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15年政情分析:弱政客先天不足 理論建設比真章 

2012/04/01 01:04:22 網誌分類: 政治
01 Apr

    持久多月的特首選戰落幕,相信大家都好失落。因為牙骹戰都打完,撐CY的,贏哂牙骹,彩攞盡,沒得再攞。恨CY的,反而還有得玩。前天我才看見理大校園裡,學生們在平台努力製作坦克模型,CY落區,陶君行膠刀架頸威脅,另傳媒重點報泛民轟CY先訪中聯辦,都是沖著CY而來。

{#images.jpg}

*溫總巧書墨寶解狼困,由此至始不用發一言,
只靠一個微笑、一個簽名、一個鏡頭,這就是政治功力。

    作為CY粉絲團,我本能上很不舒服,但我發現我過慮了。CY從容應付,先前論壇中的緊張感全消,應對自如。這反映就應對能力來說,CY雖未臻化境,但已是歷屆行政長官及候選人中最強的一人。而且,他有溫家寶鏡頭前親筆簽名委任狀作遙距支持,加上傳媒追逐熱新聞的本能向來屬三分鐘熱度,我相信CY上任後應能很快進入狀態,開始按照其政綱為香港動手術。這個手術,是輪候了十五年的手術,直到今日似乎才出了一個稍為似樣的醫師,有能力去做。

    行政對策,有所謂Reactive(消極)和Proactive(積極)兩種。董伯伯是有心人,也是好人,當年他提出八萬五、中藥港等理念,其實屬於Proactive的政策,可是董伯伯的問題,是他缺乏民主政治以及經濟規劃上的施政常識,又所託非人,結果做邊樣死邊樣,推廿三條變成捍衛髮型的問題,辦教改無方,反將中國人尊師重道這最重要的文化傳統破壞淨盡,把教師貶為Sales,導至教育體系在前線癱瘓,當學生和家長都不再尊重老師,也就不會尊重老師傳授的知識,造出一代習慣以投訴代替學習的少年。

    這是董伯伯管治團隊先天不足,對政治和文化缺乏認識,以及欠缺理論指導和實踐經驗所致。

    曾煲呔有豐富公務員經驗,是港英留下給香港的全能機器部件,而且在金融風暴打大鱷一役有功,反映出他算有點膽識。不過,泛民和市民對董伯伯的反抗,相信在他心目中留下了很大的烙印,令他當上特首後,成為一個更畏首畏尾的特首。上任後,口號是「打好呢份工」,向全香港傳達信息,話自己只係打工仔一名。對於取得香港打工仔認同,這口號還不錯,但作為特首,這表明他放棄在任期內做好領導香港的工作,結果他任內的唯一成就,就是香港沒出更大亂子,他打大鱷時表現過的大將風範,再也沒有展現過。

    煲呔的管治,是不管治,體現了香港公務員不做不錯的消極思維,屬於Reactive政策,無助香港發展。

    為此,大家可以見到。香港由回歸至今,整整經歷了十五年的空白,在社會政治民生上,錢花了唔少,但卻幾乎是原地踏步。唯一有價值的,就是積累了十五年的失敗經驗,可供後人參考,避免重蹈覆轍。這十五年的寶貴失敗經驗,我們要檢驗每一個政客,誰人有能力充份地吸收,化為將來施政的養份和肥料。

    唐英年,肯定做不到,因為他心裡只有Lover和紅酒,我相信佢連這十五年是成是敗,心中也不曾在意過,遑論有甚麼反思和反省。

    何俊仁呢?不知,但我猜他也沒從這十五年失敗中吸收了多少養份,因為他只以反對黨自居,從來沒有擁有過從執政者角度出發的思維,又如何能吸收這些屬於執政者的失敗經驗?這是我對香港民主派絕望的主要原因,因為他們從沒考慮過執政,為執政做出過任何努力。

