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空(頓悟前身)

2015/01/12 09:46:02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12 Jan

鑑空

(頓悟前身)

 

    釋鑑空,俗姓齊,俗名君房,吳郡人。少年時,家庭貧窮,他雖然勤於學習,但卻難以持久。到了壯年,他吟詩作文,自然樸實,不求靡麗。經常遊歷於吳、楚之間,已經四五年了,幹謁顯貴人家,所得到的賞賜相當菲薄。有時身邊的錢多到數貫,他就莫名其妙地生起病來,總得把錢用完了病才好。

    憲宗元和初,鑑空遊歷重到浙江杭州,正好身無分文,就打算寄居於天竺寺。走到孤山寺西側,餓得實在走不動,他看著西湖流水,淚流滿面,悲吟數聲。

    這時,有一位梵僧坐在湖邊,看看鑑空,笑著說:“法師秀才,你旅遊的滋味滿足了嗎?”

    鑑空說:“旅遊的滋味是滿足了。不過,我只是秀才,你卻稱呼我為”法師“,這不是太荒謬了嗎?”

    梵僧說:“你不記得曾經在洛陽同德寺講《法華經》嗎?”

    鑑空大惑不解地說:“我從出生至今,已四十五歲了,成天盤桓於吳、楚之間,從來沒有到過京口,何況前往洛陽呢?”

    梵僧說:“你恐怕是被飢火所燒,想不起往日的事情了。”說完,從布袋中掏出一顆棗子,如拳頭,遞給鑑空,說:“這是我國的特產,吃了它,智慧高明的古人可以知曉過去未來的事情,智慧平常的有也可以知曉前生之事。”

    鑑空正餓得上火呢,連忙接過大棗,張口就吃。吃完,又喝了幾口泉水。只見他忽然伸伸懶腰,呻吟幾聲,靠在路邊石頭上就睡著了。頃刻間,他翻然大悟,想起當年自己在同德寺講經的往事,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

    醒身以後,鑑空涕泣不已,問梵僧道:“震和尚現在在哪裡?”

    “他專精未至,又到四川當和尚去了。現在已經跟你無緣了。”

   “神大人現在在哪裡?”

    “前願未滿,尚在修行。”

    “那麼,悟法師現在在哪裡?”

    “你還記得他在香山石像前戲發大願嗎?當時他說:'若不證無上菩提,必願為赳赳貴臣。'最近聽說他已得任大將軍了。當時咱們五人萍水相逢,只有我得到解脫,也只有你淪為飢寒交迫的文士。”

    鑑空哭著說:“我四十多年來,每天只吃一頓飯,三十多年來,每天都穿同件粗布短衫。浮俗之事,絕斷根源。沒想到當年修行不終,落到如此飢寒交迫的地步!”

    梵僧說:“當時在獅子座上廣說異端,使學空之人心生疑惑。戒珠曾缺,羶氣微存,這樣要使自己的聲音渾厚,發響清亮,那是做不到的。形體傴僂,影子必然彎曲,這正是報應所致。”

    “那麼,現在怎麼辦呢?”鑑空愁眉苦臉地問道。

    “今生的事,我是毫無辦法的了。來生的事,倒可以警醒你。”說著,梵僧從布袋裡取出一面鏡子,兩面都晶瑩徹亮,對鑑空說:“要知貴賤之分,修短之期,佛法興替,吾道盛衰,請看一看鏡子。”

    鑑空接過鏡子,看了良久,然後遞給梵僧說:“報應之事,榮枯之理,我已經都知曉了。”

    梵僧把鏡子收入布袋中,攜著鑑空,並肩而行。走了十幾步,梵僧忽然不見了。

    這天晚上,鑑空借宿於靈隱寺,就在寺中剃髮出家,受具足戒。後來周遊名山,苦節愈高。

    文宗大和元年,鑑空游至洛陽,在龍門天竺寺遇河東人柳珵,親口向他講述了自己邂逅梵僧的故事。柳珵​​聽了這個故事,覺得事不尋常,很是奇特。

    鑑空又說:“我今年已經七十七歲了,出家修行也已三十二年。今後持缽乞食,還有九年在世。我捨世以後,佛法不是要衰微了嗎?”

    柳珵​​想問個究竟,可是鑑空卻一句話也不回答。只是索求筆硯,題數行字於藏經樓北牆上,掉頭而去。

    他提的讖語是:“興一沙衰恒河沙,兔而置,犬而拿,牛虎相交與角牙,寶檀終不滅其華。”“置”是網的意思。

    讖語應驗在會昌年間毀滅佛教之事。當時武宗勒令僧尼還俗,共計二十萬七千多人,拆毀寺廟四萬七千多所,所以說“興一沙衰恒河沙。”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