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命理為什麼單身

2014/06/10 00:51:43 網誌分類: 斗數看婚姻與桃花
10 Jun

紫微命理為什麼單身

我們說過命宮是十二宮位的中心,也是心之所在,探討任一宮位均需先看命宮。

 

紫微命理為什麼單身。

 

【太微賦】說「以身命為福德之本」。

 

【骨髓賦】說「立命可知貴賤,安身便曉根基」,為了證明命身之重要,跟著用「命好身好限好,到老榮昌;命衰身衰限衰,終身乞丐。」來作進一步的闡述。

 

【準繩論】說「命居生旺定富貴,各有其宜;身坐空亡論榮枯,專求其要。」

 

先賢留下的這些文字,可謂字字璣珠,當為鬥數推命理論的框架,奉之為金科玉律,實不為過。

 

命盤分析

 

命宮

 

江小姐命宮無主星,自坐祿存,形成羊陀夾空宮,空宮有何特性?請讀者複習「入門篇」,二六一頁。

 

紫微鬥數排盤,以紫微和天府各率領一組排布。分別是:紫微、天機、太陽、武曲、天同、廉貞,天府、太陰、貪狼、巨門、天相、天梁、七殺、破軍。這十四顆稱為甲級星,亦稱主星。當命盤上某個宮位無上述任何一星時,即稱為空宮。空宮的特點是,較容易受到對宮、三方及鄰宮星曜之影響,其他宮位吉則自已沾光,其他宮位凶則跟著倒楣。換句話說,空間本質就是弱宮,對忌煞的抵抗能力弱,對吉化的接受能力亦弱。對於空宮,我們用「根基不牢」來形容,即使限運強也要打折扣,好比明明可以蓋二十層樓卻只能蓋十層。逢強運亦能中興,但緊接著走弱限時,即一落千丈。

 

詳細解釋,請見陳世興著武陵版《紫微鬥數導讀·入門篇》260頁至262頁。

 

羊陀夾制的宮位,本就有保護,謹慎,戒懼,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之心態,當主星強旺,即是謹慎小心,保守穩重,當主星陷弱或無主星時,反而有放不開、畏懼、退縮之缺陷,或者說保護自己過度,給自己帶來太大壓力。

 

這段文字,對羊陀夾的特性作了較為細緻的描述,最好記憶並加以理解貫通。羊陀夾的宮位,有一種「限制」的作用。強宮時的作用與弱宮時的作用不同,陳世興先生在此分別論述。

 

本來命宮無主星,遷移宮有祿星吉化,當會樂於與人交往,向外攀附,本命宮是羊陀夾制,就形成一道藩籬,缺乏冒險犯難之主動精神,也隔絕了人際關際之互動,這是江小姐先天性格之一大缺陷,外表看似活潑大方,內心實則拘謹放不開。

 

當對宮的巨門或天機之一化忌時,作用到命宮,簡直膽小如鼠。

 

命宮、財帛、事業三方未見火鈴羊陀等煞星,個性溫和、處事冷靜,不至衝動行事。

 

擎羊和陀羅均為剛強威猛之星曜,此二星大抵均有「膽大、兇狠、固執」特性。擎羊偏向果決(一次了斷,拿得起,放得下),陀羅偏向遲緩(反覆無常,剪不斷,理還亂)。

 

火星和鈴星,熱情、積極、衝動、暴燥的特性,來得快,去得也快。

 

命身三方有羊陀火鈴,可增強其人的積極性,不服輸,大膽而瀟灑的予取予求。

 

命宮無主星,我們可以借遷移宮之星曜觀看。換個角度來說,本人會以遷移宮之星曜組合,表達其性情及人格特徵,讓人「以為」本性是如此,其實其本體(本我)仍是無主星之命宮,絕不能混為一談。

 

這是鬥數很重要的推論方法,王亭之先生稱為「借星入宮」,我略嫌用詞不當。我們把本宮和對宮的關係,比喻為兩對門的鄰居,本宮沒有甲級星曜,好比我裡沒有燈泡一樣,而對門鄰居有甲級星曜,好比有大燈泡一般,他的燈光會照射到我家來,不用我開口問借,他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強逼式無償式送光給你,你只有被動接受的份。當他送來柔和的燈光(成吉格)時,我自然愉悅,你好我也好;當他送來的是閃電的燈光(成惡格)時,你也只有被刺瞎眼的份,說不定還得被劈死。

