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庇罪犯暴動遊行之惡行之(53)

2019/08/14 11:54:19 網誌分類: 生活
14 Aug

*恐怖份子暴徒圍毆《環時》記者 私刑虐旅客5句鐘, 記協又突然全部死清光般一句聲都無出過。 

《環球時報》記者頭部有明顯傷痕,送院治理。草菅人命阻醫護救人 警施援亦被瘋狂毒打

曾是全球最佳機場的香港國際機場,連續第兩天因為暴徒蠻橫地霸佔機場而「停飛」,不但剝奪全球旅客出入境的自由,暴徒們更濫用私刑,上演千人對內地旅客綁手禁錮、拳打腳踢、酷刑大逼供,更肆意翻出其個人行李及將證件上的所有個人資料上載至互聯網。該旅客被虐打5小時陷入昏迷,救護員到場施援時,暴徒竟罔顧人命加以阻撓,擾攘逾1小時,直至警方介入,暴徒迅即瘋狂攻擊警車和警員,一名督察被至少5名暴徒狂毆,負傷拔槍警告才成功護送傷者送院,警方至少拘捕3名暴徒。一名《環球時報》記者其後亦遭暴徒圍毆,救護人員同樣受到阻撓,完全是在草菅人命。

昨晚6時許,已經非常躁動不安的非法集結者,在一號客運大樓離境大堂惹事,突然以「莫須有」理由指一名穿黑衣的內地男性旅客為警察「臥底」,暴徒包圍他高聲質問「你係唔係差佬!」男子受驚急步離開,但暴徒窮追猛打至機鐵站月台對開,將他箍頸按地,以及用膠索帶緊縛其雙手,不停拳打其頭部,有人搶走男子背包,將其證件攤在地上拍照,然後上載網上公開。

旅行證件蓋公安章 誣是公安

因男子的港澳通行證簽發單位是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腦殘」的暴徒便「老屈」男子是「深圳公安局」,於是高叫「公安!黑警!」又用強光照射男子雙眼,一名暴徒更向男子腰部出拳猛擊,機場保安後來到場解圍,但仍寸步難行,無法脫身。男子被虐打一會後,被推向牆邊「公審」,質問他身份,有傳媒靠近男子查問,男子稱自己只是來接機,否認是公安,「我之前乜都冇做過,佢話我係差佬,搶去我背包,跟住打我。」

不准救護員施救 揚言斷手足

隨後,暴徒們一錯再錯,把男子禁錮、毆打兩小時後,該男子不支暈倒,好不容易才獲一名外籍撰稿人及多名港人救出。消防救護員到場,但暴徒竟罔顧人命,大叫:「唔好放佢!除佢褲!遊佢街!」男旅客的手腕被長時間緊縛,手部腫脹黑紫,但暴徒仍禁止救護員解開其膠索帶。

大批暴徒一有機會便猛踢男子,旁邊記者和救護員不時被踢到,有人大叫:「唔好打了,好似被打死!」有人叫:「做咩打死人?打斷手腳就算啦!」

暴徒之後發生內訌,有人大叫:「放人!讓路!全世界鏡頭在拍!」但仍有暴徒不肯放救護員將男子送院。擾攘至晚上9時40分,救護員趁機對男子在現場進行緊急救治,但仍被逾千暴徒重重包圍,無法離開現場。有人更不時高叫:「遊街!遊街!」又稱該名旅客「詐暈」,並向男子淋水。至10時半許,20多名軍裝警員到場介入,結果花1小時才突破重圍將旅客送上救護車。

當警員準備撤退時,暴徒開始阻止警車開走,扑爆警車窗、用強光照射警員,其後在一號客運大樓外開始圍攻十多名警員,其中一名男督察被五六名暴徒打倒在地狂毆,督察被迫拔槍指向暴徒,暴徒四散逃跑,而速龍小隊和其他防暴警到場增援,一度發射胡椒彈,並追入大堂制服拘捕至少3名暴徒,暴徒其後退入大堂,拆掉候機座椅作路障,並用行李手推車阻塞天橋通道,至深夜11時半,防暴警分批撤退,而暴徒仍佔據機場離境大堂。

