻撓、打人和攻擊警員,由前晚開始更掀起大規模「反清障」暴亂。昨日,暴徒佔據理大各層平台,用巨型彈叉發射汽油彈、磚頭、弓箭及鋼珠,居高臨下無差別狂襲警員和記者,晚上更火燒理大天橋和銳武裝甲車,27小時內狂掟上千枚汽油彈,理大周邊的紅磡和尖東部分街區變成一片火海,有警員小腿中箭,有記者被燒傷。警方深夜部署平暴行動,直搗校園驅魔,今晨已將理大包圍,繼續驅散暴徒。警方警告,倘遇致命攻擊,會實彈還擊。

黑衣魔於過去一周封堵紅磡海底隧道收費廣場、漆咸道南、暢運道、尖東科學館道等,又多次火燒紅隧收費亭、破壞紅隧行政大樓,向東鐵路軌掟汽油彈。前晚9時許,黑衣魔因阻撓市民清理路障,衝出理大校園掟火彈,再縱火燒紅隧。

至昨日凌晨被防暴警射催淚彈驅散和逃回校園躲避,其後在理大校園內繼續縱火,破壞實驗室及盜走危險化學品,又揚言會攻擊進入校園內救火的消防員。

平台列陣齊射箭

昨晨10時,百名理大黑衣魔在柯士甸道近漆咸道南十字路口再阻市民清理路障,並投擲汽油彈;防暴警兵分兩路施放催淚彈驅散。黑衣魔繼續密集投擲汽油彈,又在理大A座平台用巨型彈叉投擲磚頭及汽油彈,焚燒雜物及大樹樹幹等,造成一片火海。

下午1時半,警方兩架水炮車、兩架銳武裝甲車盡出,向黑衣魔防線發射水柱及藍色水劑協助防暴警進行驅散行動。但黑衣魔除在地面掟汽油彈,更利用百米外理大A座平台遠射汽油彈,水炮車及裝甲車先後中彈起火。群魔又在平台列陣向地面齊射弓箭,水炮車向平台發射催淚水劑,但鞭長莫及。

警方從兩面包抄

下午,黑衣人另開戰線,佔據連接理大及紅磡站的行人天橋堆放雜物及椅,又向橋下投擲椅及縱火;警方則從紅磡及尖沙咀兩面推進進行包抄,並向橋面發射催淚彈,東鐵線紅磡站在傍晚6時20分關閉。

入夜後,黑衣魔在理大行人天橋上焚毀雜物,火光沖天,濃煙滾滾,更多次傳出爆炸聲,火勢一度蔓延到橋下,整條天橋幾乎焚毀。晚上8時50分,暴徒在暢運道行車天橋上用頭築起路障,裝甲車駛前推倒路障時,遭黑衣魔密集投彈,全車陷入火海及被迫退後。

由於理大黑衣魔幾近失控和瘋狂,估計由前晚至今晨零時的27小時,共掟出上千枚汽油彈,而校園內仍藏有大量汽油彈備用。暴徒又利用理大建築物居高臨下遠射火彈、弓箭,再配合地面進攻,致使警方一時難有效控制局面。

鑒於各路黑衣魔集結理大校園,警方因此部署行動圍剿理大內的魔頭和數百名黑衣魔。晚上9時半,警方發通告,呼籲理大內所有人立即循北面李兆基樓(Y座)出口離開,並聽從警方指示,而警方同時將理大團團包圍。

暴徒增援車撞警

另方面,其他黑衣魔由下午3時許,先後在佐敦道、加士居道、窩打老道、碧街、亞皆老街等街口以磚頭、雜物堵路及縱火,向警方防線掟汽油彈攻擊,警方多次以催淚彈還擊驅散,但暴徒散完又聚,並向部分商舖及港鐵站出口進行打、砸、燒,警方晚上調派水炮車及裝甲車增援協助,但黑衣魔得知理大黑衣魔被警方圍困發出求救,晚上11時向理大Y座進發,試圖殺回理大增援同黨,防暴警在加士居道與增援的黑衣魔展開激戰。在柯士甸道,有人駕汽車撞向警員,警員開槍打中車身,暴徒駕車逃去。警方警告暴徒停止所有致命攻擊,否則警方會實彈還擊。

