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盛(別有會心)

2014/09/24 09:54:43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24 Sep

水盛

(別有會心)

 

    水盛,字竺源,自號無住僧,俗姓范,是元代饒之樂平人。年少時,家裡讓他跟從儒者學習,以求宦達,但他卻常常學習禪定,而且自己用針刺指,血書《金剛經》,家里人罵他,他說:“學儒雖可求功名,能敵生死嗎?”

    十七歲那年。他終於說服家人。出家當了僧人。不久,前往謁見月庭忠公,在蔣山獨居一室,專修禪定,他將全身的三百六十個骨節、八萬四千個毛孔,以及自然界的山河大地,全部攝入一念之中。開始時,他覺得變易不定,難以控制,接著逐漸凝定,雙瞳合而為一,汗從眼睛裡流出來也感覺不到酸楚。又過了三四天,目見顏色,耳聞聲音,也搖撼不動了。於是,他發願說:“我此生不能作佛,當入無間地獄!”看見他習禪定的人,無不為之吐舌。

    後來,水盛經過廬山,居於東林,他暗下決心:“今天一定要再修禪定,哪怕是死在蒲席上也在所不辭!”於是正襟端坐,集中意念,參至半夜時分,在那將成未成。極切孤危之際,他於精神上捨命一躍,頓時進入一個新境界,如出荊棘之叢,腳下之地忽然變得平坦寬廣,而秋空素月,明亮皎潔,返觀自身,則內心一片澄明,清爽如洗,僅有一念未能忘記了。

    過了五年,在蔣山遇到孤舟濟公,與之討研佛理,有所不合,心常耿耿,因而去見無能教公,將濟公的話告知教公,請他解答,教公說:“那是因為你不理解的緣故啊!”水盛聽此語,猛然大悟,盡脫去玄妙知解,回想從前所悟到的佛理,恍如夢中。無能教公撫摸著他的背說:“今後你將弘揚光大我佛門,好自為之!”

    水盛辭別無能教公之後,東遊四明、天童,然後隱居於南巢。當地有個姓柳的富人,專門在山上闢地建寺廟,讓水盛居住,此寺地處五峰之下,過去有龍潭五處,據說潭中之龍一聽水盛大師到來,全都乘著風雷遷走了。

    天歷二年,朝廷禮聘水盛主持西湖的妙果寺,水盛在這裡弘揚佛法,宣講佛理,名動天下,四方前來求師者絡繹不絕,有的甚至不遠萬里而至。當時朝廷已推行役僧之令,水盛引退,返南巢隱居,但慕名前往南巢者越來越多。朝廷王侯,屢次派專使請他出山,他以老病推辭不去。淮西廉訪使王公、監察御史常公,對他尤為推崇。當時的著名學者傅立、吳存,與他為世外交,來往甚密,吳存與之水盛相交,甚至有“晚始聞道”之嘆!

    水盛大師曾教誨他的門人說:“大凡剃髮為僧,入我佛門,應當領悟諸佛心宗,以行解相應,達到正悟之境,神靈自昭。這樣時間長了,就具有大無畏的心境,就像映水之月光,萬浪千波,沖之不散,才不致被坐死陰魔所迷惑。”這是水盛大師生平身體力行,實證實悟所得,所以常用來告誡他的弟子。

    水盛大師行為峻絕,有壁立萬仞之意。廣信寺的蕃遠曾經對人說:“皤陽的竺源,吳中的斷崖,這兩位大師就像孤峰懸崖,只可仰望而不可攀登。”當時的人都認為這確是的論。

    至正七年四月,水盛端坐而逝。下葬的那天晚上,天空中有無數的光束,如匹練一般,交互通貫,須臾,散佈在五峰山頂,又合於葬塔之中,這種情形一直持續了三個晚上。當地方圓數十里的居民份紛趕來觀看,對此十分驚異。水盛世壽七十二歲。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