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賣兒童

2013/11/25 14:10:10 網誌分類: 時事
25 Nov

   兒童遭拐帶,真是非常悲慘令人痛心之事...

   痛心之處,在於作為一個小朋友或嬰兒,還未懂得分清世界上誰是誰,忠或奸,正需要成人照顧,就被帶離自己的本家,被賦與一種以功利目的為前提的身份,前途未卜。

   本來,今周網誌另有主題,因為兩件事讓我決定先寫拐賣兒童。第一件事,周六九龍城嬰兒拐帶。第二件事,周日教會宣教士來訪,告訴我們柬埔塞兒童販賣數字多達20萬宗,失驚無神就有組織人員告知,在機場救出四名20歲少女,問宣教士的中心收或不收。宣教士說,說是20歲,她按經驗猜測儘其量只有十六七歲。據知,賣她們的,很多時候正是她們自己的父母。

    女童遭販賣,有甚麼用途,我都不敢去想了。總之,不可能拐去給她當公主去吧!

    同類事件似曾相識,原因是紅樓夢故事裏就曾描述了一則兒童拐帶案子,失去女兒的父親,就是小說中擔任述說紅樓夢故事引子的甄士隱。一天,元宵節,士隱讓僕人霍啟帶着女兒英蓮去玩,在市集中轉一個頭,英蓮就被拐走了,霍啟見失去少主,也就畏罪潛逃,頭也不回直接跑回鄉下去了,自始音信全無,當時英蓮只有三歲而已。據知,霍啟諧音禍起,甄英蓮諧音真應憐。

{#16813_0.JPG}

*拐賣,令英蓮失去原來的名字。

    在紅樓夢中,英蓮排名十二釵副冊首位,批語「根並荷花一莖香,平生遭際實堪傷。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最後一句指她流落異途多年,終能死在家鄉,我記憶中長大後的英蓮,曾經再遇老父。

    根據紅樓夢的記述,英蓮遭拐帶後,長大至十二三歲,給人口販子賣給兩家富貴人家公子作妾,一女二賣,導至其中一戶的薛蟠打死對家公子。薛蟠正是紅樓夢第二女主角薛寶釵之兄。英蓮遭賣到薛家,稱為香菱,雖然是妾,總算有個身份,也因為丈夫薛蟠的淵源,有幸認識寶釵,在大觀圓中跟寶釵和黛玉等學過詩文,生平雖悲,但也不是全無樂事。及後,薛蟠娶來刁蠻正室夏金桂,香菱受欺負,再被逼改名秋菱,雖得寶釵收留救助,但已難挽紅顏之薄命,在不治之症折磨下去世。

    另外,在聖經中也記載了一個舉足輕重的人口販賣故事,遭拐賣的人正是雅各第十一名兒子約瑟,他因為夢見哥哥跪拜自己,說了出口,而引來殺身之禍。要殺他的是他得罪了的親哥哥,好像有其中一個稍為好心,提議不殺他,改為拐賣,結果約瑟遭兄弟賣到埃及,作一名埃及官員的家僕。

    由於約瑟工作可靠,得到官員重用,豈料約瑟又遭主人妻子看上,調戲不果而誣告他性侵,被下到獄中。誰知約瑟因為能為法老解夢,結果成了埃及的首相,及後在本家遭遇饑荒時接濟了本家全家到埃及居住,救了自己家族和當年賣他的兄弟。

{#2qm0kzm.jpg}

*兄弟向被自己出賣的約瑟下跪。

    在古代的日本,一般兒童失蹤稱為神隱,是被神明帶去了的意思。

    小朋友遭帶走的故事,在歷史中有很多很多,可以說出來當故仔講的,都是後續命運較好的,更悲慘的,沒有人願意講,也沒有人忍心聽,成不了故事。但願以上兩則故事,能夠成為我們的安慰。

    世上沒有多少人能照顧小朋友一生一世,只有上帝可以。

    九龍城拐嬰案,新聞讓人聚焦在內地人下手,這主題明顯食住中港矛盾刺激香港人的神經而上。這手法很有效,昨天我已收到朋友Whatsapp呼籲對付侵略者,別讓他們在香港胡作非為。「侵略者」指的當然是內地人,本來我條件反射就想搭嘴,但想到尋獲小朋友更加緊要,甚麼內地人是侵略者這種論調兒,由大家隨便說好了,如果這能刺激市民和警方更加着緊尋找失嬰,讓嬰兒有機會回到母親身邊,又有甚麼不好?

    我突然想到,就是我上三代彭氏的祖宗,百年來也跟鄰鄉姓廖的仇殺了好些年日,今日我卻在跟姓廖的人做朋友,就覺得一時的恩怨只是大家隨性而發,實在沒必要太過在意,殺夠了就會疲倦,疲倦加上矛盾的自然消解,將來當可再做朋友。

 

回應 (2)
我要發表
立 冬
立 冬 2013/11/25 17:19:15 回覆

有電器店的BB警報器已經全部售罄.日後BB車的設計可能要加強保安功能了.+1

八掛仔
八掛仔 2013/11/25 15:29:44 回覆

此次事件,疑點重重。

user

最新回應

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

現時香港情況,正是全面學習中國文革時期的惡行,口口聲聲要民主,其實係自我民主,不需守法,大話連篇,候德健說得不錯: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事實是不足夠?

泛民也不是好東西,它是常用謊言手段的傢伙!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6/20

年青真是好 充滿活力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