警方深夜指出,理大校園內藏有大量的攻擊性武器,包括易燃液體的危險品,警告任何人進入或逗留於理工大學範圍,並協助暴徒均有可能視為參與暴動。現場消息指,部分理大黑衣魔晚上紛紛換衫,爬牆或由小路逃離校園,在校園附近有數十人被捕。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1/18/HK1911180001.htm

*恐怖份子暴徒核心勇武困理大 煽攻警舍圖解圍,(應該早就定性為恐怖份子暴徒啦!有氯氣彈喎!同恐怖份子暴徒講多無謂用槍掃射及手雷彈!格殺勿綸!)

理工大學昨日成為暴亂戰場,黑衣魔與警察對峙一日後,在晚上時候突然對外求救,聲言「今晚真係endgame(最後一戰)」,呼籲所有「勇武」暴徒立即出發包圍理大,並分配人手攻擊各區警察宿舍,要用圍魏救趙的方式,協助理大內多個「勇武小隊」離開。 

雙方對峙期間,專負責協助暴徒的組織「老豆搵仔」突然在群組吹雞,召集人手去理大,指「所有勇武team都晒裡面」、「我隊人裡面」,更揚言不是請求,而是要挾,如果成員不立即到理大拯救「勇武」,便會把群組刪除,不再協助。

「老豆搵仔」發帖後,「民間記者會」的骨幹亦隨即在專頁貼文召集人手,要求立即前往理大救人。大批暴徒得知消息後便立即在多區「開花」,企圖來一場「圍魏救趙」,分散警力,掩護理大暴徒逃走,而在旺角一帶的黑衣魔更試圖避開警察防線,繞路到尖沙咀,用「火魔法」幫理大的暴徒開路。

要求警方一小時內撤離

至晚上10時許,來自各路的暴徒已趕抵九龍一帶準備,之後「老豆搵仔」更以毒氣及警察的家人作威脅,向警方發出「最後通牒」(見圖),威脅警方必須於一小時內撤離理大,否則「毒魔法小隊會在極短時間內隨機向警察宿舍投擲毒氣彈」,更強調行動將會是一場「屠殺」。

另外,「連登仔」也發功,要求泛暴派議員及「和理非」支持者到理大開路,貼文要求「如果一小時內見唔到班議員,會直接攬炒不投票」。不知是巧合還是真的害怕即將到手的選票會大量流失,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隨即在Facebook發帖稱,會聯同其他泛暴派議員立即前往理大,「要求警方全面撤退」。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到現場向警方喊話。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1/18/HK1911180004.htm

*警方:理大一帶暴力行為已達暴亂程度 任何人留守協助或犯暴動罪,(對付恐怖份子暴徒不能手軟,殺無赦)
警方:理大一帶暴力行為已達暴亂程度 任何人留守協助或犯暴動罪
警方指,暴徒在理工大學附近持續以致命武器攻擊警方防線。

今日(17日)中午約2時,繼一名傳媒聯絡隊隊員被箭射中小腿後,另一名防暴警員亦在漆咸道南和柯士甸路交界被鋼珠擊中面罩近鼻樑位置,警方表示,該名警員並無受傷,警告指理工大學一帶的暴力行為已達暴亂程度,任何留守並協助暴徒的人都可能干犯暴動罪。

警方表示,暴徒在理工大學A座附近,近漆咸道南的平台,不斷用巨型彈叉將汽油彈及硬物射向在場警員。巨型彈叉射程達30至40米,這些攻擊對在場所有人,包括警員、記者及義務急救人員,構成嚴重生命威脅。

警方警告,暴徒及所有支援暴徒的人,馬上停止違法行為及離開校園。現時附近仍有大批傳媒正在採訪,警方勸喻在場記者留意自身安全,不要妨礙警方的執法行動。

另外,校園內藏有大量的攻擊性武器,以及包括易燃液體的危險品,對公眾安全構成極嚴重威脅。由於局勢急劇惡化,警方再次呼籲市民不要前往理工大學一帶。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11/17/010131885.shtml

