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靈
潘國靈
潘國靈

「士紳化」列車到站了

2013/12/09 08:41:37 網誌分類: 生活
09 Dec
        豪宅的廣告其實已很少理會,因為每多浮誇。但有時看看,又不失為閱讀這個城市光怪陸離的文本。最近有些真的刺激眼球,繼而被一股城市憂鬱莫名侵襲。

        一是位於港島區的堅尼地城。每逢看到這地名,必然多瞄一瞄,因為孩童期在這裏長大,可說是「故鄉」。三十年前,是怎樣也料不到這城之西邊,他日竟崛起一幢幢豪宅,而新近出現的,叫「ImperialKennedy」。一個城市要多「厚顏」才想得出這名字呢──「堅尼地」本就是一個殖民名字(英國派駐香港第七任港督),你以為九七「去殖」嗎,地產商卻加倍擁抱殖民符號,在此添一個前綴詞「帝國」(Imperial),將會住進裏頭的人,不知怎好意思告訴人家地址。

        不用說,這不是我記憶中和認識的堅尼地城。在「別在我家後園」症候群還沒成這城普遍心態前,這裏容納了不少城中厭惡性設施,如垃圾焚化爐、殮房、屠房等。我不是要歌頌這些東西,焚化爐煙囱大概十年前已經拆了,這區的豬油廠也早停工了,凡此種種,說來也是社會的進步。當然連帶消失的,還有在加多近街一面寫滿曾灶財墨跡的牆。長大了讀《四環九約》一書,知道堅尼地城曾有一名字叫「垃圾灣」,任哪個城市先知,也想不到昔日的「垃圾灣」,變身今天的「豪宅區」。搞不懂為甚麼滄海會變成桑田。

        當然,堅尼地城變身「豪宅區」也不是今天的事,其一條件是那裏有無敵海景──昔日向平民開放(童年記憶包括從家中看出去,大片近招商局碼頭的海),今天盡成地產高價資本。但隨着地鐵的利爪無限伸延,這裏自士美菲路以西一帶,料將上演一輪城市「士紳化」(gentrification)的大變身。是的,看看那豪宅廣告的修辭:「ImperialKennedy薈萃奢華,綻放西環堅尼地城全新豪宅風範。毗鄰預計二○一四年竣工之港鐵西港島線堅尼地城站,ImperialKennedy據擁優越交通網絡;區內概念商舖食肆林立,生活及公共設施齊備,勝人地利閃照港島。」說到城市「士紳化」(簡單說即將一個舊區翻新並將之「升格」),一般會想到市區重建局主導的項目(如灣仔、深水埗、觀塘),此外亦有由企業集團主力帶動的(如鰂魚涌太古坊);而香港地鐵,其實也是城市士紳化的火車頭。別以為交通只是交通,尤其香港的港鐵深深嵌入於房地產,還有商場、媒體、廣告等。且看看另一「危在旦夕」的舊區觀塘,有一幢「觀月.樺峯」的廣告標語是這樣的:「毗鄰觀塘港鐵,觀月.樺峯都市住宅配套完整」;「列車到站,請勿超越黃線」,成了這城市的宿命隱喻。

        交通接通了,那「士紳化」的內容是甚麼呢?「帝國堅尼地」稱譽堅尼地城為「新蘇豪」區,而另邊廂的「觀月.樺峯」則更誇張:交通總匯、綠化公園、休閒娛樂、創意大街以至第二個CBD──都派上用場了;如此「起動東九龍」,真的是你我平民所要的嗎?至此,廣告修辭已超出浮誇與否的問題,它與市區重建互通,共同締造一種理想空間藍圖,說清楚,其實是徹頭徹尾的「雅痞式烏托邦」(借地理人文學家DavidHarvey語)。好像甚麼時尚、樂活、綠色、創意都有,卻侵蝕着紮根已久的個體戶、小店、老店在這城中僅餘的生存空間。不斷開發的交通本來是好的,但也助長城市空間的資本化,列車將所及之地,悉數變成市場,都市重建完全受「士紳化」規劃控制,它形塑着一式化的城市空間,形塑著這個都會的形象,也形塑着在其中生活的人。

        文︰潘國靈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