午夜期間,暴徒盯中《環球時報》一名記者,把他包圍,有人擅自打開該名記者的行李箱,發現一件撐警的藍色T恤,暴徒隨即起哄,將該名記者用膠索帶綁在行李手推車上「行刑」。

現場視頻所見,《環球時報》記者遭暴徒包圍之後正氣凜然地說:「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

該名男子臉有傷痕,惟救護員到場亦被暴徒阻撓,即使該記者被送上擔架亦一度被阻止離去,其間暴徒辱罵更企圖再拳打該名記者,在擾攘近20分鐘後始被抬上救護車。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8/14/HK1908140001.htm

*外媒仗義救人:處刑過程殘酷 如同謀殺

男子受困逾2小時暈倒,期間疑被示威者扯去褲子,露出內褲。自由撰稿人Richard Scotford(右二)奮不顧身營救一名受襲的深圳旅客。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暴徒濫用私刑圍毆多名內地旅客,長居香港的自由撰稿人Richard Scotford奮不顧身營救其中一人。他講述暴徒的殘酷「行刑」過程時表示,「眼見他(內地旅客)被上百人圍攻近兩小時,有暴徒用腳踢他,或者用棍子戳他,甚至企圖脫下他的褲子,該男子一度被架在空中,形同處刑。」他形容,暴徒的襲擊行為如同「黑幫式暴力」。

「救出時已昏迷不醒」 在暴徒行私刑期間,Richard多次試圖保護這位旅客,但周圍僅兩三位香港人(編註:兩位是機管局人員)合力營救,當救出該名旅客時,他已昏迷不醒。

Richard說,該名旅客佩戴的一條項鏈已被暴徒扯斷,但救出時已近乎昏迷的他,仍緊緊抓住這條可能對他有特殊意義的項鏈。

Richard形容,該男子受到了多個角度的攻擊,參與攻擊者多達上百人。他嘗試與這些暴徒講道理,勸止他們不應無端毆打他人,惟暴徒們竟然強詞奪理回應說:「不是『真的要傷害』該男子,只是『有限度地』踢他、攻擊他,因為他是市民的『敵人』。」

他形容當時的場面已經失控,「他們的行為遠遠超過了示威範疇,不管他(旅客)是不是警察,人們都不能如此對待他,現在並非戰爭時期,他不是敵人,即使對敵人也要保持尊重。」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8/14/HK1908140002.htm

*機場毆打禁錮記者及旅客事件 警共拘捕5 (恐怖份子暴徒)男子

 機場毆打禁錮記者旅客事件 警共拘捕5男子 昨晚先後有兩人被示威者圍困。

昨晚有示威者在機場集會爆發衝突,警方表示,大量示威者於機場非法集結,並禁錮、欺凌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對他們造成身心傷害,警方對激進示威者的嚴重暴力行為予以極嚴厲譴責。

就首宗個案,警方接獲機管局要求,派員到場協助護送救護員及一名受傷旅客安全離開,但警務人員到達後,大批示威者向警務人員不斷投擲雜物及照射強力激光,其間一名警務人員被人搶去警棍及被多人襲擊,為保護自己以免生命受到威脅或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於是拔槍戒備。

警員遭搶警棍被逼拔槍戒備

就第二宗個案,一名男記者遭多名示威者粗暴對待、並以索帶將其雙手綑綁、毆打及禁錮,受害人更一度暈倒。 救護員最後成功分別將兩名受害人送往瑪嘉烈醫院及北大嶼山醫院治理。 事件中,警方共拘捕5名男子,涉嫌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及破壞社會安寧等。共有兩名警務人員受傷,被送往北大嶼山醫院治理。案件交由機場警區刑事部跟進調查。 政府發言人指昨天大批示威者在機場集結,癱瘓機場運作,嚴重影響出入境旅客,已遠超和平示威行為。