*全日街頭攻防戰 旺角恐怖份子暴徒黑衣人新戰術堵路,(睇來警察也要用新戰術,用大炮及手雷彈代替摧淚彈, 開實彈槍代替用警棍)

■示威者用混凝土與磚頭在彌敦道設路障。
■恐怖份子暴徒用混凝土與磚頭在彌敦道設路障。

防暴隊昨竟日在理大與恐怖份子暴徒爆發激戰之際,其他恐怖份子暴徒又在多區另闢戰線,其中衝突熱點旺角戰況激烈,數百名恐怖份子暴徒黑衣人以新戰術,利用混凝土把磚塊牢固於馬路堵路,警方到場驅趕,雙方由日到夜在油旺攻防拉鋸,警方發射催淚彈及防暴槍,街頭煙霧瀰漫,入夜後黑衣人連群結隊,轉戰支援紅隧恐怖份子暴徒,汽油彈與催淚彈相互投擲,途經車輛在煙火中穿梭,險象環生,警方水炮車多次到場驅散,至今日凌晨仍有恐怖份子暴徒在街頭聚集。

  黑衣恐怖份子暴徒由日到夜反轉旺角。昨午三時許,數十名恐怖份子暴徒黑衣人在旺角聚集,一隊防暴警早在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戒備,見狀上前驅散,又施放催淚彈,眾人立即逃往內街暫避。

  恐怖份子暴徒其後朝油麻地方向後撤,繼而在山東街及碧街一帶堵路,他們把行人路大量磚頭挖出,再拋擲往彌敦道馬路各街口,有恐怖份子暴徒以新戰術把多個磚塊以混凝土牢固路中堵路,疑因待乾需時,成效未見突出;而不少店鋪見情況惡化,匆匆關門停業。

  稍後,警方退回太子一帶,集結的恐怖份子暴徒黑衣人再次折回亞皆老街,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其間有人乘機再次刑毀一家優品360。

  至傍晚,黑衣人的傘陣與警方防線不時拉鋸,有人縱火燒路障,警方發射多枚防暴彈,雙方在彌敦道與窩打老道交界展開攻防戰,警方連發多枚催淚彈,當時上址十字路口車來車往,車輛在煙霧中穿梭,恐怖份子暴徒黑衣人以汽油彈還擊,私家車在火海陣中駛過,險象環生。

  入夜後,黑衣人收到消息要支援紅隧恐怖份子暴徒,於是放棄窩打老道的防線,沿彌敦道朝佐敦道前進,準備穿往紅磡支援,豈料在佐敦道早有警力布防,攔截該批黑衣人。

  另方面,警方水炮車多次由旺角開抵佐敦道協助驅趕,一批留守的恐怖份子暴徒黑衣人在加士居道與彌敦道架設路障,企圖阻礙警方增援,水炮車火速駛經加士居道,多次射水驅散準備趕往紅隧支援的示威者。

  除旺角有堵路暴動外,屯門置樂花園對開、天水圍、九龍塘及西灣河都有暴動堵路行動,警方派員驅趕,恐怖份子暴徒迅速逃離。至於中環在晚間的集會完畢後,一批恐怖份子暴徒在德輔道中及干諾道中以垃圾桶和雜物開始暴動堵路,他們朝上環走近林士街時,遭防暴隊追趕,示威群眾便折回中環往灣仔,警員在長江中心截查一批可疑恐怖份子暴徒,有恐怖份子暴徒遭警員帶走。
■示威者組成傘陣,再投擲汽油彈。

恐怖份子暴徒組成傘陣,再投擲汽油彈。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detail/2097723/%E6%97%A5%E5%A0%B1-%E6%B8%AF%E8%81%9E-%E5%85%A8%E6%97%A5%E8%A1%97%E9%A0%AD%E6%94%BB%E9%98%B2%E6%88%B0-%E6%97%BA%E8%A7%92%E9%BB%91%E8%A1%A3%E4%BA%BA%E6%96%B0%E6%88%B0%E8%A1%93%E5%A0%B5%E8%B7%AF