    何俊仁的競選口號「反霸權」,最能反映他這種消極心態。因為,如果他有半點執政的雄心壯志,就不可能定出「反霸權」口號,因為一旦成功當選執政,就即是接受社會委託他以權力,來領導香港,這樣一來,他自己就成為自己所反對的霸權。

    如果華叔還在生,不知會不會關埋門把何「再教育」到七彩。

    想想今次鍾庭耀的民間民調,何俊仁得票狀況如何?他得票率約12%,有人說只有7%,比梁唐的16-17%還低,竟然還能為白票佔多數而興高采烈,把白票當成自己的勝利,我覺得沒有其他政治家可以比這樣的何俊仁還墮落了。事實上,我在選舉論壇上聽了他一些治港言論,發現除了死人都要同中央過唔去的執著之外,也有可取之處,只是他似乎根本沒有想過,要實踐自己這些辛苦編成的政綱,化為政治理想,向港人宣傳,指導香港發展。

    何俊仁把自己民主黨定位為反對派,實在愚不可及,因為講反對派,長毛和黃毓民已穩佔盟主之位,輪唔到你民主黨同公民黨。所有反對派該做的事,其實留給長毛他們做就可以了,人家做得夠徹底,就算坐監同害死警察,也義無反顧,你何俊仁同長毛比,唔夠班。

    縱觀民主黨自上世紀末至今的發展,大家應留意到民主黨在市民心目中形象每況愈下。究其原因,是該黨一直以來不務正業,只以反政府為己任。反對派固然有其監察政府之價值,然而,無法執政,註定了這個黨缺乏了執政者視野,無法對政府作出切中時弊的評論。民主黨一直以來的選票來源,其實不是建基於他自己的成就,而是建基於市民對建制派的憎恨,那麼要陰乾民主黨就變得很容易,只要建制派稍為謹言慎行,對市民說話多注意禮貌,市民減少憎恨建制派,民主黨選票就會大幅流失,成為廢黨。現在煲呔已放風2017年有望實施雙普選,為何民主黨仍只以反對黨自居,完全不去思考自己執政的可能性?

    純粹的反對者,是很reactive和被動的角色,因為如果敵人無所行動,反對者就失去目標和存在價值,而社會也不會受益於他們。

    彭彭嫌這個黨不思長進!

    說到這裡,也許大家會明白為何我傾向支持CY。原因是香港還未出過一個真正對香港有全面政綱,為治港方略和理論作出過深入思考和研究的政客。而梁振英,部署選特首多時,亦有為擬定政綱作長時間思考和諮詢。

    大家也許羨慕過許多外國成功城市、省會或國家,嫉妒他們在市政上的成就,例如新加坡、紐約、廣東省等等。這些城市或省會,都曾出過一些有真正市政方略的長官,並用盡各種手法,有時也許是不那麼民主的手法,實現政策,取得成績。

    這背後,有賴為政者自己在城市發展理論上的修為。

    我常問,香港曾有哪些政客,恆常著書立說,為香港各方面法展做全面研究,並且周遊列區發表演說,告訴市民香港未來的路該怎樣走?少!

    我記得的一位,已辭別香港市民和民主黨,那是華叔。不過他著作多,遺憾我讀得不多,感覺是以回憶錄為主。即或不然,若當中有一些治港理念,相信也還未去到凝結成可宣傳單一理念,以及取得市民共識的階段。

    另外,據知成立多時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梁振英是創辦人之一。

    葉劉的匯賢智庫,也似乎有做過一些研究工作。

    我相信泛民陣營中也有做研究者,但研究歸研究,似乎不成氣候。

    為香港好,政客該拿出政治理念,然後定下可行性高的實踐謀略,並與市民討論,讓他們參與、支持和配合。孫中山提出三民主義,也有實踐方略可讓蔣介石等繼承者追隨,即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