「到晚上,有暴徒行為變本加厲,分別包圍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並阻止救護人員將該名旅客送院。警方到場處理事件時,多名暴徒更襲擊警務人員,嚴重威脅警務人員人身安全。」「這些暴力行為遠超文明社會底線,令人髮指,特區政府予以最嚴厲的譴責。警方一定會嚴正追究,將涉案者繩之於法。 」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08/14/010123806.shtml

*踢爆連登仔文宣策略 「唔做野網上都係我地打人嘅畫面」

暴徒連續第二日癱瘓香港國際機場,昨晚(13日)更上演千人對內地旅客施行酷刑大逼供的極醜惡一幕,令全世界側目。而一眾「文宣小組」早已準備好大量鏡頭,拍下各種短片及照片,在短時間內加工在網上散播,肆意攻擊、抹黑,仲話明要打「硬仗」。有連登網民深夜在網上號召「文宣組」做嘢,話「打此悲情牌又好」、「煲大公安又好」、「藍衫係士係黑社會又好」,不惜以扭曲、捏造事實,編造謊言,因為他們自知理虧,暴行肯定會引起唔少「和理非」或中立人士反感。當然佢哋濫用私刑、圍毆內地旅客,拳打腳踢、強光射眼、兜頭淋水擅搜證件的證據,一定會「揚威國際」上晒各大頭條,所以發晒矛咁叫「文宣」一定要快手,仲要電台PHONE IN搶輿論㖭。

https://www.dotdotnews.com/2019/08/14/focus/%e8%b8%a2%e7%88%86%e9%80%a3%e7%99%bb%e4%bb%94%e6%96%87%e5%ae%a3%e7%ad%96%e7%95%a5-%e3%80%8c%e5%94%94%e5%81%9a%e9%87%8e%e7%b6%b2%e4%b8%8a%e9%83%bd%e4%bf%82%e6%88%91%e5%9c%b0%e6%89%93%e4%ba%ba%e5%98%85

*機場癱瘓航班取消 記者親歷旅客「有怒不敢言」的無奈, (如同恐怖份子暴動)

 圖:兩名旅客無奈的望着離境通道。   

香港國際機場昨日和今日(13日)被黑衣人圍堵,大量航班被迫取消,旅客出入境受到嚴重影響。大公文匯全媒體記者親歷現場,直擊全程,目睹黑衣人的暴行與旅客們有怒不敢言的無奈。   

非法集會人士昨日(12日)開始在機場集會時自稱「和理非」,向旅客派發傳單與高叫口號,氣氛尚算平靜。直至下午3時30分時,一批黑衣人開始帶頭衝入值機櫃枱區域,堵塞離境通道,隨後機管局宣布所有航班取消,正在值機和辦理出境手續的旅客被迫滯留機場,一臉無奈。  

 

香港機場出境大堂離境通道遭非法集結者阻塞,一名女乘客歸家心切,向非法集結者下跪,哀求放行。

在機場拍攝的過程中,記者遇到一位來自台灣的女士,情緒失控,不停朝黑衣人哭訴。她說原本打算 經香港前往台灣再轉機日本,卻因為颱風利奇馬,被取消了10號和11號的航班,而重新買了12號的航班又因為示威活動再次取消,已經3天沒有離開過機場,不知後續如何是好。當時,記者聽到她這番話,心裏感同身受,眼淚都流了出來,那種聲淚俱下的無奈,與黑衣人冷眼旁觀,正是無數旅客的遭遇寫照,而由於這位女士當時情緒已經崩潰,記者只好默默離開。   

今日,非法集會人士再次癱瘓機場,原本秩序井然的值機櫃枱,突然再次被黑衣人闖入,記者一路跟隨拍攝,目睹旅客被嚇得驚慌失措,四散奔跑,而黑衣人就像是卻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滿意,高叫口號再次將離境通道佔據,並用大量行李手推車堵塞機場各個主要通道,嚴重影響旅客出入。   