 

因此,黃石認為「借星入宮」屬用詞不當,當修正為「送星入宮」或「照星入宮」更為恰當。雖只一字之差,但其間主動與被動的關係,不言而喻。故我們在談到空宮時,用詞一率是「以對宮星曜照入為用」。

 

當命宮陷弱或無主星時,當會以遷移宮之特點凸顯(掩飾)自己,惟恐讓人看到其體本空,就像貓看到狗,一定要把自己堅立得很大,希望嚇退對方;但是當狗往前撲時,那貓就一定迅速開溜。

 

對於空宮的命格,往往表裡不一,讓人看走眼。陳世興先生的比喻很形象。

 

江小姐遷移宮有天機巨門坐于旺地,且左輔左弼化祿會集,容易予人能幹、心思細膩、口才便捷之印象(行運有干擾,請注意)。自坐地劫會地空,顯示交友是率性的,以直覺心情判定,難免會造成波動不穩定。火星會入遷移宮,是表示活潑積極,也帶有批評叛逆之性格,因逢左右祿星,倘不至為過(犯上、口舌是非、口無遮攔)。

 

地劫地空的其一特性是「憑感覺」。

 

左輔右弼,有幹練圓融之特性,利於協調勾通,斡旋折衝的技巧,很會「打哈哈」,化干戈為玉帛。

 

化祿有「愉悅、樂觀」之義。

 

由命宮與遷移宮兩相對照(命、財、官【注1】一組,偶【注2】、遷、福一組),我們可以發現表裡差異很大,命宮三方不見吉煞星,呈靜止狀態,遷移宮三方有火星、地空、地劫三顆煞星及左輔右弼兩顆吉星,是外表熱絡而內心較(冷漠)型(比較嫺靜)。

 

這好象是陳世興先生獨創的鬥數推論方法,他將命宮、財帛宮、官祿宮劃成內三角,將遷移宮、夫妻宮、福德宮劃成外三角,從內三角觀察內心的心理活動,從外三角觀察對外活動,兩者一對比即可知其是表裡如一或表裡不一。

 

命宮無主星,行運之順逆、強弱,星曜賦性也都會明顯改變一個人,因此看到命宮空宮者,一定要注意行運變化,不然很容易誤判。

 

前面已提及,命宮空宮比較容易受到外來影響,行運的四化對本命的加吉加凶,以及行運所坐會的星曜並四化推動,都會打破原局的平衡及穩定性。

 

身宮

 

身宮位於財帛宮,對錢財的處理會多費心。主星為天梁,三方不見煞星,屬「機月同梁為吏人」之上班族類型,穩定的薪水收入即可滿足。

 

身宮所坐的人事宮位,對此事項有加強作用。由於紫微鬥數排盤不講節氣,身宮只能與命宮、夫妻宮、財帛宮、遷移宮、官祿宮、福德宮同宮。鬥數有個門派叫透派,此派鬥數要過節氣,所以會出現身宮與任何一宮同宮的可能,比如身宮在田宅宮、疾厄宮、子女宮...等。

 

天梁為老人星,思想固執,堅持己見,不活潑,缺乏女人柔軟、撒嬌之特質,有時會給人男人婆之感覺。天梁星亦有孤獨之性質,不喜歡太吵之環境,對女人是不利的,嚴重的還會較老氣(成熟穩重比較好聽)。

 

如果把命宮當成掌管先天命盤的作用,那麼身宮就是對行運過程的調整作用,這種作用功能,年紀越大,調整作用亦越大。通俗的講,命宮佳而身宮差,其人生過程則每況愈下,先甜後苦(要注意行運是否對身宮強化或弱化);若命宮差而身宮佳,其人生過程倒吃甘蔗,先苦後甜(要注意行運是否對身宮弱化或強化)。

 

