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兒推命研究案例

2014/04/07 01:47:21 網誌分類: 紫微斗數論流年大限吉凶
07 Apr

本命、大限、流年 三元疊盤:(推算年份:庚寅)(點圖放大)





◎ 命宮(酉宮):

武曲化權、七殺同度酉宮,另有火星、擎羊同度,三方單見天魁,對宮地空來沖,孤辰、寡宿三會,紅鸞、咸池偏合。

武曲、七殺俱為金星,一陰一陽,坐於酉金宮位,金氣強厚。巳酉丑三合金局酉金宮位金氣再加分,而命宮納音乙酉泉中水,來生酉金之宮氣,並生宮內甲級星曜之金氣,加上鄰宮太陽化祿祿存雙祿夾輔酉宮金氣,使此造命宮已為強金過剩,性情剛健有餘,難以抑制。

同宮尚有化權、火星、擎羊同度。化權為火,與火星,硬剋武曲七殺,卻剋不動,反被制煞所用,權柄性情更增。武曲、火星會上孤辰、寡宿,其孤高性情更濃。

此造性情極其剛毅、果敢、決行,脾氣稍大,略見肅殺之氣。武殺火羊,為挾煞成格,因鄰宮太陽化祿祿存雙祿夾輔酉宮,因此火羊制煞為用,表現在外的,便是積極進取有餘,有助於事業開展氣魄。

此造命宮武曲化權見七殺,意志堅定,加上受吉化的火羊,是有想法亦有所為的個性,堅定不移的毅力為其特色,令一方面,應防過於剛愎,以免不見容於世。



◎ 身宮(丑宮):

格主比較在意的宮位在於丑宮,也就是身宮、亦為本命之事業宮,此宮位之結構可說是此命造的一生成敗關鍵。

宮坐紫微、破軍,基本性質為對抗、開創紫微破軍坐於陰宮,與君臣慶會無關,因君臣慶會須為紫微坐於陽宮,且與府相同會,並見輔弼魁鉞昌曲一干文貴星,始能成格。而陰宮之紫微破軍,為雙星殺破狼格局,應視為君臣不義之格,有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象意,亦為破釜沉舟之象。

身宮昌曲夾輔,魁鉞、輔弼等六吉幫身,雖為君臣不義之格,但為人現實性情,受吉化而銳減,紫破之統馭能力與決斷氣魄反得提升,開創度亦相當之高。

但此身宮,亦為一個吉凶參半的宮位。有火星、擎羊、陀羅、地劫四煞來會。若再代入父母遺傳條件之後,雙羊陀迭併本命羊陀,由三方四正一併沖入,使此身宮陷入矛盾膠著的狀態。雖說命宮受到多重吉輔,可協助三合位置的身宮,抵禦煞星侵擾,並制煞以用,但若是後天行運無吉輔加護,則此極端的命局結構,可能形成命主破敗的源頭,造成無以挽救的頹敗。

命宮武殺意志強、敢衝撞,身宮紫破又有一衝便不受控制的習性,雖有六吉來會,但於30歲中年之後,由戊子限己卯限,連續40年身宮忌夾,由寅宮本命天同忌,與大限天機、文曲忌,交互夾制該身宮,當忌星連續承接,且大限命宮又受侵擾,則加諸在命主身上的,就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力不從心之困擾。

總在吉凶參半交雜之時,命主欲有所為,卻又使不上勁,一旦決心放手一搏,又容易弄巧成拙,或受環境所壓抑。而身宮亦為本命事業宮,命主一生的關注焦點就在於此,若在運限阻滯之時,則將克應在事業成就表現上面。

此命主可惜的地方,在於選時分娩時,難以全盤顧及,故出現少部份缺憾。而父母條件代入後,祿吉多居命宮,卻於身宮無幫身作用,反成壓抑力道,加上命主後半生行運稍受箝制,便使這身宮矛盾衝突的性質愈加強烈。

關於詳細的行運軌跡,格主於下文再述....



◎ 太歲宮(寅宮):

命主太歲坐寅宮空宮,有鄰宮紫府夾輔,結構尚稱穩重,關注此宮位,有幾個特點值得提出....

