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緘(預警王處厚)

2015/01/07 09:27:13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07 Jan

僧緘

(預警王處厚)

 

    釋僧緘,俗名緘,姓王氏,京兆(今陝西關中一帶)人。年少聰慧,才華過人。大中十一年,杜審權下對策,王緘一舉成名,和秘書監馮涓是同年。

    乾符中,黃巢義軍劫掠各地,王緘隨著眾人避亂。到了渚宮,投靠中書令成某。成某進攻淮海,出師不利,大敗潰散。於是王緘削髮出家。這時雷滿據荊州,襄州趙凝興兵,攻破荊州。梁祖派遣高季昌誅滅趙凝,江陵歸屬於高氏。王緘再一次避難,到了長江上游的夔州。

    後唐同光三年,王緘入四川,尋訪馮涓,聽說馮涓已死。王緘就寓居在淨眾寺,自稱僧緘。他髭發皓然,而面色紅潤,行動逍然,人們都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後周顯德二年,華陽進士王處厚科考落第,入淨眾寺,在松竹間徘徊,消遣憂憤,碰巧遇見僧緘。

    “這不是王處厚嗎?”僧緘問道。

    處厚大驚失色,說:“我從來不曾見過你,你怎麼認識我呢?”

    “這不過是偶然知道罷了。”僧緘說,並說自己出生於唐文宗大和年間,現在已經一百三十多歲了。

    處厚肅然起敬,請教道:“不知我將來情況如何?”

    “你將來的事情嗎?明年就可以見到分曉了。” 僧緘說。原來,這預示著周朝即將滅亡了。僧緘還特地囑咐處厚,不可洩漏天機。

    第二天,處厚又來尋找僧緘,卻怎麼也找不到了。

    有一天,僧緘不請自來地到處厚居住的地方拜訪,說:“我前一陣去峨眉山禮拜,剛剛回來。”

    僧緘在案上看見有些文卷,隨手翻開一看,是處厚科考時所寫的賦稿。他說:“要是考證真假的話,那麼這一篇並不是您考試時寫的文章。為什麼要瞞騙人呢?”說完,從懷中抽出一篇賦稿,說:“這難道不是考試時的真本嗎?”

    處厚驚懼不已,定了定神,說:“這是我考試以後,偶加潤色的,想主要彌補考場上倉卒的過失。大師從哪裡得到那份真本的?”

    僧緘微笑著說:“不僅是一篇賦,您平生所作的文章,我都藏著呢!”

    第二天,處厚到寺中拜訪。僧緘攜處厚入淨眾寺的北角,一同拜謁故太尉豳公杜琮的祠堂,然後坐在西廡下。不一會兒,有幾位小吏服色龐雜,從堂宇間魚貫而出,跪下叩拜。

    “新官在此,可以庭參了。”僧緘說。

    處厚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惶恐地站起來,手足無措。

    “這些人將聽您的支使,害怕什麼?”僧緘說。“您不知道泰山神舉薦您為司命嗎?因為您夙負壯圖,未酬前志,所以要等您登第後才來就位。我檢閱官祿簿,見明年春天一榜人數已定,您也在其中,這就是所謂陰注陽受。您得人間功名,食幽府俸祿,這則是陽注陰受。”

    處厚驚駭得不得了,不知該說些什麼好。過了好一會兒,才問道:“但明年及第的都有誰呢?”

    僧緘索求紙筆,匆匆寫了一封短信,封好,交給處厚,告誡他嚴密收藏,要是洩漏,就會災禍臨頭。

    小吏們退走了,僧緘攜著處厚的手,走出寺廟。晚上,處厚回到了居處。

    春試以後,僧緘又來到處厚家,留下一封書信,寫道:“暫還弊廬,不必再見面了。”

    處厚見信,連忙到淨眾寺探問,僧緘卻早已雲遊四方去了。處厚回家,拆開早先僧緘交給他的短信,只見裡面寫著四句話:“周成同成,二王殊名。王居一焉,百日為程。”

   到放榜的時侯,有八人名登金榜。所謂“二王”,即王處厚與王慎言。處厚心想只有一百天的人間快活了,所以成天跟同年一起,置酒商會,極歡盡樂。於是荒亂不起,一夕暴亡。同年都夢見處厚身著藍袍,手執槐笏,驅殿而行。從他名登金榜到暴亡,只有一百二十天。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