    像何俊仁之流,完全不知妥協,由始至終只為與敵人玉石俱焚,我能指望他能把香港人帶往何處。從市民送贈給何俊仁的低票率可知,今日已經沒有人對民主黨有期望,他們的唯一作用,是借場主辦遊行,方便市民自決參與而已。

    香港許多政客一直以來都做得很懶散,勤力做理論以及做演說者少。這些政客,相信將會逐漸被淘汰。

 

 

回應 (7)
我要發表
qqcheng (小吉)
qqcheng (小吉) 2012/04/04 22:10:17 回覆

{#easter.gif}

立 冬
立 冬 2012/04/03 22:03:08 回覆

Indy講得對! {#icono0_45}

彭彭
彭彭 2012/04/03 03:19:04 回覆

中聯辦唔幫出面,就會流選。

流選的話,除非有新面孔上場競選,如果舊人唐梁何再鬥一場,恐怕無論誰上場,都倍加難做,因為受流選而影響了人望。但環顧全港唔似有第四人有本事表現比得過前三人,又可以立即出來選,咩準備都唔駛做。

我估,如果民調係唐跑出,中聯辦一樣為他拉票。只有何俊仁不會,因為何講明係唔妥中聯辦。

我話,搞政治,游說和統戰之類,係好普通既事,美國首都華盛頓裡,每個黨和每家大企業每日都有人在做游說。

為何中聯辦做少少類似工作,就要給人丙到七彩?

別忘記,今次選舉係投暗票,無論中聯辦同選委講過乜,去到投票時,選委都可以按自己想法投票,而不被知道。

我覺得公眾今次對中聯辦的態度實在唔公平。

香港人有種愛國分裂症,一方面話愛國(京奧、熊貓、神州六號),一方面恨中國政府(六四、腐敗)。既尊敬胡溫(三鹿事件、外交),但又不喜歡大陸(雙非、獨裁),結果有衰野就怪中聯辦,有好野就話我國大國崛起,自己光彩埋一份。其實背地裡,中聯辦咪係按胡溫指示做事?

香港人把同一個國家分成兩半,一半用來愛,一半用來恨,有少少精神分裂也。

indy

bertipang
bertipang 2012/04/02 19:38:06 回覆

中聯辦幫到出面和梁的對答,的確令我對梁非常反感,但每當我想到梁應對質問的能力,令我不得不認同他是自回歸後,最似樣的政客。香港良心說得對,梁是變色龍,但我相信這是政客的基本條件。

