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視:師奶劇之議

2015/02/18 13:34:48 網誌分類: 影視
18 Feb

    HKTV的開台宣言之一,是不再拍師奶劇。毫無疑問,這是針對TVB,為了討好香港年青一代的台詞。幾十年來,無線以師奶劇立台,打遍天下無敵手,如今亞視面臨倒閉,無線仍然屹立不倒,這完全是師奶劇的功勞。

    師奶劇之議,其實反映了香港斷代的人口變化。一直以來,香港人口構成以中小規模家庭為核心,而這一個結構,卻在急速的瓦解。所謂中小家庭,指的是三代同堂,家族成員包括夫婦一對,子女兩名以上,老人家一至兩位。如果是稍大的家族,上一代甚至構成夫婦一對,子女五六名的結構,當子女五六名成家立室,又構成了以老夫婦父母為中心,向外輻射的家族網絡。用技術語言講,也許太抽象,難以理解,講拜年應該大家更容易明白。從前,我們拜年,都是祖母家為中心,聚集多個表兄弟姊妹家庭,一次過見哂所有親戚,一次過逗完所有利是。這是拜以祖母為中心的輻射式家庭網絡所賜。但當祖母年事太高而離世,輻射家庭網絡就會瓦解,小朋友即發覺大難臨頭,因為已經沒有可以去拜年的地方,要逗所有利是,必須逐個親友家去走訪,而這不太可能。

    相對於輻射家庭網絡,TVB為我們拍的劇,就是爭產劇,爭產劇總是圍繞着幾個有血緣關係的親戚家庭而發生。而相對於中小規模家庭,TVB為我們拍的,就是師奶劇。在一個家庭中,TVB選擇師奶為主體,是因為她們擁有家庭中對財政最高的支配力,而且每逢黃金時間,她們一定坐在電視機前。想想,決定買牙膏、食材、零食、補品、衛生用品、床單被褥的,到底是誰?最常逛百貨公司及超市的又是誰?訂位到外面晚饍的通常是誰?負責監督孩子和傭人的又是誰?答案就只有一個--師奶。如此強大的消費者,電視台不以她們為主體,能用誰為主體?電視台的生意經,是把觀眾賣給廣告商啊!

    如此,我雖然支持政府發牌給王維基的電視台,但由於王宣告他們不拍師奶劇,我就知這電視台早晚要大虧本。他想做年青人生意,是看一個世代交替的趨勢。香港中小家庭確實在瓦解,逐漸變成不婚一族,家庭數目下降及核心化。如這趨勢預測正確,香港早晚會因為人口減少而滅亡,王維基的投資到時候也會泡湯。如果趨勢是香港青年人遲婚,總算結婚了,生了小孩後,他們早晚會發現自己無力帶小孩,需要倚賴年長父母的協助,那麼中小家庭結構即告復活,年青人變成師奶,師奶又再發揮活力,令王為了生存,無法不拍師奶劇,必須自毀承諾。再者,世代交替根本只是在發展的初期,目前香港情況,師奶家庭仍是香港人口結構的核心。太早押注於青少年觀眾,怕王維基的錢燒不到整個世代交替完成的那一天。

    無論如何,香港電視的生存,其實是在滅亡或者師奶劇大盛的兩種可能性之中的二選一。

    在我,關注師奶劇,與我關注女性主義運動遇到的瓶頸有關。回顧女性主義運動的發展,可發現女性主義理論受到本質主義的嚴重污染。

    在女性主義理論中,擔負生育任務的母親被認為是最富有父權社會色彩的女人身份,因此一般認為女性的解放,最關鍵的一步就是讓女人從生育的任務解放出來。然而,這樣的理論,跟父權制度一樣,犯下了過早替女人是甚麼這個問題蓋棺定論的毛病。育養孩子,雖然是艱苦的經歷,但相信很多母親都不會否認,抱着孩子緊靠一起的感覺,被嬰兒哭笑逗弄的經驗,是無與倫比的,如果把成為母親單純看做是遭父權社會利用而予以反對,女性也就把自己可以經歷育兒的寶貴經驗排除於己身,錯過了一種重大的人生可能性。換言之,這是為了脫離一個囚籠,而讓自己囚禁於另一個與生育喜悅隔絕的女性主義囚籠之中。