【玉蟾發微論】說「命身相克,則心亂而不閑」,透露了鬥數的重要原則。另外【正統飛星紫微鬥數】進一步指出「人有性之剛柔及愚賢,而南北二鬥之星亦有所屬,不論其善惡,先談其剛柔,大體南斗性柔,北斗性剛,柔雖靈敏,嫌欠魄力,剛雖勇為,略欠思慮,但北斗紫微之陰土,反主鑒敏,而主意不堅,外剛內柔,而南斗之天府,則外柔內剛,至於論人之性格強弱,以命垣之正星為主。如為柔星,則喜三方合曜及身宮有剛,如得剛星則喜三合得柔上右柔 而合柔星,則優柔寡斷,剛而無柔合,失之偏激兇暴。」大抵命身星曜要成為剛柔相濟並且不成相克之局方為好結構,因一個人要想成大事,絕非憑暴虎馮河之勇可得,亦非優柔寡斷之輩可成。

 

觀江小姐的命盤結構,命宮柔弱,身宮天梁亦是南斗主柔的星曜,由此則可見,其人一輩子偏向于平靜無波,不可能興起大風大浪,造成人生的大起大落。

 

事業宮

 

太陽北權與太陰共守,三方不會左輔右弼,在處事上會帶頭做,也比較不懂得授權,常讓自己累得半死(與命宮無主星有關)。化權在事業宮,通常會堅持自己的做事方法,其手段為何,要看主星及三方吉煞星之組合而定,太陰星在本宮也有其細心處。

 

太陽為官祿主,紫微亦為官祿主,都屬於領導之星,但領導的模式卻不相同。作個比喻:紫微的領導是指揮式的「給我上」,太陽的領導是身先士卒的「跟我上」。故太陽在事業上的表現,是模範作用,帶頭做事,以此影響他人「跟著做」。太陽化權更強化這一特點,是故有「大權獨攬」的特性,由於缺少輔弼,也缺少幫手。

 

陳世興先生在這裡再次強調,推論其他宮位的特質,一定要參考原命身宮的特性,這個原則千萬不能忘。

 

一個好老師,總是在關健的地方給學生一個啟示,以便引起學生思考。陳世興先生說「化權在事業宮,通常會堅持自已的做事方式。」那麼化祿呢?化科呢?化忌呢?大家讀到這裡的時候,腦子裡會不會思考這些呢?另外,何星所化也很重要,所以陳世興先生指出「其手段為何,要看主星及三方吉煞之組合而定。」

 

太陽化權責任心強,加上太陰的細膩特點,命身均柔弱保守,做一個幕僚式的職務,再合適不過了。

 

江小姐自高商畢業後,即在某大民營機構任職,從事出納工作逾三十年,最後終於當上了部門主管。在命理上,命宮之謹慎保守態度、身宮之穩定不忮不求性格,與事業宮之負責實做精神,應是主要因素。

 

誰說武曲的財帛宮才能當會計出納,天梁就容易圖利他人呢?

 

福德宮

 

天同一般都稱為福星,福居福位,應是有福之人。所謂有「福」,是一種很抽象的概念,可以說無憂無慮、看得開放得下,懂得去享受人生,但不一定是很有錢財。有福的人,是受不了太煩的事,不會沒事找事幹,也怕壓力。

 

三方會火星、空劫,就不能說無憂無慮了,還是容易受外界之干擾煩惱,不過卻很快就可以釋懷。

 

另外在花錢方面,也因煞星之引動,會隨與之所至而衝動消費,畢竟命宮坐祿存星及化祿,總有節制。

 

火星,衝動。空劫,隨心所欲,即興所致。

 

祿存即存祿,是靜態的。化祿即活祿,是動態的。

 

命宮空宮,祿存為羊陀所夾,有所節制不假。但化祿在遷移宮,是外在大方的情形,未必就有節制作用,在社交活動中,由於這顆化祿作用,她不無搶先付帳的可能,化祿的主星是巨門,我想至少會有口頭客氣搶帳的情形「我來,我來...」

 

夫妻宮

 

這是重點宮位,本宮也是空宮,自坐地空及火星。在一個陷弱的宮位擺上煞星,是承受不住的,會缺乏安全感、穩定性,雖然本人在處理財務、工作上有其謹慎的性格,怕在夫妻宮就很容易「受驚」,談一談就愈覺不妥「地空」,很快發現對方的缺點,就會立即行動「斷」(火星)。可以說在感情的處理上太情緒化。

 

本篇的主題是探討江小姐為何不婚,故「夫妻宮是重點宮位」。

 