有旅客不停哭喊「我要回家!」高舉行李箱跨過示威人群,卻遭到黑衣人的阻攔和辱罵,情緒接近崩潰,而黑衣人事後卻哭訴「我的頭都被撞到疼哭了,你怎麼不理解一下我的感受」,這些冷血涼薄的話語令記者感到心寒。「黑色恐怖」籠罩住機場各處,旅客和黑衣人衝突不斷,鮮有人來幫助這些旅客脫離困境,大多數旅客都表示有怒不敢言,感到非常無奈,只有在艱難的進入關口後才敢與黑衣人爭論幾句。  

 

香港某些媒體自詡客觀持平,卻只報道所謂「示威者」如何淒慘、訴求如何正確,卻鮮有關注黑衣人的實際行動究竟給普通市民和廣大旅客造成多大的困擾和影響。

http://www.takungpao.com.hk/hongkong/text/2019/0813/335421.html

*機管局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 禁止干擾機場正常使用

2019-08-14 08:36 【機場集會】機管局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 禁止干擾機場正常使用 機場連續兩日有示威者集會。機場連續兩日有示威者集會,運作接近癱瘓。機管局表示,已獲得高院法官批出禁制令,禁止示威者佔領機場集會。 機管局指,任何人亦不得在機場出席或參與任何在機管局指定地方之外舉行的示威、抗議或公眾活動。臨時禁制令清楚表明,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香港國際機場的正常使用。 機管局正在取得有關臨時禁制令的蓋印副本,並會在取得有關蓋印副本後展示該臨時禁制令。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08/14/010123808.shtml

*恐怖份子暴徒 黃「醫護」不分是非黑白煽罷工 棄專業靠害病人,(最好成世罷工唔好害人害物)

伊利沙伯醫院有「醫護人員」集會。

警方周日以適當武力處理大規模暴力衝擊,卻被指使用過分武力,13間公立醫院昨日有醫護人員舉行集會,其中不少人戴上黑色口罩,更有人以紗布遮蓋右眼,未審先判地稱一名少女在暴力衝擊現場是被警員射傷眼部。有立法會建制派議員質疑他們在未有證據前就認定傷勢是由警方造成的判斷過於武斷,並強調醫護人員必須保持中立,為不同背景傷病者提供治療,又透露有支持警察的市民反映擔心現時到醫院是否可以獲得適切治療,批評他們破壞全體醫護人員的專業形象。

瑪麗醫院、威爾斯醫院、瑪嘉烈醫院、北區醫院、香港兒童醫院及伊利沙伯醫院等13間醫院昨日中午均有戴上黑色口罩的「醫護人員」舉行集會,抗議警方在星期日的執法行動,更一口咬定當日一名少女在尖沙咀被警員射傷眼部,手持寫有指稱警方「企圖謀殺香港市民」、高叫「香港警察,知法犯法」、「警察暴力,可恥至極」等口號。

建制議員籲醫護緊守崗位 民建聯對有醫護人員在多間醫院發起集會表示高度關注,擔心因集會影響醫療人手,影響正常醫療服務。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陳恒鑌昨日致函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要求醫管局採取適切措施,確保醫療服務能夠正常提供,不受近期政治風波影響。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指,少女受傷一事現時仍未查清,根本未知道少女的傷勢是否由警方造成,有關人等在此時指控警方是過於武斷,而次次集會行動偏頗,故意只是說警方「傷害市民」,但對參與違法暴力示威活動的暴徒傷害市民的行為卻隻字不提。

她認為,社會現時嚴重撕裂,認為醫護人員應中立地為不同背景傷病者提供適切治療,而參與集會的醫護人員破壞整體醫護的專業形象,更透露有警務人員家庭向她反映擔心現時到醫院是否可以與其他病人一樣有同等待遇,「部分醫院與警方關係更是特別差,警崗亦要取消,有警員在醫院內工作時更會擔心自己人身安全。」

香港醫療人員總工會副主席馮權國則表示,不少同事昨日均是以個人工餘時間參與集會,稱同事有個人自由表達意見,但批評有人提出要罷工,呼籲同事要緊守崗位,切勿令醫療服務受到影響。

醫院管理局發言人稱,理解醫護同事表達意見的行動,指醫院管理層會考慮運作安排和病人服務,適當處理同事舉行員工集會,但指群眾聚集可能影響醫院運作及病人服務,重申公立醫院並非舉行公眾集會的合適場地。