*亂港恐怖份子暴徒喪心病狂 弓箭射傷傳媒聯絡警員,(其實先開槍後拘捕,合晒國際法,美國佬都有理無開左槍先同你慢慢講)

一批亂港暴徒今日(17日)霸佔九龍柯士甸道和漆咸道南一帶,非法堵路並投擲汽油彈,更不斷以致命武器,包括磚頭、汽油彈及弓箭等,攻擊警方防線。下午2時左右,一名警察傳媒聯絡隊隊員,在漆咸道南和柯士甸路交界,距離理工大學近30米處,被箭射中左小腿,箭頭深深刺入,有鮮血流出。受傷警員目前清醒,現已送廣華醫院治理。

警方表示,該名警員事發時正進行傳媒聯絡的工作,而當時附近有大批傳媒正在採訪,此等攻擊行為對在場所有人構成嚴重生命威脅。警方嚴厲譴責暴徒有關暴力行動,現正進行驅散及拘捕行動,並再次呼籲市民不要前往理工大學一帶。

一名警察傳媒聯絡隊隊員被暴徒用箭射傷小腿

箭頭刺入頗深,有鮮血流出

https://www.dotdotnews.com/2019/11/17/%e6%99%82%e4%ba%8b/%e4%ba%82%e6%b8%af%e6%9a%b4%e5%be%92%e5%96%aa%e5%bf%83%e7%97%85%e7%8b%82-%e5%bc%93%e7%ae%ad%e5%b0%84%e5%82%b7%e5%82%b3%e5%aa%92%e8%81%af%e7%b5%a1%e8%ad%a6%e5%93%a1

*黑衣魔鋼珠射擊警方面部 警指暴行已達恐怖份子暴徒暴亂程度,(睇來警察也要用新戰術,用大炮及手雷彈代替摧淚彈, 開實彈槍代替用警棍)

亂港暴徒今日(17日)下午繼續在香港理工大學附近,持續以致命武器,包括磚頭、汽油彈、弓箭及鋼珠等,攻擊警方防線。下午2時許,一名傳媒聯絡隊隊員被箭射中小腿;同一時間,另一名防暴警員亦在漆咸道南和柯士甸路交界,被鋼珠擊中面罩近鼻樑位置,所幸面罩未被擊穿,該警員並無受傷。

警方表示,暴徒亦於理工大學A座附近,近漆咸道南的平台,不斷用巨型彈叉將汽油彈及硬物射向在場警員。巨型彈叉的射程達三四十米,這些攻擊對在場所有人,包括警員、記者及義務急救人員,構成嚴重生命威脅。另外,校園內藏有大量的攻擊性武器,以及包括易燃液體的危險品,對公眾安全構成極嚴重威脅。

警方指出,理工大學一帶的暴力行為已達暴亂程度,任何留守並協助暴徒的人都可能干犯暴動罪,警告暴徒及所有支援暴徒的人,馬上停止違法行為及離開校園。警方亦勸喻在場記者留意自身安全,不要妨礙警方的執法行動,並再次呼籲市民不要前往理工大學一帶。

 一名防暴警員被暴徒用鋼珠擊中面罩近鼻樑位置

暴徒將汽油彈掟向警方裝甲車,車身著火
*中大實驗室80公斤濃硝酸被恐怖份子暴徒盜,  可製萬個鏹水彈
中大實驗室80公斤濃硝酸被盜 可製萬個鏹水彈
中大實驗室被恐怖份子暴徒偷走危險品。

恐怖份子暴徒上周佔領中文大學多天,期間校內實驗室危險倉有大量高危化學品被盜,中大及至昨日報警求助。據傳媒報道,據悉目前已確認至少三類危險化學品失竊,當中包括可引致中毒的己烷,以及可導致嚴重灼傷的濃硫酸和濃硝酸,後者被盜數量更高達80公斤,足以製造上萬個鏹水彈,至於其他失去的危險品仍在點算中。

