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禄马、火铃、羊陀、空劫

2016/09/12 10:15:15 網誌分類: 紫微斗數格局(富貴貧賤格)
12 Sep

再论禄马、火铃、羊陀、空劫

                                          缙长乐

 

1、    禄马

 

        所谓禄马,即指禄存与天马。这两颗星曜本来各有独立的性质,但当它们会合在一起时,却又形成一种特性,所以在斗数中,往往便禄马並称。

 

        禄存一曜,其基本意义为衣禄,所以又可表征为财富。在斗数中,凡禄存躔度的宮垣,其左右两垣,必一躔擎羊,一躔陀罗,即为羊陀所夹,这样的组合,有很深长的意味,即表示凡财富所在之处,左右必有人窥伺。此外,凡羊陀所夹的宮垣,每每带有是非口舌,或劳心劳力的性质,禄存为羊陀所夹,便亦代表要赚取财富,必同时带有是非与劳累。天下间无唾手可得的正财,可知斗数的星曜排列,实在非常之合逻辑。注意到这种逻辑性,只为推断斗数所必需。禄存必为羊陀所夹,因此与禄存同度的,究竟是什么正曜,便成为推断的关键。前人说——禄存北斗第三星,真人之宿。主人贵爵,掌人寿基。帝相扶之施权,日月得之增辉,天府武曲为厥职,天梁天同共其详。即是说,禄存与紫微、天相同度,主权力。亦喜与太阳太阴同度,主光辉。至于天府、武曲本为财星,当然更喜禄存同气;天梁主荫,天同主福,亦喜与禄存同度,增加其福禄荫庇之力。禄存的基本意义为衣禄,所以亦用以推断一个人的寿命。寿命长的人当然衣禄享用的时间长,所以天梁与禄存同在命宮的人。往往长寿。

 

         前人论禄存,曰:若独守命而无吉化,乃看财奴耳。此论颇为深刻。前面已经说过,凡禄存所在的宮垣,必为羊陀所夹,因此若禄存独居命宮,而无吉曜同垣,三方又不遇到化禄、化权、化科,则禄存一曜便感孤立。在这情形下,禄存守命的人便表现得异常小心翼翼,提防左右的窥伺,因此便往往小器,对钱财的处理尤其谨慎。故此孤立的禄存,不如守迁移宮,与命宮相对,则命宮不受到擎羊、陀罗的威胁挟持,而有禄拱照,一般情形下主衣禄丰周,特别利于赚取固定的利息,如薪金、屋租,银行存款利息之类。若迁移宮禄存更见吉化及吉曜,则主人在远方有信誉,可求远方之财。在现代,其吉者可成为跨国企业。

         禄存守迁移宮见吉化,固然宜于求远方之财,若命宮见禄马,亦有同样的性质。所谓见禄马,即禄存和天马在三方四正与命宮同会。这是动而生财的征兆,故古人界定为得远方之财。在现代,动而得财不一定在远方,许多从事航运、航空业的人,亦属动而得财,所以命宮往往亦见禄马。

         禄存与天马同宮或对拱,名为禄马交驰,所以与命宮的相结位置,一就是跟命宮同度,一就是在迁移宮跟命宮对拱,一就是两颗星曜,分居命宮与迁移宮。其中以两星,同聚于迁移宮时,动象最明显,力量亦最大。禄马交驰最喜同时见文昌、文曲,则可减少辛劳,最不宜见火星、铃星,则终日奔忙劳碌,甚至要受风霜雨露之苦。禄马交驰虽主动而得利,但却仍应详察天马的本质而定。

         天马一定躔度寅、申、巳、亥四个宮位,这亦是长生、绝星及天巫所必躔度的宮位。所以除了要看天马跟什么正曜星系同度之外,还要看是否跟上述星曜同度。天马若与长生同度,虽主出门利益,但同时亦主动而不息,所以每主奔波而无休止之时;若与绝星同度,则虽动而生气不足,每每主被动,亦主被动出门之后,活力不足,有疲累的感觉;若与天巫同度,见吉曜,则主在外亦有成就的机会。