醫管局發言人並強調,各公立醫院服務運作昨日大致正常,未有受集會影響,相信同事會繼續以專業態度,在公立醫院向病人提供一視同仁的服務。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8/14/YO1908140008.htm

*四記重拳,港獨末日來了

 2019年8月9日,將是香港歷史、中國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天。因為,在這一天,發生了幾件事,標志著港獨暴恐分子的末日開啟了。

第一件事,國家民航局正式對支持港獨的國泰航空出手了。

香港國泰航空,由英國太古集團絕對控股,歷來支持港獨、臺獨。有內地媒體總結國泰航空的四宗罪。

第一,公然支持、宣傳港獨、臺獨。在國泰航空的宣傳頁上,國泰航空刻意把香港、臺灣列為國家,并與中國并列,狼子野心,用意明顯。

第二,在8月6日港獨發起的三罷中,國泰航空超過3000名員工參加罷工,支持港獨。

第三,在香港警察赴內地參加警運會時,國泰員工將香港警察行蹤信息發布網絡,煽動對港警進行騷擾。

第四,在7月28日港獨襲擊香港警察的暴動中,警方拘捕49人,44人被控暴動罪,其中包括國泰航空一名副機長廖頌賢。然而,這名副機長不僅在7月31日獲得保釋,法官更允許他可以在當值期間離港工作,繼續執飛。民眾抗議,國泰無視,包庇港獨暴徒。

所以,國家民航局出手了,穩、準、狠,直接擊中國泰航空的七寸。

自10日零時起,所有參加和支持港獨及有過過激行為的國泰員工,立即停飛。

而最重要的是“飛越內地領空”一項,將國泰卡死。

有港獨認為民航局的命令對國泰航空的影響不大,大不了不飛內地航班而只飛國際航班。可是事實是這樣的嗎?

香港四周,皆大陸領空! 所以,不出意外,這家公然支持港獨甚至是臺獨的英國航空公司,將成為全球首家市內航空公司,在此恭喜恭喜! 這一拳,打的精彩。

然后,是第二個重量級的消息:已經退休的香港警方前警務處副處長(行動)劉業成回爐任臨時警務處副處長(特別職務)。

在香港警隊歷史上,副處長級別的高級警官“回爐”擔任重要職務,尚屬首次。而最最重要的是,這個副處長劉業成,成功處置了當年的旺角暴亂。

劉業成,將是香港警方處置港獨恐怖分子的踏浪行動的最高指揮官。這顯示出香港警方要對港獨恐怖分子出重拳了。

再來看第三起重大事件:匯豐銀行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辭職。

而這個黃碧娟,是美國CIA、NED資金流入港獨組織的代理人,與漢奸黎智英配合,港獨組織、港獨暴徒提供資金。同時,匯豐去年暗算了華為。不過這一切隨著平安這一匯豐最大股東的強勢出手,匯豐內親美親英及港獨高管被瞬間清洗。

港獨,斷了資金,他們用派發錢的辦法來鼓動暴行,就玩不下去了。

還有第四個消息:內地全面對輸香港違規物資進行管控。

請相信,決不會僅僅是中通一家物流公司這么做,而是所有的物流、快遞公司全部這樣做!

這一拳,就徹底掐斷了港獨組織獲取各種物資的渠道,他們將購買不到進行繼續暴動的武器。

連續四拳,這一套組合拳,打的真是絕了,直擊要害!

出不去、回不來,資金斷了,物資沒了,加上香港警方即將港獨出手,這顯然預示著港獨的末日要來了! 港獨暴徒,出賣國家、出賣尊嚴、出賣靈魂,人人得而誅之!

http://china168.org/fangangdu/2019/0813/50097.html

*恐怖份子暴徒 黃記者咒特首 不專業零操守, 垃圾記協例牌又懶懶閑懶得理!