命宮與夫妻宮合而得出的結論,是對婚姻有種莫名的恐懼感,追究其根源只怕是來自于父母,其父母的婚姻可能很糟,自小看在眼裡,懼在心裡。其父母宮本忌煞交沖,又第一、二限巨門與天機分別化忌,天機主家務事。

 

地空星的特性,是憑感覺,很容易為對方的某個特質迷戀不已,也很容易為對方的某個特質痛恨不已。特別有火星同宮,容易產生第一印象,擦起愛的火花,也容易因為對方的某個缺陷(也是特質)憤而離去。火星,特點是快速,快刀斬亂麻。

 

本宮無主星,以對宮星曜照入為用,太陽太陰受地空影響,容易產生多慮的情緒,陰晴不定。同時火星與太陰亦組合成格局,受忌星引動即引動其叛逆特性。從行運過程中可以看出,一直受干擾。羊陀夾空宮的命格,夫妻宮又是這種不穩定的情形,一但稍有不對,她的第一反應是逃之夭夭(火星)。

 

以先天的結構來看,江小姐所欣賞的物件是開朗活潑、親和性佳、做事積極者(自坐火星,對宮為太陽太陰)當然最重要的是讓她有感覺。

 

夫妻宮亦顯示本人對婚姻的訴求及對待方式,顯示一個人的擇偶心態及類型。

 

賦雲:陰陽左右最慈祥。

 

太陽化權遇火星,積極主動;加地空天同,思維活躍,幽默風趣;昌曲夾,精明獨到。當然,太陽化權,亦主相貌堂堂,有愛心。……

 

火星加地空,對方的某個特質,吸引她呯然心動(一見鍾情)。

 

六親宮

 

子女宮坐七殺、文昌化忌、天魁星,三方又會鈴星、擎羊兩顆煞星,不利親情緣分。七殺屬金,在親情上本就象徵孤冷漠,又有鈴星、擎羊形成「鈴羊」格,古賦雲「七殺專依羊鈴為虐」,正加強其疏離感及刑克力量。

 

【玉蟾發微論】雲「刑殺守子宮,子難奉老。」,七殺會羊鈴,加文昌化忌引動,即構成了「刑克」格局,「子難奉老」所指有三:其一,無子嗣,古社會女兒總有一天是潑出去的水,是不算在內的;其二,有子嗣,白髮人送黑髮人,兒子比自已先死;其三,不婚,在古社會,「不婚有子」這種現象太驚世駭俗,幾乎是不可想像的。

 

七殺坐午宮,本就有火克力金之現象,文昌化忌篷鈴羊,也意味著生殖系統並不強旺,生理需求較淡,當忌星被引動時(己亥、辛醜運),就要特別留意婦女病。

 

陳世興先生夠意思,不藏著掖著,推命技巧及心得一一向大家展示,這裡又透出了一個論命方法。他把子女宮視為「性能力」宮位,江小姐能小姑獨處一輩子,生理需求不強,與命宮空宮及子女宮成為凶格不無關系。盤上倒是有鈴貪來合,但亦成金克木、火克金的組合,縱有念頭,也是稍縱即失。另外子女宮有咸池,地空地劫會別坐會命、夫、福宮,通過「意淫」即可得到滿足。一夜情之類的遊戲估計她不會去玩,畢竟命宮太保守,沒有這個膽。

 

父母宮是破軍、擎羊共守。破軍本就不利親情緣分,再有屬金之擎羊星共守,在親情互動上不免冷淡不夠溫馨,再三方會入文昌忌星及鈴星,更不易熱絡,難享父母之溫情照顧(須考慮行運之引動)。

 

破軍司夫妻、子女、僕役之宿,當討論人生的這幾項事件時,破軍的吉凶相當重要。盤中破軍坐會擎羊、鈴星,為文昌化忌引動,造成忌煞交加現象,顯然不是好結構。江小姐不婚、無子、工作上缺少有力説明,與這破軍呈現的凶象,有密切的關係。

 

※破軍亦主「典當之財」,盤上破軍呈凶,也就是說,當江小姐手頭緊想借錢時,往往不能如願。當然,命身都較為保守,她也不算花費無度之人,因此手頭緊的現象不太可能發生。除非突然事故需花大錢,此時調寸頭就較困難。

 

先天盤之分析暫告一段落,接著我們來探討行運之得失。行運之解說,以夫妻宮為主,如有特殊狀況,再考慮其他宮位。

 