         天马与火铃同度,主奔波;与陀罗同度,则因陀罗有拖延、障碍的性质,故称为折足马;与空曜同度,则动而不实,却又不能不动。天马跟什么正曜星系同度,彼此间的影响亦相当大。例如,天机已有浮动的色彩,若天马与之同度,则彼此浮动的力量相互加强,无论在命宮或迁移宮,皆主动荡,不守一业,或不守一地,至于是吉是凶,则应详与吉曜或煞曜同度的情形而定。又如天府为安定的星曜,与天马同度之时,天马固然带来迁动之力,但天府的安定亦可同时羁绊天马,这时候,往往便需流年或大运的流马,与原局的天马相交冲动,然后始主有迁动。举此二例,其余星系与天马相会时的动静,亦可依次推知。唯文昌文曲或流昌流曲亦主动象,此又不可不知。

         除了命宮及迁移宮之外,财帛宮及田宅宮见禄存天马,亦有特殊的意义。财帛宮见禄马,则主在远方发财,或动而得财。在现代,经营出口业的人,即喜见这种星曜结构。若田宅宮见禄马,则主在远方可置产业,或在远方以田宅致富。在现代,田宅宮亦用来推算公司机构的盛衰,所以往往亦为外国组织公司的象征。故财帛田宅二宮,最喜太阳巨门与禄马同度,若无煞忌緾扰,更有吉曜相扶,则往往能发展为跨国企业,不然,亦主为跨国企业服务。因为在正曜星系中,太阳巨门有异域远方的性质。至于夫妻宮躔禄马,则为重利轻别之兆。

 

2、    火铃

          火星与铃星为紫微斗数中三对煞曜中的一对。其余两对为擎羊、陀罗;地空、地劫。合起来称为六煞,而火铃羊陀四曜,则亦有四煞之称。火星与铃星主带来变动,所谓变动,即是事件发生前后的环境截然不同。乍听起来,似乎火铃二曜带来的事端很严重。在许多情形下,亦的确如此。例如命宮无正曜,或正曜不吉,火星或铃星独守或同度,父母宮又不佳,主童年即遭父母弃掷,则是二姓延生。但有很多情形,却不主性质严重。例如父母宮有火铃同度,唯正曜吉利,又见禄马,有时只主随父母移居异地。移居后,客观环境当然完全不同,但事态寻常。火铃二星虽同主变动,且往往带有不详的性质,可是火铃二曜却有一点不同的特性,称为火明铃暗。

         火星带来的不利,往往居于明面,即灾难之来,人人可以见到,甚至可以预期。可是铃星带来的灾难,却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且往往生变前后,难以预防。

         例如同是田宅宮破财的星系,失火便是属于明面的灾祸,可是给人纵火,便带有阴暗面的性质。

         推算紫微斗数对这点必须理解。否则便会出现错误,而且难以推出细节。尤其是在推断疾厄之时,火明铃暗的性质特殊重要,中国所谓寒热表里虚实,即常常可用明暗来推断,由是才可推出病状与症结。

         火铃二星主动荡,所以在命宮,主少小离乡,见羊陀忌叠冲,甚至主出祀或过继;在父母宮,有时主出生时父亲不在家,或主童年即有一段时间跟父母分离;在兄弟宮,主兄弟离散不居一地;在夫妻宮,往往主离别或离异。凡此皆属动荡,当然具体情形必不脱离火明铃暗之意。甚至构成带良好意味的征兆,亦有动荡的性质。例如火贪、铃贪格,主突发;见禄存及化禄,主横得资财,即所谓暴发。这种突发与暴发,由于突如其来,当然亦具动荡之意,亦即事件发生前后,客观环境截然不同。

          至于火贪、铃贪见空劫刑忌,主暴发暴败,当然更含动荡的意味。火铃属火,所以喜与贪狼同度或对拱,因为贪狼属木,木生火则发达光辉。然而二者比较,铃贪实不如火贪。这是因为火明铃暗的缘故。火星与贪狼可比喻为明火,而铃星与贪狼却只属暗火,火宜明不宜暗,所以前人论火星曰:若得贪狼会,旺地贵无伦,封侯居上将,勋业著边庭。三方无杀破,中年后始兴。但论铃星则曰:或遇贪狼宿,官禄亦不宁。若逢居旺地,富贵不可伦,虽然同是富贵无伦,可是铃贪却有不宁的缺点。所谓官禄不宁,即是得富贵于多事之秋,有许多环境要应付,甚至通过一条法例都要受人唾骂,不通过又受到上级的压力,表面风光,内心不静,此即铃星不如火星之处。

