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玄(中興教法)

2015/01/08 09:36:30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08 Jan

知玄

(中興教法)

 

    唐文宗時,四川眉州洪雅(今眉山洪雅縣)一戶姓陳的人家生下一個男孩。

    “啊,老天有眼,祖宗保佑!我們家又有希望了!”男主人抱著嬰孩,激動萬分,好像掉進河裡的人看到漂過來的一塊木板。

    這家人家道中落。孩子的曾祖父做過射洪縣令,但孩子的祖父和父親無論如何懸樑刺股,硬是考不取功名。家裡弄到喝粥不算,街上人那種眼光掃過來,直感到身上的衣裳被一件件扒脫。兩個人經常望著先人用過的小象笏,又傷心又不死心。

    孩子到了周歲,照例要“抓周”,看他這輩子願過什這生活。床上擺了幾樣,銅板啦,饅頭啦,姻脂盒啦,還有一部嶄新的《文選》。

    “拿書啊,拿書啊!”孩子的爺爺、爸爸,還有特地趕來的一幫親戚連哄帶嚇。“文選爛,秀才半”嘛。孩子翻了翻眼睛,無一樣中意。

    “嘿,他笑了!”

    原來孩子看見牆上掛的一幅畫,畫上一個眼凹鼻突的和尚在水上傲然行走,畫的是達摩一葦渡江。大夥不禁大失所望。抓周不准才好。老頭咕噥著。

    孩子非常聰明,長到五歲,肚子裡已經裝著一堆錦繡文字了。春天裡,老頭看著滿樹花朵,不由得搖頭晃腦:

    “黃師塔前江水東,春光懶困倚微風。桃花一簇開無主,不愛深紅愛淺紅。”

    他讓孫子也做一首詠花詩,孩子走了幾步,便吟道:

    “花開滿樹紅,花落萬枝空。唯餘一朵在,明日定隨風。”

    老頭一聽,臉就沉下來。心想:我養這個孫子,指望他早登科場,奪個狀元回來,洗刷兩代人的羞辱,振興家族。唉,這小子。看來以前抓周沒抓錯,是做和尚的料子。始料不及啊。

    這個孩子便是有名的知玄。

    知玄七歲時,法泰法師來到洪雅的寧夷寺講解《涅槃經》。剛巧,知玄家就在寺院的旁邊,便每天跑去聽講,每天回來都覺得心裡十分踏實。

    有一天夜裡,知玄夢見自己來到一個空空蕩蕩的大殿裡,如來佛伸出他的金手掌撫摸著自己的頭。夢醒之後,他不等天亮就跑到祖父房裡,跪在地上,說:

    “我要出家。”

    然後一言不發。家里人見他去意已定,也只好由他。

   知玄沒能振興家道,但在唐武宗會昌滅佛後,卻振興了佛道。

    武宗剛上台時,對佛教尚不以為然,因為遍地廟宇滿街僧尼的景像已經持續了很多年了,皇親國戚們有一陣子還以出家為時髦呢。而且,金光燦燦的極樂世界也頗有吸引力。但道教徒眼紅佛教的勢力,便不斷向武宗說:

    “佛門的極樂世界太不保險啦,要沒完沒了的苦修,死了才能去到。人死了哪能知道有什麼快活啊,眼前一片黑。和尚分明是欺負陛下老實忠厚啊!陛下貴為天子,金枝玉葉,怎能去吃那粗茶淡飯,遭那風吹日曬,跟百姓一般無二。道家講究長生不老,吃了仙丹,陛下就可以做神仙,上天入地,無比自在。和尚偏要捏造些地獄烈火,牛頭馬面來嚇唬陛下,用心極為惡毒啊!”