丁酉運(15歲前)

 

四化背熟了嗎?沒有,請趕快背,因為後面解說都要用到。丁大運是太陰化祿、天同化權、天機化科、巨門化忌。先天遷移宮巨門星由先天祿轉為大運忌,在人際間關係的互動上就會退縮,反而失去了先天之祿星作用,因大運祿星在事業宮,會把精社集中于學業上,這時候還未涉及兒女私情,在民國四十年前後還是滿保守的,因此夫妻宮不用多加探討。

 

甲:廉貞化祿、破軍化權、武曲化科、太陽化忌

 

乙:天機化祿、天梁化權、紫微化科、太陰化忌

 

丙:天同化祿、天機化權、文昌化科、廉貞化忌

 

丁:太陰化祿、天同化權、天機化科、巨門化忌

 

戊:貪狼化祿、太陰化權、右弼化科、天機化忌

 

已:武曲化祿、貪狼化權、天梁化科、文曲化忌

 

庚:太陽化祿、武曲化權、太陰化科、天同化忌

 

辛:巨門化祿、太陽化權、文曲化科、文昌化忌

 

壬:天梁化祿、紫微化權、左輔化科、武曲化忌

 

癸:破軍化祿、巨門化權、太陽化科、貪狼化忌

 

戊戌運(16歲至25歲)

 

這是情竇初開並為適婚年齡的人生階段,命理上值得大書特寫。

 

貪狼化祿于大運事宮【注3】,天機化忌于大運僕役宮、先天遷移宮。先天事業宮有先天太陽化權、大運太陰化權,而大運事業宮有大運貪狼化祿,會專注于學業及工作,且能有好的表現。

 

大運感情宮是廉貞、文曲、陀羅,對宮有貪狼祿星及鈴星沖照,表示有人追求,但是本從受陀之影響猶豫不決,且大運感情宮之左右鄰宮均為空宮無主星,會有一種不安、沒有依靠的感覺。如把遷移宮之星曜借照于命宮,大運感情宮就形成空劫夾制了。再有陀羅、旁有空動晃動,那受苗就不易生根發芽了。

 

先天夫妻宮是內心對婚姻感情的心態及看法。天機忌星會照,本宮有火星及地空星,對婚姻感情沒有安全感,再加上大運感情宮不穩定,自然沒兩下子火花就熄滅了。

 

這是紫雲先生首次公佈的論命方法,詳見其大作【鬥數論姻緣】。大限夫妻宮,以黃石個人淺見,認為是「遭遇」。能不能遇上先天夫妻宮呈現出來的物件類型,就參考大限夫妻宮。

 

先天命宮運連續受二十年之忌星衝擊,也會影響本人的自信心及企圖心,只好找化祿來強化自己,而祿星在大運事業宮,自然會在學業及工作上求表現,免得受創。

 

丁酉限巨門化忌,戊戌限天機化忌,均沖先天命宮及夫妻宮,命理上的這種結構,稱為「連忌」。這是紫雲先生首次公開的重要論命法則。紫雲先生在【鬥數論姻緣·愛情平行線之二】指出:「連忌作用,會使原似不帶凶象的宮位,在循序的過程中,有如金屬生銹般地慢慢腐蝕。忌星之害,主一種晦暗不明顯的干擾,不似忌煞交沖的較激烈破壞,因此連忌的為害,會有如一個人的健康,乃在漸進中慢慢惡化,不象突如其來的一場大疾病,使身體很快的惡化下去。」

 

就這先天夫妻未宮來看,丁酉限巨門化忌自卯來沖,戊戍限天機化忌自卯來沖,已亥限文曲化忌與文昌化忌夾制,庚子大限天同化忌自亥來沖,正是連忌結構。這一連串的摧化作用,足以使江小姐的婚姻觀念產生動搖,對婚姻的信心不足,並且嚴重到恐婚。

 

這裡陳世興提示了一個鬥數論命的重要竅門----四化的角力轉化關係。天機化忌直射本命,顯然很苦悶不樂的,天機化忌主家務事紛擾,沖入本命夫妻宮,也是情事困擾。什麼事能讓她充實並開心?就看化祿在後天的什麼宮位。

 

己亥運(26歲至35歲)

 