上周佔據中大的恐怖份子暴徒,從校園實驗室危險倉盜走不少危險化學品及易燃品,中大校長段崇智上周五發出公開信承認事件,又指校內有大量製造汽油彈,校方及至昨日才到就近警署正式報案。據了解,警方新界南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並確認該校至少失去3種高危化學品,包括17.5五公升的濃硫酸、80公升的濃硝酸和二點五公升的己烷,其他失物仍在點算中。

據悉,濃硫酸及濃硝酸可引起嚴重的灼傷,己烷則可通過呼吸或接觸皮膚而引致中毒,其中被盜去80公升的濃硝酸,可製造上萬個鏹水彈,對警員及市民均極為危險。

英國皇家化學會院士、中大生物化學系前客席教授曹宏威表示,硫酸及硝酸是最強腐蝕性液體的之一,具有很強的殺傷力,通常存放於大學的危險倉庫中,並有專人看管及登記取用記錄,以確保適當使用。曹強調,示威者不應亂取具有危險性的硫酸及硝酸,若使用及存放不當,只會嚴重灼傷他人及自己,最終只會害已害人。

曹宏威亦提到,「若有人向他人照頭淋硫酸或硝酸,基本上傷者雙眼會失去視力、頭皮脫皮,後果很嚴重,需要移植皮膚等」。他亦指,網上有流傳製造危險品的方法,但往往都存在錯誤,市民不應盲目跟從,否則很容易發生嚴重意外。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11/18/010131920.shtml

黑衣人向警員投擲石頭、磚塊,及淋灑不明液體。網上片段截圖黑衣人向警員投擲石頭、磚塊,及淋灑不明液體。

警方表示,凌晨約3時許,一名被捕女子在押解前往求醫期間,被人搶犯,警員在生命受嚴重威脅下開了3槍,初步相信無擊中人。警方嚴厲譴責示威者襲警及搶去被捕人士。

警方表示,事發時,在彌敦道與佐敦道交界,拘捕一名涉嫌參與非法集結的20歲女子,她頭部受傷要由救護車送院,由兩名警員押解。惟救護車駛至佐敦道及渡船街交界時,因交通阻塞,救護員要徒步前往被捕人位置。惟被捕人、救護員及負責押解的警員返回救護車時,救護車受到攻擊,被捕人被搶走。

負責押解的警員被圍困於救護車內,被人投擲石頭、磚塊及淋潑不明液體,一名警員在生命受到嚴重威脅下開了3槍。警方說,正通緝該名女被捕人,強調「協助罪犯」為嚴重罪行,又呼籲市民提供逃犯資料。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11/18/010131915.shtml

*理大恐怖份子暴徒堵紅隧 狂擲汽油彈襲警,(睇來警察也要用新戰術,用大炮及手雷彈代替摧淚彈, 開實彈槍代替用警棍)

 圖:入夜後,理大校園外有暴徒密集式朝警方防線投擲汽油彈

理大對出漆咸道南昨晚再爆發激烈衝突,一批暴徒聚集,並投擲燃燒彈,警方射催淚彈驅散不果,暴徒再投擲汽油彈還擊,漆咸道南及柯士甸道滿地火光。

  昨晚約10時許,理工大學一批黑衣暴徒聚集,並向漆咸道南及柯士甸道投擲燃燒彈,防暴警分別由柯士甸道及漆咸道南集結,向馬路上與警方對峙的暴徒推進,並發射多枚催淚彈驅散,暴徒不斷向警方投擲汽油彈,警方再發射一輪催淚彈及海綿彈還擊後暫時後退。至11時半,警方從漆咸道南和科學館道兩邊推進,暴徒從理大平台投擲燃燒彈,更險傷記者,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大批暴徒退入理大校園內,繼續與警方對峙。

  另外,雖然暴徒撤出中大,但其他大學校園仍被暴徒佔據。理大校園昨仍有暴徒佔領校園與對出的天橋,導致紅磡海底隧道繼續被堵塞。

  理大校園亦面目全非,周圍滿布雜物和玻璃碎片,黑衣人在帳篷內休息,多個課室及演講廳外閉路電視被噴黑,校務處及李嘉誠大樓多個辦公室嚴重損毀,大樓外牆玻璃幾乎全部被擊碎。