彭彭
彭彭 2012/04/02 00:09:25 回覆

泛民的最後擁躉--大學生--躍躍欲試之年齡。

這批同學,每年都有一定比例同學對參與政治充滿憧憬,希望借參與肯定自己的身份和存在,再者,他們只要走堂,除了考試前之外,都可以很閒。

松花芥子
松花芥子 2012/04/01 23:41:29 回覆

15年的胡胡混混,好多香港人都失晒信心,好似我咁,就认为边个做都差不多,总之就系比地产商挟持。

立 冬
立 冬 2012/04/01 23:22:18 回覆

市民最渴求的是<安居樂業>,泛民沒有實際的功績,為反對而反對,又怎會被廣大市民所喜愛?+1

user

最新回應

2020/09/09

http://123.dha.tw/ons/list_243.html
http://123.dha.tw/ons/2273.html
http://123.dha.tw/ons/2272.html
http://123.dha.tw/ons/2271.html
http://123.dha.tw/ons/2270.html
http://123.dha.tw/ons/2269.html
http://123.dha.tw/ons/2268.html
http://123.dha.tw/ons/2267.html
http://123.dha.tw/ons/2266.html
http://123.dha.tw/ons/2265.html
http://123.dha.tw/ons/2264.html
http://123.dha.tw/ons/list_244.html
http://123.dha.tw/ons/2263.html
http://123.dha.tw/ons/2262.html
http://123.dha.tw/ons/2261.html
http://123.dha.tw/ons/2260.html
http://123.dha.tw/ons/2259.html
http://123.dha.tw/ons/2258.html
http://123.dha.tw/ons/2257.html
http://123.dha.tw/ons/2256.html
http://123.dha.tw/ons/2255.html
http://123.dha.tw/ons/2254.html
http://123.dha.tw/ons/list_245.html
http://123.dha.tw/ons/2253.html
http://123.dha.tw/ons/2252.html
http://123.dha.tw/ons/2251.html
http://123.dha.tw/ons/2250.html
http://123.dha.tw/ons/2249.html
http://123.dha.tw/ons/2248.html
http://123.dha.tw/ons/2247.html
http://123.dha.tw/ons/2246.html
http://123.dha.tw/ons/2245.html
http://123.dha.tw/ons/2244.html
http://123.dha.tw/ons/list_246.html
http://123.dha.tw/ons/2243.html
http://123.dha.tw/ons/2242.html
http://123.dha.tw/ons/2241.html
http://123.dha.tw/ons/2240.html
http://123.dha.tw/ons/2188.html
http://123.dha.tw/ons/2187.html
http://123.dha.tw/ons/2186.html
http://123.dha.tw/ons/2185.html
http://123.dha.tw/ons/2184.html
http://123.dha.tw/ons/2183.html
http://123.dha.tw/ons/list_247.html
http://123.dha.tw/ons/2182.html
http://123.dha.tw/ons/2181.html
http://123.dha.tw/ons/2180.html
http://123.dha.tw/ons/2179.html
http://123.dha.tw/ons/2178.html
http://123.dha.tw/ons/2177.html
http://123.dha.tw/ons/2176.html
http://123.dha.tw/ons/2175.html
http://123.dha.tw/ons/2174.html
http://123.dha.tw/ons/2173.html
http://123.dha.tw/ons/list_248.html
http://123.dha.tw/ons/2172.html
http://123.dha.tw/ons/2171.html
http://123.dha.tw/ons/2170.html
http://123.dha.tw/ons/2169.html
http://123.dha.tw/ons/2168.html
http://123.dha.tw/ons/2167.html
http://123.dha.tw/ons/2166.html
http://123.dha.tw/ons/2165.html
http://123.dha.tw/ons/2164.html
http://123.dha.tw/ons/2163.html
http://123.dha.tw/ons/list_249.html
http://123.dha.tw/ons/2162.html
http://123.dha.tw/ons/2161.html
http://123.dha.tw/ons/2160.html
http://123.dha.tw/ons/2159.html
http://123.dha.tw/ons/2158.html
http://123.dha.tw/ons/2157.html
http://123.dha.tw/ons/2156.html
http://123.dha.tw/ons/2155.html
http://123.dha.tw/ons/2154.html
http://123.dha.tw/ons/2153.html
http://123.dha.tw/ons/list_250.html
http://123.dha.tw/ons/2152.html
http://123.dha.tw/ons/2151.html
http://123.dha.tw/ons/2150.html
http://123.dha.tw/ons/2149.html
http://123.dha.tw/ons/2148.html
http://123.dha.tw/ons/2147.html
http://123.dha.tw/ons/2146.html
http://123.dha.tw/ons/2145.html
http://123.dha.tw/ons/2144.html
http://123.dha.tw/ons/2143.html
http://123.dha.tw/ons/list_251.html
http://123.dha.tw/ons/2142.html
http://123.dha.tw/ons/2141.html
http://123.dha.tw/ons/2140.html
http://123.dha.tw/ons/2139.html
http://123.dha.tw/ons/2138.html
http://123.dha.tw/ons/2137.html
http://123.dha.tw/ons/2136.html
http://123.dha.tw/ons/2135.html
http://123.dha.tw/ons/2134.html
http://123.dha.tw/ons/2133.html
http://123.dha.tw/ons/list_252.html
http://123.dha.tw/ons/2132.html

33RR1
33RR1 2020/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