          火明铃暗的特性,由子女宮亦可看出。凡子女无正曜,火星独守者,若对宮正曜吉,不主子孤,但同样的情形出现在铃星的身上;却主庶室或外宠生子,妻生子自然属于明面,而庶室或外宠生子,便有暗面的意味。

          在奴仆宮(现在改称为交友宮,这个改称,其实尚须商权),意义亦相同。火星守奴仆宮,与刑忌凑会,仅主受奴仆尤怨,並不主受报复陷害,可是同样情形出现于铃星身上时,却主奴仆背主或出卖主人,或阴谋陷害,或私占侵吞。其所主的意义,亦有明与暗的分别,举一反三,火铃的基本意义可知。

          在紫微斗数中,除了火铃之外,还有羊陀一对煞曜,彼此之间的交会,另有特殊的意义。羊陀属金,火铃属火,因此当交会之时,便有以火炼金的意味。唯其间亦有分别。擎羊属阳金,故喜火星的明火来锻炼,此有如金匠的烘炉成器。因此当擎羊火星同宮或对拱之时,往往有锻炼、激发的意味,使两颗煞曜的性质因彼此配合而改良。陀罗属阴金,不宜明火,只宜阴火陶冶,此有如矿工开採矿石,须陶熔冶炼然后始得金苗。所以陀罗与铃星相遇,虽亦可转化为两颗煞曜的性质,但是却嫌旷日持久,而且过程相当艰苦。因此就不主激发、锻炼,不如用磨炼来形容。

        火铃二曜不可能同宮,只能在三方相会,或隔一宮相夹,其中以相夹的力量为最大。凡火铃二星所夹的宮位,大致上可认为总带点动荡、灾难意味。是故火铃最不宜夹命宮,至少主人一生奔波劳碌,许多事情总不能一蹴而就;或主无事奔忙,为人作嫁。若命宮星曜不吉,便有如火铃同度的意味,亦可能少小离家,甚或二姓延生。不过若火铃二星所夹者,若为在旺宮的贪狼,则亦与火贪、铃贪的格局相等,有突发及暴发的意味。火铃二星夹擎羊,既含激发之意,亦带磨练的性质,因此虽主因激发而创业兴业,可是发展过程却仍是一波三折。举此为例,对火铃夹的性质当可推而知之。

 

3、    羊陀

          擎羊、陀罗是紫微斗数的一对煞曜,与火铃合称四煞。然而羊陀的性质却不同火铃。一般而言,火铃带来的主要是麻烦,不似羊陀,主要带来的是损失。当四煞交躔,或与空劫同度之时,自然又当别论。

          擎羊化气为刑,陀罗化气为忌,所以禄存一曜,可以说是永远给刑忌相夹。财富的性质不吉利,是古人的哲学,亦如佛家之所谓不坚财,略有同等的意味。擎羊所带来的刑,时常表现出破坏力。事端往往功败垂成,或事虽成功却带来是非,甚或引起后遗症,以致当事人困扰不堪。陀罗所带来的忌,即是阻碍与拖延。事端横生枝节,或旷日持久,甚至成功后,利益依然不能到手,常令当事人心灰意冷。

          擎羊带来的破坏力,常处于明面,当事人可以明显察觉到反对与破坏的来源;陀罗带来的障碍,则往往居于暗面,当事人难以发现真正的障碍出于谁人。因此术家亦每以真小人来譬喻擎羊,以伪君子譬喻陀罗。因此,当擎羊与火星同度之际时,变成与破坏力的对抗,每每使人生有所激发。如马头带箭,是擎羊躔度午宮,午宮属火,且居于正南,因此亦可产生激发的力量,主当局者经历艰难困苦而后成功。但陀罗若与火星同度之时,则反而主突生阻碍,令人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感觉,在感情上,比擎羊火星带来的破坏,更加觉得难受。在感受上,当局者也会认为命运更加坏。如果就细节而言,羊陀带来的凶兆,並不能单就羊陀本身来推算,而是应该看羊陀跟什么正曜星系同会,然后才能看出其具体的反应。並且这些星系于不同的宮垣,其具体意义亦不相同。