對於40年代出生的女性,大都二十出頭就嫁人。此大限從26歲開始,顯然要算是晚婚年齡。

 

武曲化祿于大運父母宮,文曲化忌于大運子女宮,大運命宮三方均未受大運祿忌星之影響。

 

大運夫妻宮是先天命宮,羊陀夾制,雖對宮有先天巨門祿星,惜缺火星之催化,即使有,大運夫妻宮受羊陀夾制也放不開談不下去。

 

先天夫妻宮也受雙忌夾制,內心更是有無形壓力,不敢去碰感情,在先天大運均弱的情形下,要結婚是很不容易的。

 

這雙忌夾制先天夫妻宮,是重點之重點。此宮受雙忌夾制後,引發了先天命宮的劣根性—壓力、恐懼。江小姐在此限不婚,與此有絕對的關係。

 

當然我們不能說這樣就一定結不了婚,如果父母強迫、親友壓力,還是可能會結婚。我們所要探討的是:她是否願意結婚,會不會幸福快樂?而不是結得了婚結不了婚,因結婚不是單一個人或兩個人的事,常常是兩個家族間的事,我們不易探討,重要的是,本人面對的婚姻是何種狀態,她幸福嗎?

 

這段話耐人尋味,一張命盤,只是這個時辰出生的人,呈現出一種「共性」,尚有「個別差異」存在。江小姐不婚,與盤上的這種特質有關,但不能說凡擁有這個特質就一定不婚,這是很重要的概念。我常比喻反問:人是有鼻子、眼睛、耳朵的,這是判定是否「人」的標準之一,那麼是不是凡有鼻子、眼睛、耳朵的,就一律判定是「人」?

 

如果在己亥運結婚,因先天夫妻是雙忌夾空宮,一定充滿無力感及挫敗意識,不結婚反倒是一樁好事。

 

先天子女宮化忌,大運子女宮也化忌,這可能有兩種情形:一是有婦女病,經期不順,或是非常不舒服;二是如果要生育,將面臨不易受孕,或懷孕至生產過程中有諸多不順,江小姐體質瘦弱,常受生理之病痛,是否因此不敢結婚就不得而知了。

 

一個人的生育能力,與父母的遺傳特質有關,詳見紫雲先生著【鬥數論子女.如何判斷女人受孕能力】。江小姐先天子女宮這麼凶,若父母資料再對這個宮位增凶,就有可能不孕。關於女性生育,在常態中與下列條件有關:

 

⑴自已生育系統沒問題。

 

⑵需要有個男人(常態是配偶),並且與這男人發生性關係。(指常態而言,技術性的無性受精另論)

 

⑶這個男人的生育系統沒問題。

 

⑷男方精子與女方卵子不發生排斥現象。

 

以上四個條件缺一,一切免談。

 

江小姐先天命身宮弱,疾厄宮結構也不佳,子女宮又差,故陳世興先生推斷,以婦科病居多。

 

庚子運(36歲至45歲)

 

太陽化祿沖照先天夫妻宮,巨門先天祿星也自遷移宮會入,雖天同忌星也自福德宮會入,終是吉象,表示本人並未放棄結婚之念頭,只是拿不定主意(空宮又自坐地空)。

 

大限太陽化祿,太陽是夫星,照入本命夫妻宮,結婚的意願當然有。況本命有太陽化權會照,大限武曲化權坐,決心也很大。但天同化忌沖入本命夫妻,又讓她心有不甘。為啥?看大限夫妻宮。這是一個不好的殺破狼結構,雖有鈴貪會入(鈴貪主快,曇花一現),魁鉞和合之神,也有人牽紅線,機會頗多,但總是品質不佳(沒有讓自已心動,對方暴露出的缺點讓自已很難接受)。

 

※對方什麼暇疵讓江小姐無法接受?用宮位轉移借盤論法,主要是對方是離婚(或喪偶)並有孩子者居多。

 

戌宮當成物件,那麼申宮就對方的夫妻宮,宮內有刑克之兆但為雙祿夾輔(太陽化祿作用到未宮,巨門化祿作用到酉宮),巨門太陽雙化祿照入未宮(對方子女宮)。

 

大運之夫妻宮三方未會照任何祿星,反而有先天之文昌忌與貪狼形成昌貪格,表示不容易碰到理想的物件,在處理感受情上有很多困擾,如:有已婚者喜歡,或是對言條件、個性不合等。

