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壽(不拜皇帝)

2014/08/06 09:53:50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06 Aug

寬壽

(不拜皇帝)

 

    清王朝開國皇帝世祖愛新覺羅福臨在位的時候,正是大清鐵騎南下,掃蕩其他各種反抗勢力,建立起穩固的大清政權的時候。這時候,清軍掃南闖北,勢如破竹,普天之下,率士之濱,人們紛紛歸順新生的大清政權,不說是對一國之君,王公貴戚,就是面對享有特權的八旗子弟,誰又不低眉屈膝,敬讓三分?

    但是,就在這樣的情勢下,卻有一位高僧,性情耿介,護法求正,堅決不拜當朝皇帝!

    這位高僧不是別人,正是京師西閘外古剎名寺廣濟寺裡的大和尚寬壽大師!

    寬壽大師字玉光,是洪洞(今山西洪洞縣)人。當他還年少的時候,就辭別父母,離開家鄉,來到當時的明朝京師,拜廣濟寺洗元和尚為師,剃度削髮,受具足戒,參究佛理,妙通經籍。當時正值明末之季,朝廷呈現出一副風雨飄搖之勢,社會更是動盪不安。就在李闖王率領農民軍攻克京都、人心惶惑之際,寬壽大師便辭別師尊,出離已然殘破不堪的京師,南下江南,隱跡名山,或拜名師,或訪古剎,或遊山水,或修經律,修然自遠,超然世外。這一方面,使得他得以脫逃京師的戰亂;另一方面,又使他大開視界,深修佛法,妙理通達,心中得道。

    到清順治五年(公元1648年),清朝政權已然控制大局,國家政權非清莫屬,而京師也逐漸平靜下來,寬壽大師才離開江南,隻身北上。但是,他沒有直接回到京師,而是先來到山西東北境內的佛教聖地五台山,禮佛拜祖,盤桓日久,然後方轉道京師,重返當年受戒之寺廣濟寺。

    當時,清王朝定鼎未久,人心未服,尤其是邊遠地區,尚殘存著多股反抗勢力。為了征服邊遠,收取民心,清王朝就準備寄希望於佛教,借助宗教勢力,憑藉它的慈悲福果,化誘諸藩,以免再動干戈。因此,清王朝就下令尊崇佛法,廣開教門。

    寬壽大師剛剛回到寺院中那些日子,他極少言語,更多的時候都在閉門修法。即使是與其他的僧侶同室對座,他也經常是終日不發一言;而一到晚上,他卻便焚香秉燭,兀自危坐達旦。僧侶們見了,都覺得他性情古怪,高深莫測。

    但不久,廣濟寺的法席便開始了。寬壽大師登壇說法,條理清晰,法理明顯,辯言侃侃,每年他都按固定的日子舉辦這樣三期法會,前後一直堅持了十三年,直到他圓寂西歸時方止。壇上壇下的寬壽大師,在聽講的僧侶們眼裡,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十三年下來,聽他弘法、出其門下的僧、俗之人,成千上萬,真可謂佛法鼎興,法名遠播,以致後來連處在深處皇宮的清世祖也聞聽了寬壽大師的鼎鼎大名。

    順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冬天,世祖皇帝御駕親臨廣濟寺。當時,寬壽大師正在定中。而寺中住持德光法師聞知之後,匆忙來到寬壽大師修持的靜室之中,告訴他說:“聖駕光臨,怎麼辦才好?”寬壽大師一聽,卻半點也不驚慌,從容地說:“不管他是來拜謁佛祖,還是來拜見我的,進來拜見不就得了,何必這樣大驚小怪呢?”

    德光法師一聽,心裡就更加著急了,忙說:“聖駕馬上就要到了,我們還是趕緊出去迎接吧!”可是,寬壽大師卻依然不為所動,一心想著自己佛法,並不想出去迎接這位世俗的皇帝。其他僧眾為此驚慌不已。

    就在他們你勸我說,一片忙亂之際,皇帝的御輦已然來到山寺門外。皇帝的近侍僕役們將寺門敲得山響,叫喊聲十分急迫。而寬壽大師卻依然不想出定。大家見事情緊迫,誠不得已,就一齊擁上來,硬將寬壽大師扶持到大殿上。