    武宗一想,很有道理嘛。做神仙比成佛來得快,也快活得多。整天參禪,坐得像具屍首,還餓得頭昏眼花。神仙就大不同,身輕如煙,駕著仙鶴到處遊蕩,瀟灑多了,再說,道教祖師爺也姓李,正是自家祖宗,必定不會做假騙我。

    他很快成了一個狂熱的道教徒。在宮裡日夜開爐煉丹,築起高台,望著蓬萊仙山的方向念念有詞。武宗之前的好幾個皇帝都因為吃仙丹中毒而死,大臣再清楚不過,都苦苦哀求武宗,不要信什麼道教神仙。

    武宗火了,說,就讓和尚跟道教徒來這裡辯個明白吧。

    德陽節這日,武宗把知玄召進宮裡。

    大殿裡排滿了文武百官,還有一班黃袍道士正磨拳擦掌。哼,有皇上撐腰,還不把你個臭和尚按進地獄裡!

    “知玄,我聽說你把天下的書都讀過了,而且能言善辯,所以特地問你,神仙到底可以還是不可以學?”武宗問。

    “神仙來去無形,根本無法學習,而且我們至今並沒看見一個活過幾百年的人。 有生有滅,有成有壞,生生不息,好像輪子迴轉不停。人的肉體不滅,是種虛妄的想法。況且,人生處在一種不斷流轉變化的因緣中,有因方得果,比如鐵杵可以磨成針,但要把磚塊磨成針,則無論下多少功夫都不可以。修煉神仙,也只能是隱居山林的匹夫的專利。陛下身負治理天下的重任,關心百姓的疾苦,醇化道德風尚,自然是不宜學習白日飛升的神仙,撇下江山臣民不管的……知玄侃侃而談。

    “知玄,四川的百姓都叫你陳菩薩。說你給江河裡的惡龍說經,令它們不再興風作浪,這不很像仙人的作為嗎?”武宗壓住心頭的怒火問。

    “這不是我的神通。佛說,眾生平等,應該不分貴賤少長,一律看待。萬物都有佛性,只在於有沒有覺悟。惡龍也不例外。至於菩薩嘛,佛說有善行即是菩薩,這和遊手好閒的神仙頗有分別。

    知玄站在殿上口若懸河,面無懼色。

    武宗恨不得一口水吞了他。大臣們面面相覷:這和尚好大膽,敢跟皇帝對著幹!左護軍仇士良、內樞密官楊欽儀平日也敬佛,這時便走出來,對武宗說:

    “知玄法師素來為國家著想,還寫過《祝堯詩》呢。”

    一邊悄悄扯知玄的袈裟:“別自討苦吃。”

    其實知玄並無寫過什麼《祝堯詩》,但他的才思敏捷是出了名的。他只好作了一首:

    “生天本自生天業,未必求仙便有仙。鶴背傾危龍背滑,君王且住一千年。”

    武宗被奉承了一下,怒氣稍微消了些。

    當時有個傳說,說知玄一直為自己的鄉音影響講經的流暢發愁,武宗召見之前,就跑到像耳山念了一天《大悲咒》,晚上夢見一個僧人給他換了一截舌頭,第二天,知玄便講得一口流利的長安話了。

   後來,武宗下令關閉和毀壞數以萬計的寺院,二三十萬僧尼被迫還俗,其中大部分被殺害,佛教遭到空前的浩劫。知玄逃回四川,在山林隱居。

    到宣宗登基,楊欽儀做了功​​臣,便派人把知玄找回京城。

    還是在那個大殿裡,皇帝又讓知玄和道士們辯論。這回,知玄徹底贏了。皇帝讓畫師畫下知玄的相貌,掛在內廷,又讓學士們給知玄撰一個號,誰知都不合皇帝心意,宣宗乾脆揮起筆寫道:“悟者一剎那,不悟河沙劫。 ”

    “悟,就是覺悟,明白。一悟就把握了人生的真理,就即時成佛。唔,就叫'悟達國師'吧,不得推辭。”宣宗為自己的神來之筆得意洋洋。

    寺廟雨後春筍一般,在廢墟上重新建起來了。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