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昭(三百年滄桑)

2015/01/19 10:28:25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19 Jan

慧昭

(三百年滄桑)

 

    釋慧昭​​,不知其來歷。性格孤僻高傲,恆修禪定,面貌清癯。喜歡預言他人的禍福,而每言必中。跟人交談,總是一本正經。閉關自處,左右無服侍的小童。每天靠化緣為生。鄉里八十多歲的老人說:“慧昭在這裡已經住了六十多年了,可是他容貌與六十多年前相比,幾乎毫無變化。”但連他們也說不清慧昭究竟有多大年紀了。

    憲宗元和年間,有一​​位名叫陳廣的人,由孝廉調到武陵(今湖南常德市)任官。他生性酷好佛教,一天朝拜開元寺,盡訪諸僧。

    慧昭一見陳廣,又悲又喜地說:“ 陳君怎麼這麼晚才來啊!”

    陳廣聞言,十分驚愕,心想:我平生根本不認識這位和尚,他怎麼說我來晚了呢?

    “我從來不曾與大師交遊,大師怎麼責備我來晚了呢?” 陳廣問道。

    “這事說來話長。”慧昭回答說。“我將跟你徹夜長談,才能說明其中端委。”

    陳廣相當驚異,當晚即前往慧昭宿處請教。慧昭對他詳細地講述了自己的身世。

    “我姓劉氏,是宋孝文帝的玄孫。曾祖鄱陽王劉休業,祖父劉士弘,都見於南朝史書記載。先父以文學自負,受到齊朝竟陵王陳子良的賞識。子良招集賢俊文學之士,先父也在其中。後來出仕齊、梁之間,任會稽令。

    “我生於梁普通七年夏五月。三十歲時,我在陳朝任官,至宣帝時仍然官職卑微,不為人知,只是與沈彥文結為詩酒之交。

    “後來,長沙王叔堅與始興王叔陵都大肆聚集賓客,廣張聲勢,各自倚恃權勢,勾心牛角,互不相讓。我和沈彥文都在長沙王的門下。

    “不久,始興王叔陵因謀反被誅,我擔心不免受到牽連,就與沈彥文掛冠離朝,銷聲匿跡於山林溪谷,拾椽栗充飢,掬溪澗解渴。我時常穿一件短布衣裳,無論冬寒夏暑,都從不更換。

    “過了一些日子,有一位老和尚到我們居住的地方,對我說:'你骨法甚奇,應當沒有什麼疾病,可以長壽。'”

    “沈彥文向老和尚叩頭,想求取長生不老之藥。老和尚說:'你沒有劉君的壽命,即使服了我的藥,也無補於事。'”

    “說完,就向我們告別。臨行,又對我說:'塵俗間爭名奪利,到頭來又有什麼呢?只有信奉佛教,才可以捨棄名利。'”

    “我畢恭畢敬地接納了老和尚的勸喻,從此有十五年之久,一直不關心人世間的事情。”

    “這一年,我與沈彥文一起回建業。這時陳朝已經亡國,宮闕都被毀壞。城郭蕭條,荊榛蔽路。景陽井乾涸無水,結綺樓頹廢不存。一朝的文物衣冠,蕩然而盡。故老鄉親們相遇,攜手對泣,說:'只因陳後主一人作惡,竟使國家滅亡!陳朝為隋朝所滅,令人可悲!'”

    “聽說陳後主及諸王都被拘往長安,我就與沈彥主一道,提著一個口袋,一路求乞,來到關中。我是長沙王的故客,長沙王對我恩遇甚厚。聽說長沙王遷往瓜州,我就前往拜謁。

    “長沙王生長在綺執之家,年紀很輕就富貴莫比,所以雖在流放之際,仍然不事生業。我與沈彥文拜見長沙王時,他正與沈妃酣飲。

    “見到我們,長沙王悲慟難忍,對泣良久,才對我說:'一旦之間,家國淪亡,骨肉播遷,這不是天意嗎?'”

    “此後,我暫時留居瓜州。過了幾年,長沙王去世了。又過了幾年,沈彥文也故去了。於是我削髮為僧,遁跡於會稽山佛寺,近二十年,已經一百歲了。雖然容體枯瘠, 但體力不衰,一天還能走一百里。”

    “這年,我和一位和尚作伴,同至長安。這時唐高祖已有天下,建號武德。到武德六年,我又遊方不定,或居長安、洛陽,或游江左,以至三蜀五嶺,無不遊遍。從出生那年算起,至今我已有二百九十歲了,即使烈寒酷熱,也不曾生過小病。”

    “貞元末年,我在武陵開元寺落腳,夢見一位男子來訪,衣冠楚楚,細看原來是長沙王。我連忙請他落座,兩人話舊傷感,就像當年一樣。

    “長沙王對我說:'兩年以後,我的六世孫劉廣,將在此郡任官,請大師照顧他。'”

    “'那麼您現在做些什麼呢?'我問道。”

    “'我在陰間,官品極尊。'長沙王答道。頓了頓,他又哭著說:'大師比我多活了六世,可悲啊!'”

    “夢醒以後,我將你的名字記在經笥中。到去年已整整十年了,探問郡中人,都說你還沒來。昨天到村里化緣,遇見縣吏,跟他們一打聽,才知道你已經來武陵任職了。白天我剛看見你,儼然長著一副跟長沙王一樣的容貌。從做夢那年至今,已經十一年了,所以我才埋怨怎麼來得這麼晚啊!”

    說完,慧昭悲不自勝,淚流滿面,俯身從經笥中取出記有劉廣名字的紙條,遞給劉廣看。

   劉廣再一次拜見,願執屨錫,為佛門弟子。慧昭說:“你先回去,明天請再來。”

    劉廣依言歸家。第二天,他又登門拜訪,慧昭卻已經悄悄離去,問誰誰也不知道他上哪兒去了。這時是元和十一年。

    到了大和初年,劉廣任巴州掾使,在山南道路中邂逅慧昭,驚喜地拜謁道:“ 我願棄官,請跟從大師為物外之遊。”

    慧昭又是滿口應承。當晚,兩人一起驛站歇息。

    第二天天剛濛濛亮,劉廣早早起床,卻見慧昭已經走了。劉廣茫然若有所失,神情沮喪。從此以後,就再也沒人見到慧昭大師了。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