其一,有陽梁昌祿成格,太陽天梁一對一合,但命主為夜生人,太陽光度不強,並坐於戌宮落陷之位,加上對宮本命天同化忌襲擾,使得此陽梁昌祿格,無法發揮完整力道。(雖說如此,亦不可忽視命主讀書求學的能力)

其二,太歲宮坐空,氣勢不若命身來的強,因此象意上,以潛抑論斷。此太歲宮不顯,反使本命武殺居於強勢,人格特質全由命宮主導居多,暗命宮的效果反而不大。由此亦可見,命主個性直率而外顯,大多由命宮之特質所主導。

其三,需留意對宮之羊陀夾忌,此為本命靜藏之兇格,若不受時間引動則無妨,但若隨行運引動,則為不安的情緒因子,宜多加留意。此太歲宮經由父母遺傳條件輸入,有父親太陽化祿,及父母雙祿存來會,看似佳美。但申宮亦受父親羊陀夾,以及父親天同忌干擾,形成羊陀夾忌之雙重迭併格局,這個雙重羊陀夾忌,由對宮借入太歲位置後,便成為潛意識、內裡情緒的消極因子,此惡格也把原來的陽梁昌祿吉格給壓制下去,減弱文書格的發揮,而由負面性情所宰制,這個太歲宮位的性質,也可能間接加重命宮武殺的孤剋形相。

當行運順暢無阻礙時,因為命身俱強,太歲空弱見羊陀夾忌,則尚無大礙,可視為本身能力強,亦欲有一番作為,自我要求也高的展現;反之,當行運略顯阻滯時,太歲之羊陀夾忌力道,會成為命主在打拼過程中,一種精神或意識深層的壓力來源,可能代表對自我要求過高,或是一種勞碌不安的情緒表現。

這樣的情形在命主後半生行運過程,會越來越明顯,因為從戊子限己卯限,本命大限命身太歲,開始出現吉凶參半交雜的現象。當命主自身預期目標以及工作能力,遠高於實際完成的成果時,讓命主更想急起直追,以達成更高的成就,而這種情結,也伴隨著煩惱,形成自我給予之壓力。

好在,由本命福德宮去觀察,命主思緒靈活,機轉多變,由身宮、太歲又可看出其智識充足,亦有決斷智慧,因此置身壓力同時,應能自己找到出路,不致於陷於頹喪情緒太久。



◎ 乙酉大限:

一般習慣先看父母遺傳條件,定奪命主格局高低,格主目前傾向以太歲輸入,與第一大限同步觀察,則可獲得更多資訊,也就是所謂的童年成長期觀察。

這裡要做兩個動作,一方面代入父母出生年次資料,作進一步命局微調。二方面須與第一大限乙酉限作同步參考,以推定命主在成長期的遺傳優勢,以及環境條件修正。

首先,輸入父母太歲條件,父親為庚戌年生,母親為己未年生。

父親戌宮太陽化祿以及申宮祿存,與命主的申宮祿存,同步夾輔酉宮。另外父親的武曲化權,及母親的武曲化祿,亦同時坐入酉宮,於是在父母太歲導入之後,酉宮命宮,形成三祿夾祿權多重吉輔狀態。一方面大幅強化命局的強度,另一方面也代表父母照料有加,互動亦不錯,有著無微不至的關愛,而父親的生年權入命,剛好點出教養上,往後展現的軌跡。

從這樣的命局微調動作,可看出父母正面的約束力量。而往後遺留給命主的,則是強化酉宮雙星殺破狼,並使三合位置的財官二宮位,能夠在巳酉丑三合受到吉輔時,不畏煞侵,反進一步制煞為用,使命局氣勢更加雄厚。最初步的作用,就是命宮武殺遇火羊,可在吉輔之下挾煞為己用,使火羊的爆發度,導入正面表現。

令外,命宮武殺火羊,見對宮地空來沖,酉宮一干火、金屬性之星,在多重吉輔之下,更不畏空星,轉為火空為發、金空為鳴的變化力道,往後於行運過程中,可隨時勢變化。展現出跳躍性成長。