  黑衣人用作練習掟汽油彈及靶場的施祁廉桐游泳池,池底被熏黑及留有大量垃圾。校園內的中銀櫃員機靈件被拆毀。

  城市大學校方發表聲明,要求蒙面黑衣人盡快離開學生宿舍及附近一帶,讓宿舍回復正常。各間大學相繼宣布取消畢業禮。其中港大決定取消學院原定於本月底至12月舉行的畢業禮。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117/375040.html

*恐怖份子暴徒煽暴候選人為票向黑衣魔跪低,(想要香港有和平安樂日子過,投票就要認清楚止暴制亂同恐怖份子暴徒割蓆的...。投錯票你會死得好慘!)

煽暴候選人為票向黑衣魔跪低

政界指清障有理 斥投機無操守

香港各區市民陸續站出來向黑衣魔說不,齊齊動手整理好自己的社區亂象,惟煽暴派區議會候選人卻一再向黑衣魔「跪低」,一再於社交網站發帖向黑衣魔「致歉」。多名政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強調,市民對黑衣魔迫人罷工罷課的行為感到厭惡,清理路障是合法合理的事,對於有區議會候選人在清路障後向黑衣魔「悔過」,感到震驚及憤怒,直斥這樣的人毫無政治操守、道德可言,擔心這些政治投機者若當選,只會令社區陷於政治爭拗,耽誤民生事務,籲選民要小心選擇。

香港文匯報早前報道,「將軍澳民生關注組」成員、西貢寶怡選區候選人謝正楓,在黑衣魔上周堵路時曾一度移開路障,但被黑衣魔、煽暴派網民批評後,竟「跪低」出「嚴正道歉聲明」,稱自己「影響了手足『三罷』的行動」、「決定失當」,更聲言「不會再重覆(複)相同問題」,有市民因此去留言表達對他向「黑衣魔」跪低的不滿。

民主黨黃竹坑選區候選人徐遠華上周五亦在fb出帖「為拆路障致歉」。談到在黃竹坑拆路障一事,雖然他聲稱自己「並非阻止抗爭,而是顧及老人家及院舍傷健人士」,但他就跪低一再向黑衣魔認錯,稱自己參與「前線抗爭」的經驗不足,誤以為拆了路障,就能減低警察出催淚彈的機會,事後才知道拆路障很可能會導致「示威者安全受影響」,並因此向大家致歉。

盧瑞安:投機者怕失激進票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盧瑞安對這些政治投機者的「致歉聲明」感到相當震驚及憤怒。

他指出,在這幾個月來,黑衣魔不斷破壞社會秩序,甚至令全港市民陷於黑色恐懼當中,過去一周的所謂「大三罷」,令到大家「想返工不能返,想上課不能上,外地及內地生大喼細喼逃亡」,煽暴派半句也沒有譴責。

現投票日在即,有些候選人明知應該清路障,但又怕得罪黑衣魔,為爭取激進選票,竟為清路障的正確行為向黑衣魔認錯,毫無政治操守、道德可言。他直言,這些政治投機者若當選,社區只會陷於政治爭拗,民生事務或會慘被荒廢,故選民必須小心。

何俊賢:應該向全港市民致歉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何俊賢指出,這些有關區議會候選人要致歉的話,應該向全港市民致歉,就是因為他們撐暴縱暴,才導致今時今日的局面。他批評,有些人沒有理會其他市民的感受,讓暴民堵路、衝擊市民的正常生活,現眼見選舉臨近,需要選票支持,便裝作關心居民清場,並同時向黑衣魔悔過道歉。這種但求政治利益,不擇手段的行為,是有利用價值就討好,無利用價值就一腳踢開,根本不配服務市民。

葛珮帆:討好暴徒失民心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指出,有關道歉信簡直是匪夷所思,強調清理路障完全是合理合法行為,也是應有的責任。

對於有候選人竟向黑衣魔卑躬屈膝致歉,除了怕得罪暴徒,失落選票外,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麼原因。黑衣魔為達目的早已不擇手段,嚴重阻礙市民的日常生活及出行。面對此情此景,這些區選候選人竟公然支持黑衣魔,不與暴力割席。她質疑這種為爭取選票討好暴徒,完全不把居民利益放在眼裡的人,又怎可能會真正為市民服務。

http://china168.org/fangangdu/2019/1118/52839.html

*垃圾教協偽善籲警「克制」 梁振英狠批雙重標準,(垃圾教協咁鍾意恐怖份子暴徒殺人火奸淫弩掠,唔知恐怖份子暴徒的所有暴行發生在佢地身上,唔知垃圾教協會唔會咁講呢!)