 

破軍在夫妻宮,較不會表達自己的情感,賦文「破軍一曜性難明」,可能兩人都會唱(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內心不排斥,苦無機會,還是繼續芳華虛度。

 

辛醜運(46歲至55歲)

 

先天四化與大運四化相同,對先天夫妻宮有吉化作用,大運夫妻宮自坐天同、右弼,均是屬水的星曜,三方雙有祿星會照,應是結婚的好機會。

 

是否得了婚,還是要看主客觀因素。第一,是否真遇到了。化祿並不意味一定會碰到,只是表示碰到,只是表示碰好物件的機率比較高,談起感情會比較順利,但還是要參考對方的資料(如生肖、生辰八字)才能定奪。第二,到了這把年紀,還需要婚姻嗎?從先天夫妻宮來看,江小姐未必排斥,但是那個地空加火星,又是空宮,加上本命宮是羊陀夾空宮,下得了決心結婚嗎?恐怕沒有這份勇氣。

 

從太陽雙化權坐大限並會照本命來看,應該還是想結婚的。從巨門化祿分別照入本命及大限夫妻宮來看,降低標準後,讓她心動的物件應該也出現了,化忌星也不再干擾先後天夫妻宮。但不巧的是,對方嫌她為多(黃石的推測依據,這裡就不說了,大家猜)。

 

結語

 

這結語得相當精彩,從全盤的角度進行總結。前面所作推測,正是看到了這些。

 

江小姐年逾五十,仍是小姑獨處,在命理上有何解釋呢?

 

1、先天命宮太弱,又受羊陀夾制,造成個性放不開,不敢勇於當試,本來婚姻就是一咱賭博,沒有包贏的。

 

2、先天夫妻宮也是主星,又有地空、火星盤踞,在婚姻的意識型態上拿不定主意,下了了決心,也對婚姻缺乏安全感。

 

3、行運不佳,在適婚年齡時,先天夫妻宮不是忌星會照(戊戌運),就是雙忌夾制(己亥運):而大運夫妻宮也是崎嶇坎坷,不易遇良人,戊戌運空劫夾制陀羅、己亥運羊陀夾空宮、庚子運會照文昌忌星,引動昌貪格、鈴羊格。

 

4、福德宮坐天同,見巨門化祿會入,內心怕麻煩、壓力,如果婚姻會帶來更多的責任與壓力,她可能沒有勇氣結婚。

 

沒有結婚,當然沒有小孩(正常情況下),而她的子女宮也有頗多巧合。

 

1、 先天子女宮不佳,七殺與文昌星共守,會照鈴星及擎羊。

 

2、 生育年齡之大運子女宮不佳:戊戌運時,大運子女宮在(未),是宮宮,有地空、火星及天機忌會照;己亥運時,大運子女宮在(申),文曲化忌,又有陀羅,左右空宮,且為空劫夾制;庚子運時,大運子女宮在(酉),是羊陀夾空宮,您說是否很巧合呢?

 

江小姐能服務三十年不換工作,除了先天命宮、身宮、事業宮之特殊外,還有幾點提出來供大家研究:

 

1、 自戊戌運起至辛醜運止,連續四十年,大運事業宮不是化祿,就是不篷忌星沖會,非常適合工作之表現,且工作之穩定度及呂質均會較佳。

 

2、 先天事業宮一直受吉化,丁酉運太陰化祿、戊戌運太陰化權、己亥運天梁化科會入、庚子運太陽化祿、辛醜運太陽雙化權,對工作之責任感受會不停的加強,也會安于當上班族。

 

3、 戊戌運進入該公司,大運事業宮為貪狼、鈴星、天鉞共守,行運一直未讓貪狼化忌。雖己亥運有文曲及文昌雙忌自外會入,蛤貪狼也化權,在責任心的驅使下又繼續待了下來。庚子運又祿夾輔,到辛醜年運壬申年時,卻因職位調升,在工作壓力下(命宮空宮)萌生辭意,便是在公司的慰留下(天梁祿與巨門祿夾輔辰宮,是戊戌運之遷移宮)又勉力為之。庚寅運又是雙祿夾輔,恐將榮退于此,不會再換工作了。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