         举例来说,星曜落陷守父母宮,擎羊同度,杂曜又不吉,每主刑克父母(至于是父母谁人丧病,又须另详整体星曜而定;可是同样的星曜组合,如果守官禄宮(事业宮),则转化为技能,主其人宜凭技能创业,便可以适应(至于是什么性质的技能,则须凭具体星曜组合通盘研究)。因为这时刑的意义,可能转化为工艺,而古人则视工艺为卑下的行业。因此对羊陀刑忌之意,须灵活掌握。

          擎羊之刑,虽处于明面,乍看起来,较陀罗暗面之忌为佳,但有时候,擎羊带来的灾祸并不小。有许多开刀动手术的征兆,其星系组合即往往带有擎羊。有时候,疾病宮有些星曜带有擎羊,虽不主刀,但却有须开刀的性质。例如紫微独坐疾厄宮,擎羊同度,主当局者包皮过长,这既是须开刀,亦可不开刀的疾病。女命疾厄宮贪狼在辰戌两宮,擎羊同度,往往患上良性肿瘤,可开刀亦可不开刀,皆是此类。因此大致上而言,擎羊带来的灾难性质,表面上至少看来比陀罗为凶险。也可以这样看,陀罗带来的不利,只有当局者才能体会其严重程度,而擎羊带来的不利,则连旁观者都感觉得到。比如:泛水桃花,是贪狼在亥、子两宮躔度,而同时有擎羊或陀罗同宮。这个格局,主人沉迷酒色,淫欲无度,因此招惹灾祸。所以命宮逢此格局的人,以不出入欢场为宜。另一个格局则为风流彩杖,即是贪狼在寅宮躔度,同时有陀罗同宮。这个格局,亦一样带有因色致祸的性质,可是它的色祸却不起于欢场,而是带有浓厚的个人色彩,甚至因为寻找恋爱对象,当想与对方分手时招惹重大麻烦,亦属于此类。由这两个格局的性质,细心加以比较,即可悟出羊陀本质的分别。羊陀两曜,永远相隔一宮,亦即永远有一宮度为羊陀所夹,而且这宮必躔禄存。所以有许多场合,禄存同度未必是吉兆,即是由于有羊陀相夹的缘故。例如紫微贪狼同度,躔禄存,贪狼化忌,羊陀夹,便主其人容易功败垂成,故事事非努力不懈不可,稍有松弛,即易为小人所刃。

        上述例子亦可以说明羊陀夹忌是一个相当凶险的星曜结构。而忌星必与禄存同度,则是破财争财的征兆。也可以说,在许多情形下,如果放弃应得的利益,便能够化解羊陀夹忌的凶险。只是利之所在,人皆趋之,是故避凶便不易。当然,有时羊陀夹忌所代表的意义是因病破财,这就更加难于避免。大致上羊陀不喜与廉贞、七杀、破军、贪狼、巨门、武曲等正曜同度、对拱或相夹,带来的不吉,比与其他正曜同会者更甚。唯天相若为羊陀所夹,则其不吉,比其他正曜受夹者尤甚。

          当然,另有一些特殊的格局,遇羊陀主特殊凶险,亦有特殊吉利,此则应作别论。这些格局主要由征验而来,往往准确性甚高。

         羊陀与火铃交併,性质时常互相影响,以致发生性质变化,这一点,亦必须在推算时加以注意。例如火贪见羊陀即为败局;巨门擎羊见火星同度,不主激发,反而主发生重大的刺激,诸如此类,务必于学习星系组合时加以注意。

4、    空劫

         空劫指的是地空、地劫二曜。一般坊本以天空、地劫作为对星,实误。天空一曜,性质比较地空来得柔和,地空的性质,古人称之为作事虚空,不行正道,成败多端,可谓一无是处。至于地劫的性质,古人称之作事疏狂,故亦称为败局。然而实际情形却並不能如此武断,因为逢空劫所守的宮垣,仍须有何正曜入度而定,在许多情形下,空劫的性质反而可以改变为吉详的奇局。