    大家一見龍顏威儀,高高危坐大殿正上方,自住持往下的僧眾,無不誠惶誠恐,蛇行匍匐,一齊跪倒在皇帝腳下,山呼萬歲。

    可是,直到這時,寬壽大師卻依然一副渾然不見的樣子,昂首屹立,別說跪拜了,就是拱手作揖、合掌行禮的意思居然也沒有!世祖皇帝一見,勃然大怒。寺僧們無不為寬壽大師的處境焦慮。但寬壽大師自己卻依然只是一味地屏氣緘默,容顏舒泰,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聖祖皇帝直視他良久,見他還是沒有拜謁、懼怕的意思,就心機轉動,不再與理會,怒氣也消減了許多。就讓德光住持陪同著,四處參觀寺廟,拜謁佛祖。而寬壽大師見了,卻又瞪目而視,似在責怪德光住持不該自失佛門弟子的尊嚴,去禮拜、侍奉一位塵俗中的皇帝。這樣過了一會兒,沒等到聖駕啟動,寬壽大師便掉頭回到自己的靜室之中,修煉他的佛法去了。

    清世祖卻也大度,並不責怪。直到他遊興已盡,就要啟駕回宮的時候,才問德光主持說:“這老和尚怎麼如此倔強?”德光法師聽了,不知如何回答,只好代為謝罪。

    可是,清世祖回宮之後,每每想起廣濟寺之行,心中總也不能平靜。數日之後,仍然心中不悅的世祖皇帝就命令一名近待重返廣濟寺,詢問寬壽大師說:“大師您之所以不接駕跪拜,佛經上可有明文記載?”

    寬壽大師一聽,抗聲慷慨,朗聲答道:“《梵綱經菩薩戒》中規定著!”說完,就翻檢經籍,找出這卷經律,交給皇帝侍衛,讓他帶回去呈獻給皇帝龍目親觀。

    等到侍衛離去,合寺上下見皇帝數天之後,依然心中還記掛著這件事,無不心生惶惑,相顧失色;可寬壽大師卻依然一如既往,徜徉自若。

    世祖皇帝看罷經卷,不覺龍心大悅,慨嘆良久。第二天,他又傳旨宣詔,命寬壽大師前去皇宮大內,聖駕召見。寬壽大師聽了,又不想去。可是,寺僧們​​卻勸解道:“大師,您如果不去,真的龍顏震怒,這廣濟寺的結果會怎麼樣呢?”寬壽大師這才顧及大家,勉強起行。

    進入西華門,步入萬善殿,寬壽大師發現還有其他許多佛門弟子一齊應詔而來,侍立左右。但寬壽大師卻並不顧這些,面向南方,趺坐悠然,彷彿不知身在何處。

    一會兒,殿外傳呼“萬歲駕到,眾僧接駕!”大家一湧而出,長跪階下;而唯獨寬壽大師依然一如既往地端坐不動。世祖皇帝邁步進殿,看見之後,卻也不惱不怒,反而來到他身旁坐下,問他道:“和尚這些天可好?”寬壽大師一聽,隨口答應道:“好。 ”此外別無他

    等到皇帝賜食完畢,寬壽大師便手持缽盂離開了。

    看著寬壽大師步出大殿,世祖皇帝忍不住心中的欽服與感嘆,四顧周圍的眾位高僧們說:“作為一代高僧,護法如此精誠,呆欽可嘆!你們是否也該向他學習呢?”高僧們一聽,無不汗顏。

    從此以往,世祖皇帝就特別看重這位耿介不群、超凡脫世、高標千古的寬壽大師。

    到了順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清世祖聖駕仙逝。當時,年歲已然高達八十整的寬壽大師聞聽之後,不覺悲從衷來,率領僧眾親臨大內哭祭。歸來之後,大師猶自悲慟不已,嘆息再三,並宣告眾人說:“聖駕駕崩,我也不久於塵世了!”

    這一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一代高僧寬壽大師圓寂西歸。世壽八十,僧臘五十又八。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

k98m
k98m 2018/07/25
@DenL...

因爲舊網誌太多文章,運作很慢,因此轉了新網誌,改了名叫做k98m,按K98m找我吧。

DenL
DenL 2018/07/08

石老師,怎可聯絡你?以往是你讀者現有問題想你指導,請email: dennislwl@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