暴徒今日(17日)在香港理工大學附近與警方對峙逾十小時,不斷以致命武器,包括磚頭、汽油彈、弓箭及鋼珠等,攻擊警方防線。教協及理工大學教職員協會下午發表聲明,對情況表示「非常憂慮」,更「呼籲雙方克制」、「希望警方不要主動攻入校園」。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隨即於fb發帖,狠批教協「雙重標準」。

梁振英指出,正在理工大學校園內外發生事件是有組織有預謀的暴動,暴徒手段亦十分凶狠,今日下午就有一名警長被箭射傷,傷勢嚴重。對於教協聲明呼籲「雙方克制,避免使用致命武器」,梁振英反問:「警方克制不克制,請教協和教職員協會向大家說明他們用的是哪個國家的標準,是歐美警察的標準嗎?至於暴徒一方,『避免使用致命武器』的意思是暴徒可以使用非致命武器對付警察和道路使用者嗎?這些非致命武器包括汽油彈、磚頭和弓箭嗎?」

梁振英表示,作為教師,教協和教職員協會的會員更要重視學生的行為,更要協助社會防範罪行、懲處犯法違規的學生,「請教協和教職員協會呼籲暴徒投降自首,並全力協助警方搜證緝兇。」

 梁振英fb發帖狠批教協雙重標準

暴徒下午理工大學附近路段設置路障,多次向警察投擲磚頭及汽油彈

*九間大學校長的公開信,令全港巿民感到憤怒和不滿,(無能校長辭職!再唔係一死已謝天下)

九間大學校長的公開信,令全港巿民感到憤怒和不滿

這篇公開信將校園全部暴亂情况,和黑衣暴徒學生無法無天破壞校園及社會行為,把責任全推給警方及政府,好像全部與他們職責無關,這種無能無耻言詞和作風,看後令人感到極端憤慨和作嘔。

請看他們如何為自己無能辯解和卸膊,「而任何認為大學可以化解這場危機的期望是不切實際的,因為這些極其複雜而艱難的困局,並非由大學造成,亦無法透過大學紀律程序來解決。」

公開信無半句譴責暴徒學生暴行,隻字提及自己辦事教學無方應向市民道歉,就是因為他們姑息養奸態度助長暴徒學生氣焰;他們拒絕警方進入大學校園執法,令校園成為法外之地,包庇暴徒學生的暴行,才令校園化身成政治角力的場所,和製造致命武器(如燃燒彈及弓箭)的兵工厰。

暴徒學生不僅在學校鬧事,並且走出街頭大事破壞商場,商店及銀行,毀壞公物及地鐵設施,在馬路上佈置障礙物癱瘓交通,對伸張正義的市民拳打腳踢實行「私刑」,公開信中絕無半點提及上述暴徒學生的罪行,但實際上這些罪行己造成社會上的「黑色恐怖」,令市民夜間足不出戶,市民擔驚受怕人心惶惶,這些校長厚顏無恥,好像暴徒學生所犯嚴重違法行為全部與他們無關。

更令市民感到驚訝的,現今大學好像由各大學學生會統領,校長只是唯命是從,要百般遷就討好,唯恐得失學生會會長,便會職位不保。請問各大學校長知否,大學的責任除了是「傳道,授業,解惑」外,更要對大學生「培育心靈和健全人格」,而近期暴徒大學生所作所為,近乎滅絕人性,良知全無,為全港受害巿民詛咒。

