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分子物理學(基督教版)

2016/06/28 00:29:03 網誌分類: 宗教
28 Jun

民主,一度被認為是人類社會的希望和救星。

尤其是在一些國家裏鎮壓民眾事件發生之後,民主更加被往上捧,成為至高無上的真理。

跟公義和法治一樣,民主有其作用,但我想提出,當我們把民主上升為至高的核心價值的時候,大家停止思考民主,問題便來了。

民主價值上升,趨勢凌厲,連教會裏傳道人祈禱,也變成民主前民主後,把他們的主放了在民之下也懵然不知。

其實,主會怎麼看待民主呢?

撒母耳記有個記載值得參詳。

在撒母耳之前,以色列是徹頭徹尾的神權社會,萬事以神為首,而領袖稱為士師,士師是代表神在地上行事之領袖。

後來,以色列人看見他國的人立王,竟然羨慕他國,要求上主給他們立王,撒母耳心知不妙,因為立王的意思,就是不以神為首,改以人王為首。撒母耳求問神,神答道:「讓他們立王吧!」只是,立王需要祭司的膏立。

如此,當今地上之民要求民主,相信主也會說:「讓他們選擇自己的總理或總統吧!」當然,如果是屬於上主之國民,這些總理或總統,也應該在主的名下受膏吧!

無論如何,上主和人間領袖之間的等次,還是清楚的。

有時,傳道人祈禱,把民主講到至高無上,真的有個衝動想要找傳道人議論。但我很明白,民主思想已經入骨,入了全民的文化之中,所以傳道人才會祈禱中也民主前民主後,也許,這種祈禱最符合奉獻會眾的想法。如果這樣,我走出來講神權,反而會給人指責吧?

民主的問題,在最近英國國內的脫歐公投中表露無遺。

它的最大問題,是不斷帶來社會的分裂。

公投結果雖然是脫歐派勝出,但票數極之接近,接近5:5均勢,如果是球賽,這是很好玩的賽果,但在公投發生,這種結果最危險。結果,英國各地留歐派不服,蘇格蘭和北愛等地紛紛傳出獨立呼聲,連倫敦也有人呼籲倫敦獨立,當正英女王無到。

須知,英國由分裂的勢力統一為今日的聯合王國,花了多少年時間?大約是1,000年!現在竟然一下子就說分裂,要把千年統一基業毀於一旦。

社會分裂是好還是壞?如果一兩個人可以自得其樂,我同意愈分裂愈快樂。但是,世界的文明競賽講求實力,一群人一旦失去團結,比這群人更團結的人力量更強,各式各樣的欺凌便隨之殺到。再者,零散的集團數目增加,也意味着潛在敵人數量的增加。到時,為了迎戰外敵,那一兩個以為可以自得其樂的人,就不可能再享受甚麼快樂了。

人,其實如果不團結,在生物界算不得強大,人統治世界,全靠比其他生物更為精密的溝通和團結能力。

在脫歐公投事件中,問:誰是民?

英國人?倫敦人?蘇格蘭人?北愛爾蘭人?烕爾斯人?利物浦人?伯明翰人?……

當我們說民主的時候,說得好像民只有一個整體,不屬於專制政府的,就是民。如果民真的只是單數的一體,民主制度也許會很有效。但是,當政治情勢變化時,民的概念也不斷在變。當你在一個只有6千4百萬人口中搞出五六個民的時候,人人為主,互相對峙,民主就不是那麼好玩。如果有人玩分化政治夠高明,把6千4百萬的民分裂成6千4百個自認為主的人時,人類也不再構成社會了。

講民主,不可以不把民當成物理學中的物質來研究,須研究把民切割到最小單位,是怎樣的單位--分子民、原子民、電子民、質子民、中子民、光粒子民、波色粒子民……,然後,又務須研究最小單位的民如何團結構成更強大的集體,如碳粒子如何砌成堅硬漂亮的鑽石。

把民主當成最終價值之後,就供奉到神枱上不聞不問,不敢直視,是最不負責任的做法。

其實,有一位社會批判學者早就提出過現代社會的問題,有民主,還是有問題,原因是民與民不再溝通,民與民發生對立,令社會因爭奪福利而拆成一個一個的諸候國,跟封建社會無異。這學者是哈貝馬斯。

可是,學者雖然出名,但人微言輕,他說中的,也只是給人隨便點評就算,沒甚麼人認真當做一回事來去思想和實踐。

我認為,按照哈貝馬斯的說法,民主不只是選舉制度,不是鬥人多,而是通過充分溝通理解讓分裂之民重新形成較整全的一體,雖各有不同,但求同存異,能團結行動,不致於動不動鬧獨立分裂,削弱整體的力量。如此,「民」回復一定程度的一體性,「民」主才可能成立。

人很賤的一個脾性:

(一)有伙伴時,嫌伙伴麻煩,說三道四,阻手阻腳,分薄了自己的餅。

(二)趕走了所有伙伴,跟所有人拆伙,高呼獨立萬歲之後,到自己不行時,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其實,很多人口口聲聲講「民」「主」,其實在這些人心裏,會不會只有順從自己的人才是「民」,而唯一的「主」只有他自己一個呢?

其他人講民主,我當一種宗教信仰聽聽就算。

但是,我最不想在教會聽到傳道人把民主捧到那麼高,因為教會本來是神權社會的延續,在教會裏,由此至終,應該只有天父、耶穌和聖靈是主。其實,聖經教導的那種愛,只要人做到了,民也較容易回復一體,到時民才有了「與主一同作王」的資格。我想,這才是基督教信仰中所指向的「民主」吧!

回應 (4)
我要發表
383383
383383 2016/07/27 11:48:12 回覆

玩得民主這個遊戲,但是,又怕多數人的暴政,那玩來做甚麼?

玩任何遊戲,都得有個規則才有得玩,玩無規則的遊戲,點玩?

一時一樣,輸打贏要?剛公投結果出爐,就話再投?沒完沒了?

彭彭
彭彭 2016/06/28 14:50:12 回覆

「少數服從多數」會有「多數人暴政」的問題,這是有問題的呢。

383383
383383 2016/06/28 14:32:56 回覆

所以,香港人未有質素玩民主。

特別是所謂本土激進派,就算九成人讚成,得他們反對,他們也要用暴力去反抗,有甚麼資格玩民主遊戲?

383383
383383 2016/06/28 14:30:03 回覆

民主,是要有堅守民主規則的人群,才可以玩的。(那就是:少數服從多數。)

否則,沒完沒了的公投…

甚至九成的人讚成,一成的人反對,那一成的人,都可以引起暴亂!

user

最新回應

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

現時香港情況,正是全面學習中國文革時期的惡行,口口聲聲要民主,其實係自我民主,不需守法,大話連篇,候德健說得不錯: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事實是不足夠?

泛民也不是好東西,它是常用謊言手段的傢伙!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6/20

年青真是好 充滿活力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