特首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有記者表現得毫無專業道德。

中通社 激進打手叫囂「幾時死」 新聞聯強烈譴責缺德辱罵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日在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時,有部分記者情緒激動、提問偏激,攻擊警方的執法行動是「下三流」手段,更有甚者,有人叫囂:「林太,好多市民問你幾時死呀?」對此,新聞工作者聯會昨日發出聲明,強烈譴責這種惡意辱罵、侮辱人格的言行,有違新聞從業人員起碼的職業操守和道德準則。多位資深傳媒人表示,有記者在提問時越來越激,更挑動情緒、咒罵官員,絕非客觀採訪報道的應有的行為。

林鄭月娥昨日在會見媒體時,部分記者以「審問」和「責罵」方式追問,有人更屢屢打斷其回答,而現場工作人員數次嘗試維持秩序依然無效。在答問環節開始時,有記者情緒激動,聲稱警察「公然插贓嫁禍」,執法時是「行刑式、無底線」,用「下三流」手段解決衝突云云,更將矛頭指向林鄭月娥,聲稱她「發動了文革式人民鬥人民的方法去挽救你自己垂死的政治生命」。

有人在記者會結束、特首轉身離開時更叫囂道:「林太,好多市民問你幾時死呀?」 新聞聯昨晚在聲明中指出,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其間講話時有傳媒記者以審問和責罵方式追問、打斷特首回答。

當記者會結束時,更有記者高聲叫嚷「你幾時去死」,「這種惡意辱罵、侮辱人格的言行,有違新聞從業人員起碼的職業操守和道德準則。本會予以強烈譴責!」

新聞聯認為,作為新聞從業人員,在向採訪對象提問時應尊重對方,應從為公眾傳遞客觀、公正、全面的信息角度去提出問題,個人的情感和立場不能凌駕於媒體對公眾的責任之上。

「今次個別記者屢次打斷特首回答,甚至進行人身攻擊、撒潑謾罵的言行,實在是十分無禮,十分缺德,令人不齒!」 該會呼籲媒體同行要秉持傳媒的專業操守,採訪時注重起碼的文明舉止。在當前,更應保持理性客觀,勇於承擔社會責任,支持止暴制亂,共同守護香港。

業界驚愕:咁都問得出? 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表示,留意到近期有傳媒出席官方記者會時,提問會投射出自身政治立場:有人屢次打斷有關官員回答,有人甚至對官員進行人身攻擊,令記者會淪為「批判大會」,「這種情況實在有違傳媒客觀專業操守。」

他強調,傳媒即使有政治立場,提問時也要基於事實,避免情緒化,不要人身攻擊,也不應「圍剿」受訪者,容許其他傳媒有機會提問;負責記者會的新聞處官員亦應維持現場秩序,隨時提醒記者避免有過火舉動。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劉瀾昌表示,記者採訪報道要嚴守「客觀中立原則」,而有關記者是代表某一政治立場提問,挑動情緒、咒罵官員,絕非客觀採訪報道的應有行為。

他強調,記者在採訪時不能保持冷靜、控制情緒,會破壞自己和所代表機構的公信力,「客觀中立的報道才會有市場。」同時,主持記者會的新聞官要嚴格維持秩序,對動輒就打斷回答、阻礙他人發問的記者,可以請他們離場。

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主任梁天偉直言,有記者叫囂「林太幾時死」是不應該的,「今次有行家問問題越來越激,立場太過鮮明,不是這麼理想。」 他表示,記者即使不滿政府官員回答的內容,但過於偏激的提問會「有失身份」,從專業角度講,提問應該要有「界線」,「特別是問『幾時死』,咁都問得出?」他希望行家在採訪時禮貌些,「大家唔好咁激,要專業去睇。」

記協「鬧情緒」包庇語言暴力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則稱,當日有「相信是記者的人士」在特首結束記者會離開時大聲叫囂「有港人問佢幾時死」,「該人士做法會令人對記者產生負面觀感」,「實屬不幸」,「(記者)應留意問問題時,會否令人覺得情緒化」,並聲言特首和警方在記者會上「多番迴避問題」,前線記者採訪示威活動時又遭警方「施暴」,部分記者「有情緒」是可以理解的。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8/14/YO19081400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