美中不足的是,命宮之金氣原就嚴重過剩,在多祿夾祿權的五行生合下,使命局金氣過剛,這在五行平衡的前提下,並非佳美,多主命主性情過於極端,這部份應由父母善加關懷,多作正面引導,免因個性難收斂,以致人和全失,影響後天職場表現。

另外同步觀察乙酉大限的命局概觀。乙酉限大限太陰化忌,會入申宮引動本命之羊陀夾忌,再由申宮連結大限天梁化權,沖煞對宮之太歲宮位,若配合命宮評價,則童年期性情較為頑皮,大限天機化祿,與本命太陽化祿夾輔亥宮本命福德宮位,好享樂,貪玩不倦。

此時正當需要善加管教和循循善誘,使其趨向正面發展之時。但是命主之命局受到多重吉輔,養尊處優,容易因嬌生慣養,而使本命性情轉為蠻悍專橫,加之好動貪玩,父母親在管束與教養上,得多費些心力。

另外,本命遷移宮受到本命天同化忌,與大限太陰化忌,夾制該宮天府地空,呈雙忌夾煞天府穩定性趨弱,受忌煞襲擾,又無吉化來會,加上命主好動性格,父母親多留意孩子戶外活動,別常常帶傷回來。

疾厄宮大限太陰化忌,遇三奇嘉會,問題不大。對宮父母宮,受太陰忌沖,無兇格環伺,亦無問題。但值得注目的地方在於,由此限開始,父疾線將會有連續性的侵擾出現,請隨格主一起觀察下去。



◎ 丙戌大限:

此限特色為命主求學階段,正當成長起飛之時。大限天同化祿,與本命太陽化祿夾輔本命宮,加強命局之氣勢。另一方面,大限命宮見到雙科星,其中大限文昌化科寅宮來會,幫助求學穩定。而大限申宮三奇嘉會之局,也能減輕寅宮太歲之壓力,因此此造於該限運內,應能於學業表現上,有不錯表現。

此限麻煩的是大限廉貞化忌,引動財與囚仇之惡格,因巳宮無祿吉來解厄,又受火鈴羊來沖,使巳宮受到嚴重破壞力道。而本命宮武曲,有多重吉輔,應不致於逞惡,且青春期無恆產可敗,頂多在財務運用不夠謹慎而已,這部份可由父母多加留意。

另外,此大限疾厄宮以及大限父母宮,遇大限廉貞化忌,為連續第二大限沖剋,對宮大限父母,以及本命福德,亦受沖煞,又有鈴陀空劫來會,此限與父母代溝出現問題,稍有反抗意志,父母親雖仍照顧有加,但於命主之叛逆性情,可能難以招架,須作特別留意。



◎ 丁亥大限:

走至丁亥限,慢慢離開父母的庇蔭,命主已開始累積自己的實力,準備開創自己的人生,此限兇格不顯,應不致太大問題。

此限之大限父疾,仍受大限巨門化忌所襲擾,為連續第三大限剋害。但大限父疾兩宮,僅見單忌來沖,無煞星兇格潛伏,故無太大隱憂。只是連煞續行為實,多半在身體強健度,以及面對長上的態度上,仍維持一貫負面表現。這一點由乙酉限至本限,猶在持續當中,但還不致於逞凶,出現急劇變動。

此限本命與大限命宮平穩無奇,身宮亦無三奇來輔,表現平平,大限巨門化忌,以及本命天同化忌,夾制未宮,呈雙忌夾煞陀羅、地劫因無吉曜來助,呈顯惡化性質,並會入亥宮,增加大限命宮的不穩定狀態。因此格主認為命主於此限應無太大工作表現,只能算是沉潛階段而已。

其次太歲寅宮,受大限巨門化忌,以及申宮天同權忌合沖,意識深處壓力略顯,於此限正當一展身手,卻有時不我與之感受。



◎ 戊子大限:

行至此限,父母疾厄宮位,連續第四大限受沖。大限父母宮位,由前大限之子宮雙忌沖,轉入本大限之丑宮雙忌夾。而本命疾厄宮亦受本命天同化忌,以及大限天機化忌,雙忌合沖,使連煞續行確定。

戊子限後,運勢轉為後天身宮所主導,而身宮連續雙忌夾制,亦同步開啟。

身宮大限官祿,俱為三奇嘉會格局,為不經一番寒徹骨,焉能成功之氣氛,但因為沒有延續上一大限的吉化承接作用,因此開創度仍有限。

大限命宮大限官祿,同受雙忌合沖,大限天機化忌,會入申宮引動本命之羊陀夾忌,再由申宮連結辰宮大限太陰化權,沖煞對宮之太歲宮位,使命主暗藏的自我壓力持續發酵。

此時看似絕佳轉運時刻,但環境出現壓抑力道,三奇嘉會亦需要一步一腳印的奮鬥精神,命主能否在環境壓抑下,與自我要求之壓力下,成功衝出一片天,於此限可說是人生關鍵時期。



◎ 己丑大限:

行至此限,父母疾厄宮位,連續第五大限受沖。本命及大限之疾厄宮,均受本命天同化忌,以及大限文曲化忌,雙忌合沖。而大限父母宮位,由前大限之丑宮雙忌夾,轉入本大限後,由文曲化忌會入申宮引動本命之羊陀夾忌,再由申宮連結大限天梁化科,沖煞對宮之大限父母宮位,沖煞力道稍緩,但惡格仍為惡格,且使本父母宮連煞續行確定。

受沖煞的大限父母宮位,亦為太歲宮位,足見太歲宮位的壓力亦為之沉重。而此時大限命宮與身宮,亦同步受到本命天同化忌,以及大限文曲化忌雙忌夾制,由前一大限所延續的負面干擾,全無削減。

但命主行運也並非毫無加分,身宮忌夾雖無解,但延續前一大限之大限貪狼化祿,本限亦有大限武曲化祿承接,形成連珠氣勢。且此祿吉亦坐入本命宮位,使命主的命身三合位置,也就是本命雙星殺破狼,受到吉化鼓舞,能在職場上闖出不錯成就。

若前一限,在吉凶打平的情況下,能夠交出60分的水準,則此限有機會躍升到75分的水準。



◎ 戊寅大限:

行至此限,本命與大限父母宮位連煞解除,反叛性情收斂不少,對於職場應對很有幫助。而本命疾厄宮位連續第六大限受沖,由本命天同化忌,以及大限天機化忌,持續合沖,連煞續行確定。

本限窘境未除,子宮天機化忌,延續上一限文曲化忌,會入申宮引動本命之羊陀夾忌,再由申宮連結辰宮大限太陰化權,沖煞對宮之太歲宮位,以及大限之命宮

此時大限命宮,正好坐於太歲位置,同步受沖,深層的自我要求壓力已達到極限,且同步影響至表面性情,更進一步夾制丑宮身宮,使身宮雙忌夾制第三大限確認。

但行運上,同於上一限運,身宮仍有加分。延續前一大限之大限武曲化祿,本限亦有大限貪狼化祿承接,形成連珠氣勢,且未宮大限右弼化科對拱,促成身宮三奇嘉會,前番努力不懈的耕耘,在此大限有機會收成。

若前一限,在吉大於兇的情況下,能夠交出75分的水準,則此限有機會躍升到90分的水準。



◎ 己卯大限:

行至此限,本命疾厄宮位連續第七大限受沖,由本命天同化忌,以及大限文曲化忌,持續合沖,連煞續行,體能狀況也已消耗殆盡。

轉入本大限後,由文曲化忌會入申宮引動本命之羊陀夾忌,再由申宮連結大限天梁化科,沖煞對宮之太歲宮位,沖煞力道稍緩,但惡格仍為惡格,使本太歲宮位連煞續行確定,心理壓力從無消失。另外丑宮身宮仍受本命與大限忌星所夾,身宮雙忌夾制第四大限確認。