而最為可笑可悲的,便是中大校長「段狗」受到激進蒙面學生百般羞辱後,仍為他們辯護和寫公開信譴責警隊濫用警權,這種跪地求饒忍辱偷生的景象,市民看在眼內真是感慨萬千而他卻毫不在乎!中文大學的多年校譽和名聲,就敗在這位毫無尊嚴和人格的校長手裡,亦令以萬計中大校友面目無光。

這封校長公開信,在日後香港歷史中定會記載,可能成為香港教育史「汚點證物」,說明當今教育是最失敗亦是最不光彩的一頁,這九位校長是「汚點証人」,為後世港人唾罵。

【聯署的九間大學校長來自城市大學(郭位)、浸會大學(錢大康)、嶺南大學(鄭國漢)、中文大學(段崇智)、教育大學(張仁良)、理工大學(滕錦光)、科技大學(史維)、公開大學(黄王山)和香港大學(張翔)。

http://china168.org/xieyuehanbupingzeming/2019/1117/52816.html

*梁振英斥大學管理層姑息養奸,(執晒大學佢用來興建公屋)

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特區前行政長官梁振英16日在社交網站發文,回應香港九間大學校長聲明。梁振英指出,目前時局的源頭是逃犯條例修訂,並非由大學造成,但部分大學管理層向少數學生和校外暴徒屈服,姑息養奸,責任在部分學校。

  香港九間大學校長15日發表聯合聲明,聲稱任何認為大學可以化解這場危機的期望是不切實際的,因為這些極其複雜而艱難的困局,並非由大學造成,亦無法透過大學紀律程序來解決。

  助長學生暴徒氣焰

  梁振英指出,目前時局的源頭是逃犯條例修訂,並非由大學造成,但部分大學管理層向少數學生和校外暴徒屈服,至今從不對犯法犯規者行使大學紀律程序,確實是助長了少數學生和校外暴徒的氣焰。

  梁振英表示,如果大學一開始就懲處犯事學生,協助警方拘控犯法暴徒,今天的時局不會惡化至此。姑息養奸,責任在部分學校。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117/375036.html

*火彈襲建制街站 恐怖份子暴徒謀攞命,(臨近選舉,恐怖份子暴徒勁用卑鄙無恥下流賤格滅聲行動)

 圖:民建聯張恆輝(右圖)在屯門擺設街站期間,遭暴徒向其街站方向投擲汽油彈

  暴徒無法無天,昨日企圖用汽油彈襲擊區選候選人!民建聯屯門悅湖候選人張恆輝,昨日在屯門擺設街站期間,突然有暴徒向其街站方向投擲汽油彈。民建聯發表聲明,對暴徒的惡行表示強烈憤慨,並要求警方嚴正執法,將違法暴徒繩之以法。

  張恆輝昨日接受《大公報》訪問時表示,昨日在悅湖商場對出位置擺設街站,同一街道還有另一候選人官東榮。傍晚大約六時左右,突然有黑衣暴徒衝上天橋投擲汽油彈。張恆輝表示,當時他正與街坊聊天,距離汽油彈着火位置約有30至40米。當汽油彈着火後,他便立即與一名義工上前撲熄,並警告街坊切勿走近。他指當時情況相當危險,幸好今次沒有人受傷。由於已有候選人報警,所以他沒有報警。

  促警嚴正執法緝兇

  民建聯發表聲明,對暴徒的惡行表示強烈憤慨,他們這種嚴重違法行為,不但視法治如無物,而且危及街坊和候選人的安全,更對當區選民造成重大心理壓力,影響選民投票意欲,嚴重損害區議會選舉的公平公正。民建聯強烈要求警方嚴正執法,將違法暴徒繩之以法;政府亦必須採取有效措施,確保投票日安全有序,讓選民可在免於恐懼的情況下投票。

  儘管今屆區選被黑色暴力的陰霾籠罩,民建聯多位區選候選人先後遭到不同形式的滋擾和恐嚇,他們仍然會以無畏無懼的決心,繼續服務香港,全力爭取選民的支持。民建聯又呼籲所有珍惜法治、渴望社會恢復安寧的選民,在11月24日,充分利用手中一票,支持民建聯,支持建設力量,向暴徒和暴力說不,挽救香港,讓香港不再繼續沉淪。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118/375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