         例如太阳天梁与地空或地劫同度,所碰到的又是昌曲等曜,则可转变为擅长于思考,可进行学术研究,而且思想独特,时有新意,故又不可视空劫为不吉。就一般性质而言,地空主突然发生挫折,地劫则主波动频繁。所以当空劫在命宮时,在保守社会甚为不利。在目前,社会性质已经改变,保守与安定未必有利,有时候,反而会因挫折与波动带来利益,因此对空劫的评价便应有所不同。可是当空劫守财帛宮时,挫折与波动却一定会带来不利,这就跟社会背景毫无关系了。

         若空劫守事业宮,则挫折或波动亦有所不宜。只有在财帛宮甚吉的情形下,有时波动反而造成机会,故地劫便较地空为有利,亦不可视为不吉。

         在迁移宮,则大致上与命宮相同,尤利于由保守社会迁向活跃的社会。地空主作事虚空,这种虚空,许多时候是大胆创新的征兆。古代社会保守力强,不喜反传统的行径,因此才认为属于虚空不实。

         地劫主作事疏狂,则更是不拘小节,其思想与社会潮流相反,此虽为古人所不喜,但现代许多反潮流的人士往往能够成功。因此与其斤斤计较于古人的虚空与疏狂的评价,倒不如将之理解为反传统与反潮流,更能适合现代社会,在推断时,便不会武断为一定出现挫折波动的现象。有哲学思想、艺术气质的人,有时反而喜欢空劫,科学家对空劫亦不视为凶兆。因为他们都需要反传统与反潮流才能得到成功。故推断此等命造,必须观察各大运始作结论。

        《紫微斗数全书》清代版本,提出金空则鸣,火空则发的说法,此说法为明版本所无。所经王亭之相信,清人的意见是经过征验而得。同时很怀疑清人的征验,是由于明未社会动荡而致。是故王亭之曾对此项征验加以留意。照现代一些研究者的解释,金是指金四局命宮的人,火则指火六局命宮。但王亭之征验的结果却非如此,而是指与空劫同度的正曜而言。例如武曲、七杀、属金,与地空同躔之时,往往经历过人生的艰苦即可发越。又如廉贞、太阳、七杀属火(七杀兼属火金,以金为体,以火为用),与地空同躔时,亦可以慢慢发展出局面。

         地空有金空则鸣,火空则发的特质,但地劫却没有,就此点而言,地劫便不如地空。而且有时候发生突如其来的挫折,亦较频繁的波动与变迁为好。因挫折虽令人难受,但当渡过挫折之后,人生便进入顺境,总比好两年、坏两年的命运为佳。只是地劫带来的变动,有时却适合火贪、铃贪、卯宮的武曲等星曜,如大运配合,亦可以突发。所以当评价空劫之时,不可太过拘泥于此二曜,仍应据正曜星系的性质加以判断。尤其是当空劫守福德宮时,若正曜星系能配合,则主人有突如其来的触发。这时候,便应该详视命宮的星曜,看是否适宜。若福德宮为地劫、地空,命宮火贪,往往反可视为佳运。

          地空地劫可以同度,可以相夹。二者的力量可以说相对等。当空劫同度之时,一般而言,既具有挫折的性质,同时亦带来波动,所以非常之不利。尤其是当空劫同躔于财帛宮时,带来的不利更不堪设想。只有当空劫同度于福德宮时,有些星系组合反而适宜。譬如说,廉贞贪狼守福德宮,天府坐命,空劫与廉贪同度,则主其人虽然性格保守,但是由于思想独特,所以反而有发挥的可能。这时就不能再判断天府守命为过分持重了。

         空劫夹的性质大致相类似。如上例,若空劫夹福德宮,廉贞贪狼坐守,便亦主其人的思维有潜力可以发挥。

         近人论斗数,以为廉贞、贪狼两正副桃花喜见空曜,可以转化为艺术,此论甚确。然而天姚、沐浴、咸池、大耗等桃花诸曜,却並不因空曜同躔而有所变化。所以与其说空曜可以转化桃花,倒不如说由于廉贞、贪狼本身已具艺术性质,当空曜同度时,其艺术气质表现得相当独特,因而可以发挥,而且容易表现突出。因此,不但地空有此性质,应该认为连地劫亦有此性质。只是比较起来,地劫的反潮流不及地空的反传统容易为人接受而已。只是仍须注意,虽然艺术气质独特,却还要有机会发挥,所以天魁天钺两星,对当局者来说便更加重要。若连续走两个好运而逢魁钺,则必可成名无疑。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