行運上同於上一限運,身宮仍有加分。延續前一大限之大限貪狼化祿,本限亦有大限武曲化祿承接,形成連珠氣勢,且申宮大限天梁化科,與本命太陰化科雙科夾輔卯宮大限命宮,於職場決斷力及運籌帷幄上,有明顯加分,若該命造早已是管理階層之核心人物,此時應已老神在在目空一切,輕鬆維持事業的應有水準。

若前一限,在身宮連珠的情況下,能夠交出90分的水準,則此限有機會填滿到100分的成果,人生至此,也無遺憾。



概略推查七個大限之後,此命造的輪廓已經十分鮮明,命主可說是位能夠掌握未來潮流,搶先行動,思路敏銳,具有極佳洞察力,且活力充沛,不斷求新求變之人,甚至有追求完美主義之傾向。優點是具有無比的精力和超前的思想與衝勁。缺點是自我壓力過大,容易緊張,若是擔任事業開路先鋒,則比別人辛苦。

父母宮位連煞五大限,代表此人不僅外相剛強,且有桀驁不馴的風格,勇於挑戰權威,早年可能顯現在與長輩互動上會有鴻溝,而中年以降則顯得自我風格突出,不受管控,若非自己當老闆,恐怕很難屈居人下踏實工作,這也反映在身宮紫破的象意之上,尤其在中年以降,身宮轉趨重點時,這樣的獨行風格,可能就是命主初期無法於職場突破的關鍵所在。

至於疾厄宮位,幾乎終其一生受忌星追擊,連續八大限辰宮不得安寧,這是一個警訊,一方面代表命造本身體弱,不如一般人所想像的武殺運動員風格。二方面,於後天行運過程,在身體保養上,亦須比一般人更為講究。人生是公平的,命身俱強,又有不錯的運勢流轉,相對的就會有些人生面相出現缺陷,這是命主父母在早年照顧時,可以多所留意的部份。

戊子大限起算至辛巳大限父母宮走連忌20年、大限命宮走連忌30年、身宮連續受忌夾40年亦有連珠氣勢40年、疾厄宮走連忌50年、而太歲宮忌煞交沖60年........等等。

由以上幾個焦點總和來看,可看出命主的人生挑戰,由32歲前後開始,雖重點宮位受箝制,但不可輕言其屈居弱勢、必敗無疑。畢竟先天命強為客觀事實,命身俱強而太歲差,仍能尋覓出自己的處世之道。

惟一該留意的就是,在職場不做頭,就應收斂性格,踏實做事;反之,若為領導核心,也應保持明晰決斷能力,順勢果敢而為,對於環境壓抑,應放寬心情觀照,切勿患得患失,或給自己過多無謂壓力,想的太多只會使自己的努力事倍功半,只要穩步前進,時運自然會開出一條坦途,讓命主走的穩健自在,以達功成名就。



目前格主會建議在成長期的教育方針,關懷而不溺愛、約束而不壓迫,找出命主長才,為一大關鍵(不一定要拘泥於學業表現),其次就是價值教育,善加引導,可使其剛健性情,轉為正義感十足的秉性,使其不致在人生波濤中走入偏門。

由於該命主性情較剛強,且叛逆性較重,應在成長期,多與之和緩互動,慢慢從生活中去溝通引導,給予正向人生價值觀。至少要引導他的陽剛性情走向正途,再慢慢的讓孩子找出自己喜歡的發展方向。

此命造先天格局是不錯的,只是個性過強,須有所緩和。透過父母親的照料,尤其由命主父親的立場,給予一些溫和的管束,應能使命主的衝勁,轉為正面力量,發揮在感興趣的領域上,為往後人生找出利基。

當然,這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十分不容易。大方向是有了,實際上該怎麼教育,就得看委託人的巧思了。格主尚未成家,於此番話題說教,實在很沒說服力 我的角色,只能於此園地,提供一點命理的粗淺拙見,期盼能幫助委託人作思考激盪,以及間接幫助到這位新生兒穩健成長,則個人甚感欣慰。

作者;殺破狼 @ShaPoLang327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