    同樣,過早為師奶角色是甚麼蓋棺定論,即是讓關於師奶的意義停止衍生,讓關於師奶的對話提早結束,這嚴重違反人類的自由本性。巴赫金提出未完成性觀念,指出對話永遠都未完成的,可以延續的。海德格爾指出現代技術語言遮蔽了關聯,令人無法詩意地棲居。父權制度與本質化了的女性主義觀念,都過早讓女人的對話結束,讓女人與世界的關聯遭到遮蔽,結果造成意義枯竭。

    師奶劇的故事,總是環繞一個大家庭發生,而在這家庭中,總有一位家庭主婦擔任重要角色,她既是妻子,也是多名子女的母親,重要工作是買菜,打點家事,師奶雖然不是一家之主,但她的意見受家人重視,師奶的一些行為受到嘲笑,但不影響子女丈夫對她的尊重。師奶劇的常見劇情,常圍繞着她們與丈夫及子女的關係,在故事中她們往往成為社會道德主體,對家人的行為做出道德判斷,比如薛嘉燕主演過的師奶角色,就有「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的名句。

    在本質化了的女性主義理論下,師奶劇一文不值,這特別是因為她高舉了女性主義者素來憎惡的家庭主婦角色。甘心成為家庭主婦,對女性主義者來說是女人的墮落。然而,師奶劇抓住了多數香港觀眾的心,特別是家庭主婦的心。女性主義者過早停止了對家庭主婦的思考,認為家庭主婦是父權社會給女人的囚籠,就此把女人作為家庭主婦的無限可能性扼殺了。可是,電視台明白師奶是香港社會家庭核心,為了電視台的生存,製作人不停在師奶的可能性上面下功夫,長地期無限地延伸了師奶的意義,令師奶這一身份,雖然是父權社會的囚籠,但卻仍然無止境地生產着新的意義。

    我們應該問:在俗套的TVB師奶劇製作人與前衛的女性主義者之間,誰人最認真的考慮香港師奶的處境?誰的做法更加接近海德格爾的詩意棲居?誰人延伸了巴赫金所講的未完成對話?很抱歉,當我們認真地直接面對和思考這些問題時,答案都是TVB師奶劇製作人。

    製作人因為文化工業的要求,其工作就是生產意義,所以他們不能跟從父權制度及本質化了的女性主義的做法。他們不能,也不會為師奶下不變的定義。他們不能說:「師奶就是這樣而已,沒有其他意義。」無論在哪一個時點,他們都只能繼續延續關於師奶的故事,苦苦思考師奶還可以有怎樣的故事,一想到了,就把這些可能性寫出來,拍出來,而且拍的時候,還苦苦思索該用怎麼樣的表情和動作去演好師奶。正是因為這些努力,無論是誰,都能在劇中重新發現師奶,令人慨嘆:「師奶,竟然可以如此!」

回應 (3)
我要發表
彭彭
彭彭 2015/03/03 22:22:08 回覆

蛻變中的師奶劇呢。最近真係少咗師奶角色,多咗好多中產角色... 不過主要對象是師奶這點應該沒變。

立 冬
立 冬 2015/03/02 17:49:13 回覆

我就不認為TVB那些是師奶劇了.+1

FR 芷
FR 芷 2015/02/22 15:29:48 回覆

{#200901242337194856.gif}

user

最新回應

美麗的黃昏
美麗的黃昏 2019/05/14

很好的分析

彭彭
彭彭 2019/03/27
@基督徒...

基督教是講救恩定係治罪呢? 同唔同性戀都好,人人本來就係會干罪。這是必然的。

再者,你係讀全本聖經,定係專讀一兩節?

你考慮事情,只用兩節經文來考慮嗎?

基督徒
基督徒 2019/03/27

不要曲解經文,同性行為是逆性行為,是罪。

彭彭
彭彭 2018/11/27
@萬大有商量...

感謝萬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